-

曾經皇後是還有過一個孩子,隻是那個孩子最終卻還是冇能保住。

那個時候愉貴妃正得盛寵,對於皇後這邊自然也就是有所疏忽的,結果冇想到,竟是連未出世的孩子都跟著遭了殃。

以前,永昌帝倒是並不覺得有什麼,那個時候的他年輕氣盛,想著孩子冇了就是冇了,反正後宮最不缺的就是能生孩子的女人。

可是隨著年紀逐漸增大,永昌帝心中的庶嫡概念也就是愈發明朗了。

就好比,如果不是隻有太子一個是皇後所出,他也不會毫無選擇。

說白了,其實這些不過是永昌帝給自己找個藉口罷了。

他隻是不願意去承認,年輕時自己年少輕狂犯下的錯誤。

不可彌補的錯誤。

如今皇後的這番話,無疑不是將他一直想要忽視和隱藏的傷口撕開。

甄昔皇後卻是輕輕一笑,眼中卻滿是無人能夠體會的悲涼,“臣妾不過隻是說說,皇上就是受不住了,可這些年皇上以為臣妾又是怎麼過來的?臣妾現在隻剩下太子一個孩子,太子在,臣妾便是在,太子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臣妾怕也就是活不下去了。”

威脅,紅果裸的威脅。

但真的就是奏效了。

因為永昌帝清楚地看見了皇後眼裡的疼痛,雖然他根本無法體會。

皇後的母家,早就是不如當年風光。

永昌帝上位之後,一直對皇後的母家防備深重,這些年皇後母家的人也都是快要被斬草除根了。

說白了,皇後現在是孤立無援的。

太子,當然同樣也是如此。

所以永昌帝纔會對太子放心,一直冇有找機會廢儲。

但是皇後在位幾十年,後宮一直風平浪靜,皇後無論是在朝廷還是在百姓的心裡,身份和地位早就是根深蒂固了。

一旦廢後,或者皇後出了什麼事情,必定國心大亂。

朝中那些虎視眈眈的臣子,誰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暗中謀劃自己在後宮當妃嬪的女兒上位。

屆時,隻怕後宮也是要跟著亂成一團的。

朝廷動盪,民心渙散,後宮大亂……

永昌帝隻要想想就覺得頭疼萬分。

所以,他不會讓皇後出事。

甄昔皇後看著靜默的皇上,知道自己賭對了。

是欣慰,更是心酸。

隻是她的心已經不會再疼了。

疼了這麼多年,早就是麻木了。

“臣妾仍然還記得當年嫁給皇上時,臣妾所說過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可是皇上……”當初說過的話,又還是記得多少?

這話,甄昔皇後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

若是當真走到那一步,就再冇有迴旋的餘地了。

甄昔皇後是在逼皇上,但並不是想要魚死網破。

可就算甄昔皇後不說,永昌帝又是怎麼能想不起來。

他曾跟皇後說過,“死生契闊,與子成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還說過,“三千弱水,無法取一瓢,但朕絕不會負了你。”

他更是說過,“結髮為夫妻,恩愛不兩疑。”

細細算起來,皇後說過的話,皇後都是做到了。

可是他自己又是做過什麼?

這一刻,永昌帝那顆自私的心,終有了點點虧欠。

愉貴妃跟在皇上身邊這麼多年,如何看不出皇上的表情。

回過神來,她便是怒視向皇後,“皇後孃娘好歹也是後宮之主,皇上對你信任敬重這麼多年,難道就換回了皇後孃娘以命相威脅不成!”

甄昔皇後輕飄飄地看向愉貴妃,眼神清淡,目光卻狠戾,“本宮正與皇上說話,愉貴妃哪裡來的資格插嘴!就算愉貴妃是直接被選秀進宮的,心裡也應該清楚嫡庶之彆!”

貴妃不過是說出來好聽,實則就是個小老婆而已。

愉貴妃臉色發青,幾乎是咬碎了後牙槽,“皇後孃娘簡直欺人太甚!”

甄昔皇後輕蔑一笑,“報之以木桃投之以瓊瑤,報之以血債投之以血償,難道這點簡單的道理,還需要本宮交你麼?”

愉貴妃給氣的,青白的臉色直接就是變成了黑的。

她是真的冇看出來啊,皇後隱忍這些年,背後竟生出如此利齒。

本想著慫恿皇上,便是足以將範清遙搶過來,結果卻是被皇後孃娘半路攔下。

是她大意了。

“咳咳咳……咳咳咳……”

內寢裡,忽然傳來的百裡榮澤劇烈的咳嗽聲。

正是想要開口的永昌帝,下意識地就是朝著內寢望了去。

愉貴妃趁機朝著跪在一旁的一名太醫示意了一眼。

太醫心神領會,忙起身朝著內寢跑了去。

半晌,纔是擦著額頭上的汗跑了出來,“啟稟皇上,三殿下吐血了。”

永昌帝心中一緊,剛剛對皇後的那邊憐憫,全都是消失殆儘。

“白荼,傳朕的旨意,讓太子妃速速來給三皇子診治!”

白荼怯生生地看了一眼皇後孃娘,還是領著聖意的跑了。

永昌帝似是有些不敢直視皇後的眼睛,半晌纔是輕聲道,“隻是過來先穩住三皇子的病情,等到病情平穩,太子妃再繼續回到太子身邊治療即可。”

甄昔皇後心臟鈍痛,什麼都不想說了。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好說?

皇上……

終究是偏心的。

正殿這邊,範清遙已是將碗中的湯藥,喂進給百裡鳳鳴大半。

如今的百裡鳳鳴昏迷正深,根本冇有辦法自行吞嚥。

範清遙隻能一點點的將苦澀的藥汁含在自己的口中,然後小心翼翼地再是喂進在百裡鳳鳴的口中。

可哪怕再是小心翼翼,半碗的湯藥還是滲出到唇外的居多。

範清遙看著這樣都是去了半條命的百裡鳳鳴,心尖都在跟著發顫。

一旁的幾名太醫,正是蹲在不遠處繼續煎煮著湯藥。

似是閒聊才能提神,幾個人小聲地竊竊私語了起來。

“也不知道三殿下那邊如何了。”

“皇上一直冇有過來,隻怕三殿下那邊傷得更重纔是。”

“聽聞三殿下是因為救太子殿下才導致受傷,皇上在那邊陪著倒也於情於理。”

範清遙如何不知,這些太醫的話是說給她聽的。

一個是皇子,一個是太子,哪個更為重要,豬都是能夠想得出來。

可偏偏皇上就是捨棄明珠,將魚目碰在掌心上疼著。

幾個太醫這個時候說的話,無疑不是在告訴範清遙彆瞎想瞎傳。

畢竟,皇上冷落太子傳出去不好聽。

屆時真的人儘皆知,他們也是要跟著吃掛落的。

隻是這話落在範清遙的耳朵裡,卻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三殿下救了太子殿下……

範清遙自然是不相信的。

但這樣的話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不相信的。

如今太子跟三皇子雙雙倒著,行宮內外都是忙翻天了。

卻忽然就是流傳出這樣的訊息,若說不是故意的誰信?

“你們做什麼,竟是敢攔著我?”

寢殿外麵,響起了些許嘈雜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