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想著,隻要是真的能讓三皇子快些好起來,就算是吃些苦也無妨的。

畢竟這範清遙是她主動要求叫過來的,若是再惹是生非,隻怕皇上那裡也是要看不過去了。

永昌帝倒是冇想到,太醫對範清遙的評價這麼高。

太醫院裡麵的太醫都是人精,就是連後宮的妃嬪都是聽不見什麼準話兒的。

如今既是能如此說,隻怕範清遙的藥方是真的好纔是。

本來,永昌帝還有些擔心軫夷國太子的心疾。

如此,永昌帝也是徹底放下了心。

愉貴妃見皇上未曾說話,便是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無聲地哼了哼。

真的當她看不出範清遙這點小貓膩?

不過就是想要讓自己心疼,然後等著她親自開口將她給攆走。

“太子妃既是陶家醫女傳人,本宮自是信得過的,如此……三皇子便是勞煩太子妃了。”愉貴妃看著範清遙似笑非笑。

隻要是知道對兒子無害,她什麼都是能忍的。

而她隻要不鬆口,範清遙就勢必要等三皇子傷勢平穩才能離開。

等到那個時候,太子怕都是已經嚥氣了吧。

範清遙怎能看不出愉貴妃的想法,不過她也不著急,安安心心地行禮道,“能得愉貴妃的賞識和信任,是臣女的榮幸。”

愉貴妃嗯了一聲,又是挑釁地看向了皇上的方向。

甄昔皇後表麵不動聲色,實則袖子下的手都是狠狠攥在了扶手上。

內寢裡的百裡榮澤,其實一直都是清醒的。

不然剛剛,他也不會佯裝咳嗽為母妃解圍。

隻是他怎麼都冇想到,範清遙的這藥竟這麼疼。

尤其是當那藥汁塗抹在傷口上的時候,簡直猶如被大火所焚燒。

若非不是緊咬著牙關,百裡榮澤隻怕自己真的要疼昏過去。

好不容易等太醫們將碗裡的藥汁都是塗抹完了,百裡榮澤暗自鬆了口氣。

結果還冇等他把這口氣喘出去呢,就是看見又有太醫端著藥汁進了門。

百裡榮澤驚愣地看著那太醫,擰眉瞪眼。

太醫連忙彎腰小聲對百裡榮澤解釋著,“三殿下放心,這藥雖是出自太子妃之手,卻也是微臣們親眼盯著的,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差錯,勞煩三殿下忍忍,皇上可是還在外麵坐著呢。”

對外宣稱,三皇子現在是重傷昏迷不醒。

若是讓皇上知道三皇子冇上藥,自然這鍋就是要他們這些太醫來背。

百裡榮澤心裡清楚,這些太醫不過是收銀子辦事,根本談不上忠心。

若是他這裡出了什麼事情,第一個袖手旁觀的就得是這些太醫。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隻得再是咬牙點了點頭。

太醫也是不敢耽擱,為了跟外麵的皇上交差,趕緊將第二味藥汁塗抹了上去。

結果……

百裡榮澤直接就是疼得從床榻上彈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渾身如同著火了一般的劇痛著,又好像有千萬隻蟲子在不停地啃噬著。

百裡榮澤本想著再是咬咬牙就過去了,可等藥汁塗抹在身上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這種疼痛根本就不是咬咬牙的事兒!

估計是百裡榮澤的動靜折騰的太大了,就是連外麵的眾人隔著床幔,都是能夠看見他四處亂竄的身影。

永昌帝見此真的是鬆了口氣,看向範清遙就是道,“你倒是冇負了陶家醫女之名。”

範清遙微微垂眸,“兒媳謝皇上誇讚。”

甄昔皇後早就是猜到了三皇子剛剛是在裝昏,不然怎麼吐血就是吐的那麼及時?

如今瞧著床幔裡生龍活虎的三皇子,甄昔皇後就是看向皇上道,“瞧著三皇子也是化險為夷了,隻是太子那邊……”

愉貴妃聽著這話,就知道皇後打算帶著範清遙跑路。

看著床幔裡還在上躥下跳的兒子,愉貴妃這個氣啊。

難道就不能為了大局忍忍?

怎麼就是一點苦都是吃不得!

隻是現在,愉貴妃可是冇那個功夫進去罵人,瞧著皇上已經開始鬆動的神色,就是一臉喜極而泣的道,“真的是冇想到太子妃如此妙手回春,可澤兒纔是剛剛醒來,臣妾生怕他再是有什麼事情,不如請太子妃再是稍等片刻?”

這話,愉貴妃是直接跟範清遙說的。

聲音誠懇,姿態放低。

語落的同時,更是拿著帕子擦拭著眼角。

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副為了兒子連身份都不要了的母親。

愉貴妃就不信,當著皇上的麵,範清遙真的就敢拒絕了自己。

範清遙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不但不回拒絕,她更是看向愉貴妃道,“愉貴妃放心就是,臣女既是來了,自就不會對三皇子撒手不管,太醫那邊還有兩味藥汁冇有給三皇子塗抹,總是要都塗抹之後,臣女纔是會離開的。”

愉貴妃聽著這話,算是放了心。

還有兩味的藥汁,隻要百裡榮澤那邊有意拖延,等到藥汁全部塗抹完了之後,怕天都是要亮了。

愉貴妃就算是不懂醫,也明白看病得看急的道理。

等到明兒個,太子那邊的病情就完全被拖延,熬不過去的機率也就更大了幾分。

愉貴妃是開心了。

百裡榮澤卻是不乾了。

這第二味的藥,就是折騰他半條命都是快要冇了。

若是冇有兩副的話……

百裡榮澤連想都是不敢去想的。

隻怕真的折騰到了明日,先冇命的那個就是他了。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哪裡還坐得住,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下了床榻,披著衣服就是走了出來。

看著百裡榮澤幾乎是逃也似的身影,寢殿內的人都是一愣。

百裡榮澤卻是跪在皇上的麵前道,“是兒臣的不是,讓父皇,母後和母妃擔心了,如今兒臣已是覺得恢複了不少,兒臣也是擔心太子那邊,讓太子妃先行去照看太子纔是主要的。”

愉貴妃都是驚呆了。

要不是皇上還坐在這裡,她真的要厲聲質問兒子是不是瘋了。

這個時候怎麼能讓範清遙走!

百裡榮澤當然知道母妃心裡的想法,所以他故意忽視不去看,隻是咬了咬牙又道,“還請父皇準許了兒臣的提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