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少煊剛說完話,就是看見有個宮女走了過來。

“給太子妃請安,奴婢是侍奉在張淑妃身邊的,張淑妃聽聞太子妃連日操勞,便是在寢宮裡燉了燕窩,請太子妃前去品嚐。”

範清遙想了想,張淑妃似乎是二皇子的母妃纔是。

這個時候請她去喝燕窩?

有意思。

想著寢宮裡這會皇後孃娘正是在的,範清遙便跟那宮女朝另一側的寢宮走了去。

行宮裡麵的女眷她見不得,但後宮裡的妃嬪她還是可以見一見的。

就算是傳到了皇上那裡,也是後宮娘娘擔心太子傷勢,找她過去問話而已。

張淑妃不比皇後孃孃的地位,更是比不上愉貴妃的受寵,所住的寢宮自也是遠了一些。

早就是在寢宮裡等得不耐煩的張淑妃,看見範清遙就是笑著站了起來,“太子妃可算是來了,趕緊坐。”

範清遙笑著行了禮,纔是坐在了圓凳上,“張淑妃不要怪罪我叨擾纔是。”

張淑妃今日請太子妃過來,當然不是吃一口燕窩那麼簡單。

若太子妃是個恃寵而驕,不好相處的,她可是要頭疼死了。

眼下瞧著這太子妃不驕不躁的,張淑妃心裡可是鬆了口氣,趕緊讓宮人去取燕窩,她便是也坐下she

笑著道,“談什麼叨擾,太子妃能過來,我可是開心死了,這段時間行宮人心惶惶,我這也是不敢出門,都是要憋死了。”

“太子殿下跟三殿下出事,皇上自是要心疼更擔憂的,不過想來很快就會風平浪靜的。”

張淑妃聽著範清遙的話,心裡一顫,“太子妃的意思是,太子並非病重?”

範清遙憂心地搖了搖頭,“自然是重的,如今還是昏迷不醒,不過皇後孃娘說了,有皇上天子保佑,太子殿下定是會平安無事的。”

到了這裡,還不忘幫著皇後吹噓皇上。

這太子妃還真的是好厲害。

張淑妃知道,如今太子妃把話說的這般模淩兩可,自是在防備著她。

如此想著,張淑妃就是狠下心的道,“八皇子不比宮裡麵其他皇子們來得被重視,本來年紀就小,今年也是纔將將夠指婚,如今這朝堂不太平,我就是想著,隻要八皇子平平安安的就好,其他的可是不敢奢求的。”

這話說的,除非是傻子才聽不出來。

如今局勢不明朗,哪個皇子不是對那把椅子蠢蠢欲動。

可張淑妃就是擺明瞭自己和兒子的立場,不爭不搶,平安度日。

簡直是倚傍的不要太明顯。

範清遙早就是想到了張淑妃的打算,但冇想到話會說的如此直白。

隻是這話張淑妃能這麼說,她卻是不能。

“太子殿下乃是皇上立的儲君,不管朝堂如何動盪,太子殿下自是要擔負起肩膀上的責任,更是不能讓皇上失望的,隻是如今太子殿下病臥床榻,很多事情都是力不從心的,若是當真事事順心,估摸著太子殿下醒來的也會早一些,常言不是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麼。”

張淑妃聽著這話,心裡就算是踏實了。

太子妃這意思很明顯,想要倚傍不是不行,但是必須要拿出誠意來。

張淑妃早在前幾次宴席上,便覺得太子並非傳聞中的那般懦弱無能,太子妃也不是真的就是跟太子貌合神離。

如今這一看,還真的就是她想對了。

如此倒也好,不怕打不開門,就怕門不開。

隻要太子這邊鬆口了,她這心就有數了。

範清遙並不知道張淑妃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但話她卻隻能點到為止。

人心叵測,她也不敢肯定張淑妃是真的想要倚傍,還是藉機試探。

所以話絕對不能說的太過直白,如此就算是有朝一日真的被反咬一口的時候,她也是有理可辯的。

範清遙又是在張淑妃這裡做了片刻,纔是起身告退。

張淑妃趕緊讓身邊的貼身嬤嬤去送人。

半晌,嬤嬤纔是回到了張淑妃的身邊,也是驚訝的很,“冇想到太子妃如此好說話,看來莊子裡麵的流言蜚語當真不可信。”

張淑妃看著桌子上被喝乾淨的燕窩,“每個人都是有幾副麵孔的,如今那莊子裡麵住的都是一些唯恐天下的人,自是整日惹是生非,太子妃是好說話,但絕不是個好欺負的,整治了她們幾次,她們便造謠太子妃的不好,一群小女兒家的做派,也難怪今日能夠當上太子妃的不是她們。”

嬤嬤點了點頭,深以為然,“如此說來,隻要娘娘一心幫著太子妃辦事,太子妃便不會虧待了娘娘和八殿下?”

張淑妃點了點頭,“仔細看過來,還是覺得太子這邊可靠一些,愉貴妃是得寵,可皇上要是想要讓三皇子當儲君,也不會真的等這麼多年,我在後宮也是冇什麼地位可談,自是給不得兒子最好的,如今隻想著為他謀個平安,也算是我這個當母妃的儘心了。”

嬤嬤想著勸說幾句,可張淑妃卻是擺了擺手。

事情她心裡都是清楚,說那些安慰的話又有何用。

“去將八皇子和八皇子妃一起請過來。”既是答應了跟太子站在一起,如今太子昏迷著,她這邊自也是要打起精神,幫太子那邊應付瑣碎的。

張淑妃想著剛剛太子妃那氣定神閒,臨危不亂的樣子,心裡就是羨慕著。

太子雖不得皇上偏愛,可卻是個有福氣的。

太子妃纔是多大的年紀,便是行事舉止如此穩重。

有這樣的賢內助在身邊幫襯著,就是個榆木腦袋都是能夠發光的啊。

範清遙可是不知道,張淑妃給自己的評價如此之高。

回到寢宮的時候,皇後孃娘還冇走,範清遙就是將張淑妃那邊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意外的是,皇後孃娘並不覺得不妥和詫異。

“張淑妃並非是正兒八經選秀進宮的,以前就是個洗衣局的小宮女而已,後來得了皇上的寵幸,纔是成了妃嬪,她這個人啊,看著天下太平,實則眼光是個遠的,這些年她一直就是在觀望著,想要給八皇子找個能靠得住的人。”

甄昔皇後厭惡地皺著眉,很不願意想起曾經的事情。

並非是看不上張淑妃的身世,而是膈應那個時候沾花惹草的皇上。

甄昔皇後真的是年紀越大就自我懷疑的越是深刻,當初她怎麼就是眼睛瞎了,腦門子夾了,豬油蒙了心的想要嫁給皇上呢!

範清遙可是不知道皇後孃孃的自我醒悟。

不過對於張淑妃這個人,範清遙是真的驚訝了。

一路從宮裡麵的粗使奴婢爬到妃位,張淑妃可遠比她想得要厲害太多了。

不過如此也好,厲害一些的人總是比蠢的更值得信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