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往內側寢宮走去的時候,周仁儉幾乎是用跑的。

可是等他真的朝著床榻上看去的時候,眼眶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

估計是他擔心太子都是擔心出了幻覺,他竟是看見太子殿下正好端端的靠坐在床榻上正看著他淺淺微笑著。

四目相對,周仁儉還聽見太子殿下對他說,“來了。”

周仁儉聽著這熟悉的聲音,眼眶就是更紅了。

果然,擔心則亂,他是太過思慮太子殿下的安慰了。

一個身影,忽然映進了周仁儉的眼簾。

隻見範清遙走到了床榻邊,將桌上已晾溫的湯藥遞給了太子殿下。

周仁儉皺著眉頭,怎麼哪裡都有範清遙礙眼,就是連他的幻覺裡,範清遙都要插上一腳的給太子殿下遞藥……

不對,範清遙怎麼能看見他眼睛裡的幻覺?

而且還能夠跟他幻覺裡的人互相觸碰……

觸碰?!

總算是反應過來的周仁儉再是一驚,難道太子殿下已經平安了?

範清遙看著杵在原地臉色一會白一會黑的周仁儉,想來這孩子是被刺激的不輕,也不貿然開口說什麼,而是撿著百裡鳳鳴剛剛看過的書看了起來。

奈何百裡鳳鳴看的書一向都晦澀的要命,範清遙不過看了幾頁就開始頭疼了。

百裡鳳鳴看著她那皺著眉頭的模樣,淡淡一笑,將手中的空碗遞了過去,範清遙接過後,又是倒了一杯茶遞給百裡鳳鳴,漱去口中的苦澀。

屋子裡,冇有人再說話,但範清遙跟百裡鳳鳴之間的溝通卻完全冇有任何阻礙。

這種默契,就是連周仁儉都是有些羨慕的。

想來他的父親和母親也算是和睦的,但撐死隻能算得上是相敬如賓。

而不是如同現在這般,隻需一個眼神就能夠明白對方需要的是什麼。

想著曾經,周仁儉那被震驚到天外的思緒慢慢就是被拉拽了回來,看向太子也終於是開了口,“太子殿下的身體已無礙了?”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如你所見。”

“那為什麼一直冇有……”話還冇有說完,周仁儉就是冇了聲音。

自從離開皇宮不再給太子殿下伴讀後,他是一直冇有進入仕途,但朝堂上的事情他還是一直都在關注的。

太子雖一直再東宮,但正是因為從小身體不好,更是不受皇上的重視,而讓各個皇子們虎視眈眈。

尤其是三皇子,聽聞更是一早就已經開始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了。

如今皇子們都是已經大婚,爭奪那把椅子也已是進入了白熱化,太子殿下這個時候選擇急流勇退,無疑不是想要將有野心的人砸出水麵,如此纔好一網打儘。

範清遙看著周仁儉的神色,就明白他是想通了。

從震驚到平靜再是到分析局勢,不過才短短的一刻鐘……

難怪百裡鳳鳴如此看重周仁儉,此人確實是有些才智的。

“太子殿下既是將此事告知我,可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出麵?”周仁儉明白,隻要他這次幫著太子做了事,便再是冇有選擇其他皇子的餘地,可他仍舊冇有半分猶豫的就開口了。

想曾經他不過才幾歲的年紀就是被送進了宮裡麵做伴讀,看似跟隨在皇子們身邊風光無限,可身為龍子的皇子們又有幾個真正能夠看得上他們這些伴讀的?

隻有太子殿下一直都是真心對他,更是將他接到了東宮去居住。

兒時的恩情或許不值得一提,但卻足以讓周仁儉感恩一生。

百裡鳳鳴道,“如今行宮這邊眼睛太多,還需要你暗中觀察一二。”

周仁儉明白,如今留在行宮的這些女眷,背後都站著各個皇子,若是當真讓她們打探到了什麼,自是後患無窮的。

雖不屑整日將目光停留在女人身上,但既是太子殿下交代的,他定是會用心去辦。

範清遙倒是冇想百裡鳳鳴將行宮的動向交給了周仁儉。

看似倒是冇有什麼大事,但卻是如今掌握各個皇子們訊息的關鍵。

那些皇子們既是想要打探太子,就必定要給皇子妃們寫信,而百裡鳳鳴便是可以從中窺探到那些皇子們的動態。

此舉雖談不上扮豬吃老虎,卻也是大徑相同。

周仁儉生怕自己留得太久,耽誤了太子殿下的休息,又是呆了一刻鐘的時間,便是主動告辭,範清遙親自相送。

看著走在自己身邊的女子,周仁儉第一次發現她的厲害。

行宮這邊的太醫有幾斤幾兩,周仁儉心裡清楚,正是如此,他纔不得不要驚歎範清遙的醫術,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看太子殿下的氣色,怕已是甦醒有段時間了,可如今彆說是主城,就是皇城那邊都仍舊被矇在鼓裏,很明顯,這些都是範清遙的功勞。

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真的開始對範清遙改觀了。

範清遙被周仁儉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舒服,不禁開口提醒著,“周小公子注意腳下的路,若是磕了碰了,怕又是要怪在我的頭上。”

周仁儉,“……”

他就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周仁儉其實是真的佩服範清遙的,但說出口的話習慣性的就不怎麼好聽,“冇想到你看著不怎麼地,醫術倒是不錯的,這次太子殿下的事情你有功了。”

話說出口,周仁儉也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些過分了,正想著要如何再開口挽救一下呢,結果就是見範清遙不冷不熱地朝著他伸出了手。

“周小公子慢走,不送。”

語落,直接關上了寢宮的大門。

周仁儉,“……”

不是,你這是什麼態度!

憋了一肚子氣的周仁儉,乾脆就挺著個死人臉走出了太子的寢宮。

這樣的表情落在旁人的眼裡,自然就是都認為太子殿下還不曾醒來,而一向跟太子妃反衝的周家小公子在太子妃那裡吃了閉門羹。

都是在暗中盯著太子這邊動靜的太子妃們,當天晚上就是紛紛提筆給自家的殿下寫信,將此事彙報了上去。

各個皇子們收到自家太子妃送來的訊息時,說不上是高興還是難過。

本來他們以為,隻要太子不存在了,他們就有無限的可能和機會。

結果現實卻像是一把重錘,砸的他們頭昏眼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