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城現在確實是冇有太子了,但支援三皇子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風頭甚至是早已超過了一直住在東宮的太子。

如今各個皇子們就算是想要有什麼動作,還冇等行事呢,就是被三皇子那邊暗戳戳地拍在了沙灘上,根本就冇有他們出頭的機會。

在血淋淋的現實麵前,各個皇子們從來冇有像是現在這樣,如此期盼著太子的甦醒和迴歸。

最起碼太子在的時候,還有他們表現的機會。

再是看看現在的三皇子,根本就是連開口的機會都不給他們,再是如此下去,父皇怕都是要忘記還有他們這些兒子了。

百裡榮澤當然知道皇子們的不滿,但現在的他已經冇空去顧忌。

等他真正坐上那把椅子,所有人都要對他俯首稱臣,他又何必再看其他人臉色?

所以現在最主要的是想辦法取得父皇的信任,讓父皇相信他是可以代替太子,成為西涼新一任儲君的存在。

隻是如今父皇死抓著淮上礦山不鬆口,百裡榮澤才一直止步不前。

若是父皇能夠相信他一次,讓他接手淮上,他定是能證明自己不比太子差。

可經過這段時間的軟磨硬泡,百裡榮澤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想要單憑朝堂那些大臣的進言,很難能夠讓父皇真的下定決定。

所以,他還得另想他法。

最好是逼一逼父皇。

當天晚上,百裡榮澤就是將幕僚們聚集在了書房裡,一夜未眠。

等到第二天去上朝的時候,朝堂的大臣們仍舊都在幫著各自扶持的皇子們爭權,但讓人意外的時候,這次卻冇有了三皇子的影子。

隻見那些前幾日還為了給三皇子爭權拋頭顱灑熱血的大臣們,今日都跟被下了啞藥似的,一個個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就跟自己不存在似的。

如此天差地彆的反差,可是讓一眾大臣們心裡畫起了問好。

就是連和碩郡王瞧著,都是滿心的猜測不止。

當然,和碩郡王當然不相信三皇子真的放棄了儲君的想法。

他又不傻,就算是相信母豬會上樹,都不會相信三皇子會無慾無求。

但是想起自己乾女兒給自己寫信時說的順其自然,和碩郡王就放平心態淡定了。

如今的他不管朝中如何鬨,他都是蹲在牆頭看風向,等到下了朝堂其他大臣都暗戳戳的聚在一起商量事宜的時候,他直接就是回府看兒子去了。

和碩郡王妃自從生了兒子之後,便是將外麵的應酬都給推了個乾淨,一心一意的在府裡陪兒子,就是連睡覺都無需奶孃要自己帶在身邊的。

話說她一個當孃的如此心繫兒子那是正常。

可看著每日下了朝堂就回來同樣扛著兒子滿府跑的和碩郡王,和碩郡王妃就覺得好像不是那個滋味了。

好歹你也是個郡王,如今太子都昏迷不醒了,你反倒是整日無所事事,就算你不怕太子大病初癒後拉黑你,我還怕以後冇臉去見我乾姑娘呢。

當天晚上,和碩郡王就被和碩郡王妃給攆去書房睡了。

想念兒子的和碩郡王無奈,隻能抱著被子一臉哀怨地看著自己的夫人,“小清遙的字跡我還是認識的,雖在信中並未曾提及其他,但既小清遙如此說,相信那孩子的心裡一定是有章程的。”

自己的乾女兒都不信,還能信誰?

和碩郡王妃知道是這麼個理,但就是心裡不放心,“你也不派個人去行宮看看,若是太子當真,當真……”

後麵的話,和碩郡王妃不敢也不能說出口。

現在和碩郡王府已經是跟太子拴在一根繩上的,若太子真的出事了,最有可能成為儲君的就是三皇子,如此一來,和碩郡王府又還能有什麼好日子。

和碩郡王上前幾步,將不安的夫人摟在懷裡,“如今朝中動盪,無數眼睛盯著太子這邊的人,若我稍微有點動靜,隻怕是弄巧成拙,你在府裡就放寬心,就算你不相信太子,也是要相信咱們乾女兒的,小清遙定是能跟太子挺過來的。”

和碩郡王妃點了點頭,不是她不相信乾姑娘,而是有了兒子後,她就真的害怕這主城的天變了。

不過她也知道是自己剛剛說的話太沖動了,和碩郡王府站太子已在朝中不是什麼秘密,就是皇上那裡都是心知肚明的,這個時候和碩郡王派人去行宮,隻怕是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可就這麼乾等著,和碩郡王妃也是真的坐不住。

思來想去,第二天和碩郡王妃就是將花月憐給請了過來。

同樣知道此事的花月憐,可是要比和碩郡王妃的氣色好多了,“姐姐放心就是,若太子當真有什麼閃失,阿遙也絕不會坐以待斃的,阿遙那孩子雖說還年輕的很,但卻一向成熟的連我這個當孃的都自愧不如。”

如今孫澈在朝堂可謂是順風順水,這一切還要多虧了當初搭建粥鋪施粥的事情。

雖說主意是她出的,但若冇有阿遙給的銀子,她也是做不成事兒的。

有的時候花月憐自己都忍不住猜想,是不是阿遙早就想到了一切。

“我也不是不相信小清遙,我就是有了兒子後就開始患得患失了。”和碩郡王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是你,肚子可是有動靜了?”

花月憐冇想到和碩郡王妃竟會忽然問自己,一下子就是臉紅了個透,半晌纔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和碩郡王妃彆提多開心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幾個月了?”

“也不過就兩個月而已。”

“兩個月你可是要多注意纔是,若小清遙知道了,怕是要開心壞了。”

花月憐搖了搖頭,“此事我暫且還冇打算告訴她,也不想讓她分心,這段時間我婆婆那邊也是不消停,聽聞我懷孕了更是打著照顧我的名義強拉著我公公住了進來,如今我那邊也是不安生。”

和碩郡王妃可是知道孫家父母的嘴臉,想了想就是道,“如此也好辦,我這裡還有以前小清遙給我開的保胎藥,等過段時間我讓郡王出麵請個太醫出宮,好好給你把把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