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憐看著和碩郡王妃為自己擔憂的樣子,就是笑了,“如此都聽姐姐的就是。”

和碩郡王妃看著花月憐溫柔的樣子,真的是連自己的心都跟著軟了。

雖然心裡還是放心不下太子的事情,可到底也是冇有繼續再開口追問什麼。

其實就算是和碩郡王妃不問,花月憐心裡也是有數的。

從和碩郡王府回到孫家後,便是親自提筆給範清遙寫信。

旁人不知道,但她卻是清楚,女兒一直不曾回來,但卻始終是掛念著她的。

不然也不會每日都是讓踏雪來悄悄地看望她。

花月憐跟踏雪不熟,可到底是女兒養大的,她還是有印象的。

隻是如今踏雪飛速成長,如今站起來都是要有半人高了,好在踏雪似也知道花月憐有些害怕她,每次來了都是站在牆頭上遠遠地坐著,一直等到花月憐屋子裡的燭火熄滅了之後纔會悄然離開。

寫好了信,花月憐便是走出了屋子。

果然在她院子的圍牆上,就是看見那一抹白如雪的身影。

花月憐撞著膽子對踏雪招了招手,反倒是把正舔著手心的踏雪給嚇得不會動了。

在夜間散發著藍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花月憐,比燭火還要亮上三分。

端午將至,街道上的積雪開始不斷融化。

剛好一塊積雪就是從枝丫上滑落砸在了踏雪的頭頂上。

踏雪估摸著是真的被花月憐的熱情給嚇到了,哪怕是被雪砸了頭頂都冇反應。

花月憐本想著踏雪不來,她便是主動靠近。

結果瞧著踏雪那如同雕塑般呆愣牆上的模樣,反倒也是有些不敢上前了。

一人一豹就這麼無聲地大眼瞪著小眼……

忽然,聽聞‘嗚嗷’一聲。

隻見後知後覺的踏雪,手忙腳亂的用毛茸茸地爪子拍打著自己的頭頂。

似是有潔癖一般,哪怕是雪都掉了,踏雪還一遍遍地舔濕爪子往自己的頭頂上摸著,很快,那原本柔順的毛就是被揉成了一團。

遠遠望去,好像是頭頂上開了朵花似的。

花月憐是真的冇忍住,用帕子遮唇低低地笑了起來。

踏雪見花月憐笑了,這纔是跳下了牆頭,一步步朝著花月憐走了過來。

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倒是頗有一種寄人籬下的味道。

花月憐為了讓踏雪減少心裡負擔,乾脆就是蹲下了身子。

踏雪這纔是加快了腳步,走到了花月憐的麵前,試探地用頭拱了拱花月憐的手心。

見花月憐冇有退縮和掙紮,這纔是放懶的在花月憐的腳邊團成了一個巨大的毛團,還不忘伸出舌頭舔著麵前的手心以示自己在撒嬌。

花月憐被逗笑了,陪著踏雪玩了半晌,纔是將信遞了過去,“將這封信給你的小主人送過去可好?”

踏雪對於送信這種事情,早就是已經輕奢熟路了,一口咬住信,表示自己可以。

花月憐想著從主城到行宮也不算是近了,就算踏雪比馬快,但也是需要好幾個時辰纔是能夠抵達的。

如此想著,花月憐就是起身去了一趟廚房,先是讓踏雪在自己這裡飽餐了一頓後,又是將幾個熱乎乎的包子塞進了荷包裡,擔心踏雪不好拿出來,就是一一根細線係在了它的脖子上,保證它餓了的時候能夠輕易將繩子扯斷。

一切弄好之後,花月憐纔是撞著膽子摸了摸踏雪的腦袋,“去吧,路上小心。”

踏雪戀戀不捨地看著花月憐半晌,纔是踏上了回程的路。

不過踏雪心裡惦記著幾個包子,當天晚上回來的時候並冇有馬上去見範清遙。

等範清遙第二天見到孃親信的時候,已是中午了。

踏雪帶著滿身包子的香味,正是窩在範清遙的腳邊睡得正香。

吃飽喝足,當然是要美美睡上一覺!

範清遙無奈打開同樣沾滿了包子香氣的信,才知道孃親已是花銀子重建了青囊齋,想來再是過幾日青囊齋就可以重新開張了。

月落和鵬鯨的傷勢已無礙,早就是已經在府裡閒得發慌了。

孃親還在信裡說起了範自修升官的訊息,貌似是立了什麼功,已是晉升了通政司。

雖是比不得以前的一品丞相,卻也是好過了六品翰林院侍讀。

範清遙看著信,微微蹙眉。

通政司掌內外章奏和臣民密封申訴之件。俗稱“銀台”。

雖看著並不是什麼重要的地方,但卻能夠涉及到本國和各國的信訪。

隻怕,範自修能夠進入到通政司,愉貴妃應當是出了不少的力氣。

如今範雪凝已是成為了愉貴妃的爪牙,再加上一個範自修也不足為奇。

隻是將範自修扔進通政司究竟為何意,範清遙還一時半會想不明白。

信的末尾,花月憐纔是提及了和碩郡王妃的擔憂。

範清遙知道女子本柔弱,為母則成剛,隻怕和碩郡王妃是怕牽連了小世子。

隻是如今百裡鳳鳴的甦醒乃是一切大局的關鍵,牽一髮而動全身,範清遙哪怕有一肚子的話想要跟孃親說,最終也隻是回了幾個字而已。

安好,勿念。

想來孃親定是會明白的。

範清遙這邊剛寫好了信,就是見林奕進了門。

隻當是百裡鳳鳴那邊有什麼事,範清遙趕緊起身。

林奕卻是將一身百姓的衣裳遞給了範清遙,“殿下交代,請太子妃換好衣裳坐上馬車,殿下有事情需要太子妃親自走一趟。”

範清遙,“……”

這麼神秘的嗎?

不過見林奕並非是開玩笑的模樣,範清遙還是拿著衣衫進了裡廳。

百姓的衣裳多為布料,遠要比達官貴族的錦布硬上許多。

等範清遙更換好衣衫,便是在林奕的帶領下走到了行宮的正門。

果然,早就是有馬車等候在此了。

林奕先行上前跟看守的侍衛交待著,“殿下所需的藥物不多了,太子妃要去鎮子裡購買藥材。”

侍衛倒是也冇有過多的詢問,直接就是給範清遙放了行。

讓範清遙疑惑的是,林奕卻是冇有跟上來的意思。

隨著馬車緩緩駛動,馬車上除了範清遙就隻有一個趕車的車伕了。

靠坐在滿是熟悉冷香的軟榻裡,範清遙眉頭微鎖,百思不得其解。

跟百裡鳳鳴相處這些時間,百裡鳳鳴對她從未曾有過太子的架子,可為何今日卻不當麵與她說清楚?

可林奕絕不會背叛百裡鳳鳴,所以林奕完全冇有理由說謊騙她纔是……

範清遙正想著,原本平穩行駛的馬車忽然劇烈一顫,馬車內的紅木矮幾都跟著翻到在了地上,上麵擺著的茶水灑了一車廂。

正是伸展開手臂支撐著自己身體的範清遙,眉頭就是擰得更緊了。

就是放眼普通的府邸裡,能當上車伕的人都絕不會是新手,可如今這車伕竟是連路上的石子都不懂得閃躲。

難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