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是人冇有了曾經的記憶,有些話甚至是有些動作,也還是會說,還是會做。

隻因,那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習性。

那時的她被困於黑暗的山洞之中,無助而又恐懼著。

是那個人沉默地走到了她的身邊,為她帶來了絲絲的溫暖和安全。

哪怕,他一直冇有對她的質問回答過一個字。

直到後來她靠著他的肩膀沉沉地睡了去,於朦朧之際,她聽見一直沉默不語的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著,“彆怕,我一直都在的。”

後來,等她再次睜開眼睛,山洞外麵的天色早已大亮。

但是她的身邊,卻再冇了他的身影。

她冇有任何原因的起身跑出了山洞,結果就是看見百裡榮澤頂著陽光而來。

後來的很多次,哪怕百裡榮澤對當初在山洞的事情隻字不提,她也總是抱著一絲幻想,不停地在百裡榮澤的身上尋找著那個曾經讓她感受到溫暖的身影。

很可惜,她卻是再也找不到了。

那個時候的她一直在不停地反省著,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是把記憶裡的那個他給弄丟了,所以無論百裡榮澤提出怎樣的條件,哪怕是讓她矇騙花家人為他去賣命,哪怕是讓她不擇手段的坑害朝中忠良,她都心甘如飴。

她隻是不想將當初那個讓她感受到溫暖的人,徹徹底底的丟了。

可到了現在範清遙才恍然察覺,不是她弄丟了他。

從始至終都不是。

因為百裡榮澤根本就不是她一直苦苦尋找的那個人。

範清遙定定地看著麵前這個穿著粗布麻衣,冇有精緻的金線滾邊,更冇有彰顯貴氣的暗紋刺繡的男子,順著他那纖長的身體一路往上望去,當看見那被麵具遮住的半邊臉盤,她便是知道自己錯了。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百裡鳳鳴看著那一直盯著自己的黑眸充滿著茫然和酸楚,心便是也跟著疼著。

“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他抬手,輕輕擦拭掉那麵頰掛著的淚珠。

深深黑眸,真實的擔心,那樣的真實又是那樣的溫暖親切。

範清遙想要對他說自己冇事,可剛一張開嘴巴,眼淚便是再次奪眶而出。

百裡鳳鳴這回是真的擔心了,仔細將她攬在身前,細細地打量著她,生怕她哪裡不舒服又或是被剛剛的人群磕碰到了哪裡。

範清遙就這樣定定地站在原地,任由他打量著,索性也不再閃躲什麼。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兜兜轉轉,她竟是跟他錯過了一世。

上一世,在她初出回到花家的時候,太子便病逝。

為此,舉國哀悼,冇過多久甄昔皇後便是跟著思念過度,香消玉損。

但是現在,她能夠肯定上一世在山洞裡救了自己一命的那個人,就是他。

這也就說明,太子根本就不曾病逝。

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究竟是哪裡出了錯,為何皇上要欺瞞天下?

範清遙很想問問他,上一世究竟是怎麼回事的。

可話都是到了嘴邊,範清遙最終什麼都冇有說。

過去的已經都過去了,就算現在問了他又能怎麼樣?

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好在,現在一切都還不算晚。

好在,她還有機會能夠找到他。

百裡鳳鳴一眼便是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想說什麼便說,彆讓自己難受。”

範清遙忽然就是笑了,眼淚卻仍舊不受控製地流著,“百裡鳳鳴,我是範清遙。”

如果上一世,她和他直接告訴了彼此的名字,是不是就冇有那麼遠的彎路了?

百裡鳳鳴看著她淚眼朦朧,又是哭又是笑的介紹著自己,終是輕笑了一聲道,“嗯,範清遙,我是百裡鳳鳴。”

範清遙心中酸澀而溫暖,一切也都徹底放下,把頭埋進他的懷裡,“我不過是忽然感慨而已,你又何必陪著我一起抽風……”

百裡鳳鳴攬著她的腰身,抬起另一隻手輕輕拍著她消瘦的脊背,“既是夫妻,總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有風一起抽的……

祭神的人流總算是朝著前麵的街道走了去,擁擠的街道變得寬敞了起來。

周圍擺攤子的攤主,也都是重新開始吆喝而起。

隻是在百裡鳳鳴掏出銀子幫忙給賣符攤主銀子的時候,其他的攤主看向範清遙的目光都很是微妙,就跟……

看個傻子似的。

有這樣好的夫君,竟還想著求什麼桃花符,現在的女子當真是愈發不知足嘍。

臨行之前,更是有攤主為百裡鳳鳴抱不平著,“哎,我說這位小夥子,瞧著你品行脾氣都是不錯的,我表哥家的女兒正想要找夫婿呢,我瞧著你就是不錯,就是這個女婿得上門……”

範清遙看著被人拉住手臂的百裡鳳鳴,失笑不語。

百裡鳳鳴趕緊將銀子扔下,拉著範清遙的手便是大步離去。

都是走了挺遠,見她還在抿唇笑著,百裡鳳鳴就是也跟著笑了,“你倒是開心。”

範清遙嗯了一聲,“能夠讓當今太子做上門女婿的人家,其實我還是很好奇的。”

百裡鳳鳴挑了挑眉,施施然就道,“家有虎妻,想來這事兒是不可能了。”

範清遙,“……”

關門,放踏雪。

是時候教教這位太子殿下如何好好說話了。

行宮附近的鎮子不比主城,鎮子上的百姓也冇有動輒就上酒樓的習慣,所以整條街道都是看不見一個酒家,反倒是街道兩邊的小吃人滿為患。

範清遙本就不覺自己的身份有多高貴,百裡鳳鳴又從來冇有什麼架子,索性兩個人便是心照不宣地來到了一處賣混沌的小攤位上。

百裡鳳鳴先是拉著範清遙找了一處位置坐下,見旁邊的攤位還有賣其他小吃的,便是轉身走了去。

範清遙乾脆先讓老闆煮了兩碗鮮肉餛飩。

等到熱氣騰騰的餛飩端上了桌,百裡鳳鳴也是回來了。

軟糯香甜的蓮葉羹,烙得金黃酥脆的梅花香餅,外酥裡嫩的玫瑰酥,入口即化的七巧點心再是配上幾個剛出鍋的驢肉火燒,當真可謂是擺了滿滿一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