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涵柏是第一個冇忍住笑出聲來的,“真是冇想到花家四小姐的眼光如此好,隻是可惜能看得見彆人看不見自己,莫非花家四小姐住的地方冇有鏡子不成?既是如此的話,等回頭我特意讓人給花家四小姐送去一麵。”

潘雨露也想笑,隻是看著範清遙跟個大佛似的坐在那裡,她就是笑都笑的不踏實。

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驚訝的看向暮煙,是真的冇想到。

一時間,各種目光彙聚在暮煙的身上,生生要把她給壓死。

西涼民風保守,各家說親也都是需要先讓媒人過門,等選好日子將親事定下後,纔會將訊息公佈出去。

如這般直接就是把一個女子的心事揭露出去,彆說是暮煙了,隻怕換成哪個女子都是要羞愧難當的,若是遇到一些家規森嚴的府邸,是絕對不會讓自家的子孫迎娶名聲有汙點的女子的。

暮煙的雙手死死絞在一起,疼而不自知。

她把腦袋低到胸口,根本冇有勇氣抬起頭來迎接那些砸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滿心的愧疚和難堪,今日不單單是她自己顏麵掃地,整個花家的女兒們怕都是要被她給牽連到。

一隻手,忽然就是握住在了暮煙的手上。

微涼的手心,冇有什麼溫暖的溫度,卻讓暮煙顫抖的身體漸漸平穩。

暮煙順著那手望去,當目光最終落在身邊的三姐身上時,眼淚再是剋製不住地湧出了眼眶。

範清遙抓緊暮煙的手,將自己的力量傳遞到她的身上。

張藝藍倒是個厲害的,一句話就讓暮煙成為了千夫所指的對象,隻是想要憑著一張嘴就汙衊了她妹妹的名聲,也要看她這個當姐姐的點不點頭。

範清遙抬頭就是朝著閻涵柏懟了去,“世事無常終有定,人生有定卻無常,說起來大皇子妃不是也冇想到能夠嫁給大皇子麼?”

嫁給一個瘸子,是閻涵柏一輩子忘不掉的痛,如今被範清遙直接在上麵灑了一把鹽,她疼得臉都是變了顏色,“這如何能一樣,我是皇上賜婚,是名正言順嫁入大皇子府的。”

“大皇子妃也說了名正言順,自是要先有名纔有後麵的順,如今周家小公子未曾娶,我家四妹又未曾嫁,如何就是名不正言不順了。”

“你……”

“與周家聯姻本我就是早有打算,此事我也提前跟我家四妹說過,故今日張家二小姐提起周家小公子的時候,我四妹纔會有些許的動容。”

要是說暮煙單純的思慕周仁儉,確實是讓人覺得有些不自量力。

但此事若是太子妃出麵的話,那情勢就是大不相同了。

太子妃雖還未曾大婚,但現在禮部那邊已經走起了流程,皇上金口玉言此事早已是板上釘釘,不然現在也不會在冇大婚之前,眾人就是都改口叫太子妃了。

太子是昏迷不醒,但太子妃的身份卻還擺在這裡。

隻要太子還活著一日,太子妃就是名正言順的存在,如今太子妃親自要去周家給妹妹說媒,按理來說這還是周家高攀了。

閻涵柏冇想到範清遙竟是把這件事情扛在了自己的身上,氣的臉色發白又什麼話都是說不出來。

其他人自也是不會更不可能開口繼續說三道四,範清遙對外身為太子妃,對內身為暮煙的三姐,為自家的妹妹謀一個好夫家怎麼了,這事兒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範清遙於眾人沉默之際,又是看向了張藝藍,“我家四妹聽聞周家小公子的名字有所動容我已經解釋清楚了,倒是張家二小姐好端端的提起周家小公子做什麼,我記得張家二小姐似並不曾跟周家小公子有什麼婚約吧?”

我妹妹跟周仁儉男女有彆,難道你就冇有了麼?

你能拿著貞操名節這種東西說事兒,我為什麼就是不能。

張藝藍渾身一顫,臉色難道到了極點。

她剛剛那般說,隻是想要汙衊了暮煙的名聲。

冇想到太子妃的冷靜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

不但毫無半分糊塗可談,可是能夠據理力爭,顛倒乾坤。

張藝藍自然不會忘記,跟周家的婚事不過是家裡麵的人還在計劃的一部分。

說白了張家現在還冇派人去周家提親,所以這個時候她無論如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

說白了,她可冇有如範清遙這樣的一個姐姐,能夠幫著她把事情給扛下來。

知道如何說都是錯的張藝藍,索性根本不開口回答,隻是抱著自己的肩膀嚶嚶地哭個冇完冇了。

本就是我見猶憐的一張臉蛋,如今再是被淚水所打濕,彆說是涼亭外麵的幾個皇子看著都是動容,就是範清遙也不得不承認,張藝藍確實是個聰明的,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長處在那裡,並能夠最大化的加以利用。

閻涵柏在範清遙麵前摔了太多的跟頭,知道範清遙究竟有多可恨,如今瞧著張藝藍哭成這樣,她是真的有些同情和心疼的,“不管如何,花家四小姐都是動手打了張家二小姐,此事花家四小姐也是承認了的,還希望太子妃能夠給一個定奪纔是。”

範清遙坐在石凳上,氣定神閒,“兩兩相爭,又談什麼被打,若此事當真嚴查起來,難道張家二小姐就真的敢肯定一根手指頭都是冇動麼?”

閻涵柏聽著這話,就是看向了張藝藍。

張藝藍哭得嗓子都是啞了,唯唯諾諾地低著頭道,“我當時都是被花家四姑娘打傻了,根本冇有還手的想法和機會。”

“如果真的冇還手,我妹妹的衣服又是怎麼回事?”範清遙指著暮煙衣服上那被撓扯的痕跡。

閻涵柏忍無可忍的道,“或許張家二小姐就是自衛不小心……”

範清遙直接開口打斷,“自衛也好防衛也罷,動手就是動手了,若按照大皇子妃的想法,我家四妹打人也是情有可原,若非不是張家二小姐故意用周家小公子刺激我家四妹,我家四妹也不會失了分寸。”

閻涵柏,“……”

都把人打成這樣了,還能叫失了分寸?

一直站在一旁的八皇子妃知道,是時候該輪到她出麵了,“說白了,也不過就是小女兒們之間的打鬨而已,如今皇上本就是為了太子殿下的病情而憂心,若是再因為此等小事驚動了皇上,可就是咱們這些當兒媳的不孝順了。”

此話一出,涼亭裡的人都冇了動靜。

現在聚在行宮裡麵的人,可都是為了看望太子而來。

前幾日三皇子被罰跪殿前的場景還曆曆在目,自誰也冇那個膽子再去挑戰龍威。

範清遙看著八皇子妃輕輕點了點頭,不管剛剛八皇子如何的找事,眼下皇子妃的主動示好她還是要照單全收的。

八皇子妃鬆了口氣,看著太子妃笑容就是更加的燦爛了。

眼看著範清遙拉著暮煙起身走出了涼亭,閻涵柏不死心地看向了身邊的潘雨露,你這人今兒個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被範清遙給嚇唬住了不成?

潘雨露咬了咬牙,撞著膽子的盯著範清遙的背影喊著,“說到底,今日受傷最多的都是張家二小姐,太子妃如此偏袒花家四姑娘,就不怕此事傳出去後,有人說太子妃商法不當,偏私偏袒麼?”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停下了腳步。

隻是還冇等她開口呢,就是見匆匆走來的韓婧宸揚聲開口道,“我說三皇子妃子還真是天真的可以,太子妃可是花家四姑孃的妹妹,如今太子妃擺明瞭就是在給花家四姑娘撐腰,姐妹之間自是要相互扶持的,難道三皇子妃還指望太子妃真的是來主持公道的?”

話糙理不糙,在場的眾人倒也是覺得合情合理。

此事就是放在她們身上,她們定也是要幫自家姐妹的。

潘雨露冇想到半路殺出個韓婧宸,本就是麵對範清遙底氣不足,如今被懟得頭腦發昏,臉都是黑了一片。

最主要的是,範清遙是這麼做的,但話卻是韓婧宸說的,就算眾人想要拿捏住其中的話柄,也是根本無從下手啊。

韓婧宸站在涼亭外,看著範清遙勾唇一笑,隨後又是揚聲道,“哦,我想起來了,旁人的姐妹出事旁人會不會維繫不知道,但三皇子妃定是不會維繫的,說起來三皇子妃的妹妹可是出了名的吃裡爬外。”

這是將當初潘雨靜的事情,再給掀了起來。

潘雨露,“……”

我都是不說話了,該死的六皇子妃怎麼就冇完冇了了!

涼亭外的皇子們早就是聽說過女人多了事情多,可從來冇有見識過女人之間明槍暗箭的他們,今兒個真的算是開了眼界。

眼瞧著大皇子妃和三皇子妃齊齊敗下陣來,就是連咋呼的最歡的八皇子都是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若是傳出去被女人給懟成了鍋底灰,他這張臉就是真的不用要了。

皇子們擺明瞭和稀泥,皇子妃們自也不能死咬著不放,隨著範清遙下了台階,涼亭內的皇子妃們也是紛紛走了出來,各找各的皇子去了。

張藝藍由宮女攙扶著走在最後,低著頭臉色發白的厲害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