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婧宸一看見範清遙下了台階,就是忙上了她的手臂,“好在我來的及時。”

範清遙笑著掃視了四週一圈,“六皇子呢?”

韓婧宸小聲道,“我和六皇子趕過來的時候,剛巧碰見了同樣往這邊走來的周小公子,我想著咱家暮煙不是對周家小公子有意思麼,便讓六皇子過去將人給攔住了,放心,一定不會讓周家小公子知道的。”

暮煙聽著這話,忙對韓婧宸道謝。

韓婧宸笑著擺了擺手,“你是清遙的妹妹,就是我妹妹,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暮煙心裡感動的厲害,都是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好了。

不管她最後能不能跟周仁儉在一起,她都是希望給周仁儉留一個好印象的。

隻是相對於暮煙的感動,範清遙的目光就是冷了下去。

這處行宮是在高祖時期就打造了的,其內的設施建造雖比不得皇宮周全,卻也是錯落有致,設計合理的。

曆來皇上來行宮狩獵,隨行人數眾多,為了防止官員的家眷整日憋在莊子裡不得隨意出入,莊子附近也是有打造花園賞景和散步的。

而這處後花園,則是特意建造於行宮之內,為的就是方便隨行的妃嬪走動。

眼下皇上和皇後孃娘以及後宮妃嬪是不在行宮,可該有的規矩也是要有的,周仁儉此人從小被送至宮中伴讀,足見周家必定從小便會教養其規矩,既是如此,周仁儉又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往行宮這邊的花園闖?

範清遙不經意朝著身後瞥了一眼,當看見張藝藍正由著宮女不緊不慢地攙扶著走在眾人的麵前,還有什麼不明白。

隻怕是有人故意給周仁儉送去的訊息纔是。

至於為什麼?

自然是為了在周仁儉麵前做足柔弱無助,我見猶憐的戲份。

說到底,男人還不都是喜歡這個調調。

後花園的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剛巧眾人正是走到了門口處,一抬頭的功夫就是看見周仁儉正大步而來。

周仁儉也是冇想到會一下子撞見這麼多人,忙停下腳步請安,“給各位皇子請安,見過太子妃以及各位皇子妃。”

暮煙一看見周仁儉,隻覺得羞愧難當,侷促的攥緊了手中的帕子。

其他皇子們瞧著周仁儉的目光,倒是頗有一種看熱鬨的調侃。

這纔剛說起周仁儉,周仁儉就是出現了,說起來還真的是太巧了。

周仁儉就覺得這些投擲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大對勁,還冇等他想明白呢,就是看見一個清瘦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

“張藝藍見過周家小公子。”張藝藍說著,就是白著一張小臉彎曲了膝蓋。

張藝藍的輩分是所有人裡麵最低的,親自過來給周仁儉行禮也是情理之中。

隻是想著張藝藍今日這一出出層次不窮的手段,若說張藝藍隻是行禮冇有其他的意思,範清遙可是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周仁儉被張藝藍渾身是傷的模樣給震懾到了,忙伸手虛扶了下,“張家二小姐快快起來,這是怎麼了,傷得竟如此嚴重?”

張藝藍順勢起身,卻忽然腳下一晃,理所應當的就是栽進了周仁儉的懷抱。

雖說是有些於理不合,但如今看著張藝藍那渾身是傷的樣子,誰也不想這個時候開口斥責落下一個尖酸刻薄的名聲。

周仁儉也是冇想到張藝藍倒在了自己懷裡,可瞧著張藝藍真的是連站著的力氣都是冇有了,也是來不及其他,趕緊將張藝藍扶住,“張家二小姐堅持一下,我馬上就送你去找太醫。”

張藝藍靠在周仁儉的懷裡,輕輕地點了點頭,微垂的睫毛顫了顫,聲音虛弱且梗咽地道,“周家小公子心善,隻是此事真的跟花家四小姐冇有關係,太子妃說的對,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在花家四小姐麵前提起周家小公子,都是我不好,我可真的冇有其他的意思,隻是覺得周家小公子為人正直,年輕有為,便順口誇讚了幾句,冇想到花家四小姐卻,卻……”

話還冇說完,美人就是昏死了過去。

韓婧宸都是驚呆了,這特麼也可以!

就剛剛那番話,還不如不解釋,這般不清不楚的,這是生怕周仁儉不誤會吧?

“昏過去了,你不看看是真假?”韓婧宸悄悄跟範清遙嘀咕著。

範清遙瞧著張藝藍麵色紅暈,呼吸均勻,根本無需動手便知是假昏,不過眼下張藝藍把水給攪渾成這樣,若她再是出麵,隻怕要引起不必要的口舌之爭。

周仁儉斷冇想到張藝藍是被暮煙給打成了這樣,驚訝的同時朝著暮煙看了去,明明一句話都是冇說,可眼中的質疑卻相當明顯。

他一直都以為暮煙跟太子妃是不同的,可結果……

果然是他看錯了,想有太子妃那樣的姐姐在前,妹妹又是能夠好到哪裡去。

如此想著,周仁儉直接就是從暮煙的身上抽回了目光,再是跟眾人示意了一下,便是抱著張藝藍走出了後花園。

剛巧此時,六皇子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

韓婧宸看著六皇子,恨不得拎著耳朵質問他是怎麼辦事的。

六皇子被自家皇子妃看的心虛不已,湊到韓婧宸的身邊小聲道,“周,周仁儉走,走的太快了,我,我,我實在是冇跟上……”

韓婧宸,“……”

你這個廢物!

周仁儉就這麼抱著張藝藍走了,剩下的暮煙呆呆地站在原地望著。

暮煙知道,這個時候的自己應該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的,可她的雙腿就如同灌鉛了一般,沉得根本邁不動步子。

最後還是範清遙一把握住暮煙的手,拉著她一同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韓婧宸想要跟過去看看的,不過瞧著周圍有太多的眼睛盯著範清遙,實在是不想再給範清遙添亂的她,索性拽著六皇子的耳朵先行朝著莊子的方向走了去。

眾人見此,也是識趣的跟著散了。

範清遙帶著暮煙回到了行宮,一直強撐著的暮煙剛一邁過門檻,便是再也支撐不住的,整個人失去重心的朝著地麵趴了去,範清遙趕緊一把將人攬住,直接將人帶進了她一直住著的側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