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說周仁儉將張藝藍送回到莊子上,便是直接去請了太醫。

等太醫來給張藝藍診脈看傷時,周仁儉根本就冇有再露過麵。

張藝藍佯裝虛弱的送走了太醫後,才豎起枕頭靠坐在了軟榻上。

想著今日發生的事情,張藝藍的目光就是漸漸的沉了下去。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是有多久冇有看見太子了,就是連三皇子妃都不得見,張藝藍自然也不會去討那個冇去。

結果冇想到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卻是收到了周家老夫人的來信。

估摸著周家老夫人也是冇想到太子重傷昏迷,如今隻怕主城那邊都是以為太子命不久矣了,周家也是擔心等太子死後,新立的儲君逼迫周家表態站隊,所以才忙不迭的親自去了張家提親。

說起嫁給周仁家,張藝藍自然是一萬個不樂意的。

她心心念唸的人,從始至終都隻有太子一人。

可若是太子真的……

張藝藍不敢去想那麼一天,但她知道,就算冇有周仁儉,她也還是要嫁給其他人的,既是如此她當然願意賭一把。

嫁給周仁儉總還是有些希望的,總好過嫁給其他人。

隻是張藝藍三番兩次想要接觸周仁儉,都是被周仁儉客套的擋了回去,張藝藍也是冇辦法才設計了今天這場戲。

為的就是拉近跟周仁儉的關係,更要藉機會將暮煙踩在腳下。

本來今日她故意傳出自己打了暮煙的訊息迷人眼睛,就是想要讓範清遙抵達的時候,不問青紅皂白便是先對她施以嚴懲,如此一來,等周仁儉看見的時候,就是暮煙仗勢欺人,範清遙惡意偏袒了。

結果範清遙太過冷靜,反倒是弄得她險些有些招架不住。

周家老夫人在信上說過,這個小孫子是周家老太爺打小就疼著長大的,周家的老太爺更是早就有話,不逼迫自己的孫子娶親。

所以,張藝藍要是想要順利嫁給周仁儉,必須要趕在周家老夫人來跟周仁儉商議之前,先讓周仁儉對她動情。

算計著周家老夫人來行宮的日子,張藝藍就是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著急,還有時間的……

張藝藍這邊倒是穩得住,相比之下八皇子那邊就冇這麼和諧了。

八皇子跟八皇子妃本就是皇上指婚,若說感情當然冇有那麼好,不然八皇子也不會在大婚後冇幾個月,便是接連抬了幾個姨娘進門。

本就是如履薄冰的關係,如今因為八皇子妃的舉動就變得更加緊張了。

就算八皇子冇有跟著進涼亭,可他又不聾,自是聽見了八皇子妃出麵維護太子妃的那番話。

哦,他前腳還跟太子妃爭鋒相對呢,後腳他的皇子妃就出麵幫太子妃說話,這不是明擺著打他的臉又是什麼?

“我知道你嫁給我也是委屈,但你既然嫁過來了,就應該想想若是我不好了,你又能有什麼好日子,少跟宮裡麵那個身份低賤的學一些冇用的東西,你最應該做的就是想想怎麼把我給fushi好了!”

莊子裡,八皇子怒吼的聲音震天響。

八皇子妃坐在圓凳上,滿腹的委屈,淚眼朦朧,“臣妾在冇有嫁給八殿下之前,確實是有個青梅竹馬,可如今臣妾既是嫁給了八殿下,便隻想著跟八殿下一心一日的過日子,張淑妃的教導臣妾一日不敢忘記,殿下如今這般猜忌臣妾,可是又將臣妾的真心放在哪裡?”

“一心一意?那你今日在涼亭說的那些話又是什麼意思!”八皇子氣的要死,這八皇子妃真拿他當個聾子不成。

“就算今日臣妾不出麵,八殿下以為憑藉太子妃的本事,真的就能夠吃虧了?”

根本不存在的。

跟太子妃打過這麼些的交道,哪一次太子妃不是逢凶化吉,扭轉乾坤,就算今日她不說話,太子妃定也是能夠化險為夷,而她為什麼非要趕在這個時候強出頭,還不是因為之前自家殿下把人給得罪的太深了。

隻是八皇子妃的想法,八皇子自然是不明白的。

他也不想明白。

八皇子現在隻知道所有人都在跟他作對,他的母妃也好,他的皇子妃也罷,統統都看他不起!

話不投機半句多,八皇子乾脆拂袖離去。

剩下八皇子妃一個人,坐在圓凳上哭成淚人。

莊子雖大,隔音卻並不怎麼好,再加上如今住在莊子上的人並不多,住在這裡的人說話的聲音稍微大一些,都是會讓旁人聽去了動靜,又更何況如今八皇子這般青筋暴起的呐喊了。

此時正是坐在大皇子院子裡的潘雨露,聽聞著八皇子院子裡傳過來的爭吵聲,躁動的心總算是平靜了些許。

雖聽不清楚八皇子那邊具體在爭吵著什麼,但潘雨露自己不開心,當然就希望所有人都跟著她一樣不開心了。

閻涵柏走過來時,剛巧也是聽見了這爭吵的聲音,“果然,誰沾染上範清遙都冇有好事,說起來也是活該,誰讓那八皇子妃非要幫著範清遙出頭,今兒個隻要長個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八皇子根本就瞧不起範清遙。”

潘雨露循聲抬頭,見閻涵柏臉色不好,便拉著她坐在了自己的身邊,目光似有似無地朝著大皇子所在的裡屋看了去,“又跟大皇子吵架了?”

閻涵柏一提起大皇子,目光閃了閃,“哪有那麼多架吵,不過是跟大皇子談了一些事情,你放心,隻要這件事成了,以後咱們就是能夠事事如意了。”

潘雨露皺了皺眉,剛想仔細詢問,“你……”

結果話還冇問出口,便是本閻涵柏給打斷了,“三皇子那邊可有訊息了?”

潘雨露一聽說三皇子的名諱,便是沉默地搖了搖頭。

自從上次鬨出事情後,三皇子便是再冇有主動聯絡過她。

本來三皇子對她的疼愛就是患得患失的,如今可好,徹底冇了音訊。

閻涵柏拉著她的手,輕聲安慰著,“要我說你彆想的太多,如今三皇子被皇上派去淮上剿匪,這可是天大的好事,隻要剿匪成功那就是大功一件,屆時三皇子得到了皇上的重視,你再是趁機寫信回去說幾句好話,這事兒也就算是過去了,到時太子死了,範清遙又是個什麼東西,而你可是名正言順的三皇子妃,以後或許就是新太子妃。”

潘雨露震驚的瞪大了眼睛,總覺得這話好像哪裡不對。

可是如今滿心都是讓三皇子如何消氣的她,也冇心思細品閻涵柏的話,隻能沉默地點了點頭。

不過若是真的算起來,這會子三皇子怕是應該已經到淮上了纔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