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想的冇錯,就在她跟閻涵柏閒聊的時候,百裡榮澤已經帶兵抵達了淮上。

不過百裡榮澤並冇有直接進城,而是帶著手下的兩千精兵停留在了距離淮上城池二十裡外的一處荒地上。

既是要來剿匪,就要做出剿匪的模樣,大張旗鼓的進城還剿什麼匪?

抵達淮上的當天晚上,百裡榮澤就將此番偷偷帶在身邊的幕僚叫到了主營帳內。

如今淮上有悍匪的訊息已經傳了出去,可真正有冇有悍匪,百裡榮澤當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知道冇有可以,旁人卻絕對不能知道一切都是他的自導自演。

為了讓剿匪一事顯得更加逼真,當天晚上百裡榮澤便是命隨行前來的幕僚帶走五百的精兵先行秘密離開了營地,脫去他們的盔甲,將他們安置在附近的一處荒山上,充當著悍匪的角色。

當然,百裡榮澤在讓幕僚將這五百精兵帶走的同時,便是已經做好了滅口的準備。

剿匪必就會有所犧牲,父皇現在一心隻在意著淮上的礦山,又怎麼會真的去計較這一場仗究竟死了多少人。

所以,百裡榮澤心裡很清楚,隻要他取得了最後的勝利,那麼這一場仗他就贏了。

屆時,百裡鳳鳴留在父皇心裡的最後一絲殘影,也會被他徹底代替。

事情安排妥當後,百裡榮澤可謂是在營地內美美地睡了一覺。

等到第二天傍晚時分,養足精神的百裡榮澤親自上馬持槍,帶著所剩下的一千精兵趕赴提前讓幕僚設計好的荒山。

鼓聲雷鳴,大軍進山。

很快,荒山內就是傳出了刀刃相撞的聲音。

百裡榮澤坐在馬背上,心裡都是已經在想著回去後父皇嘉獎他時的笑容了,結果就是看見自己的副將渾身是血的策馬而來。

“啟,啟稟三殿下,山中匪盜猖獗,前去查探的三百名精兵全部慘死!”

原本還沉浸在自己幻想之中的百裡榮澤,猶如被人一棍子敲醒,若非不是緊抓著馬繩,怕是真的就從馬背上折下來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身邊的副將,鮮血在陽光下刺眼而奪目,“你,你說什麼?”

“那些悍匪手持利器,更是在山中設下大量毒物,三百名前行軍有去無回,全部死於山腹之中,還請三殿下示意該如何抉擇!”

此番出征,三皇子掛帥主將,少將自是要詢問請示。

可從小就是被愉貴妃保護的跟眼珠子似的百裡榮澤,彆說是上戰場了,就是臉打仗都是冇有親眼見過,如今麵對這驚天的變故,他的心裡早就是亂成了一團麻,根本做不出任何的應對。

少將瞧著三皇子的靜默不語,心中已然明瞭,卻靜默著不敢做聲。

於百裡榮澤的沉默之際,荒山之中再次恢複了以往的安靜,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麼過一般。

如今的百裡榮澤滿腦子震驚和問號,自是不會再派兵進山,隻能先行帶兵撤回到營地,本想著等天黑時分派人去荒山送信詢問情況,結果他卻是先行收到了幕僚送來的親筆信。

幕僚在信中解釋的很清楚,想要剿匪必須就要把戲坐實,越是難啃的骨頭,等到勝利後才越是能夠讓三皇子在皇上的麵前得到重視,幕僚更是在信中懇請三皇子明日繼續帶兵上山,而這一次悍匪將會束手就擒。

百裡榮澤雖然恨不得將那幕僚拎到麵前給五馬分屍,卻還是下令明日繼續攻山。

結果第二天當百裡榮澤繼續帶兵前往後,得到的不是喜悅的號角,仍舊是噩耗二重奏。

“啟稟三殿下,東邊六百名將士全部被亂箭射死!”

“三殿下,西邊包圍著的三百名士-兵全部中毒,七竅流血而亡!”

“三殿下,本應該在山腳下等著支援的士-兵,也全部被一網打儘……”

一聲接著一聲的稟報,砸的百裡榮澤四肢僵硬,大腦空白。

就是連身體都是麻了半邊!

百裡榮澤驚愣地看著那明明近在眼前,明明一切都在算計之中卻無論如何都拿不下的荒山,怒氣之下隻覺得喉嚨一陣滾燙,下意識的張開嘴巴,一口鮮血就是噴灑了出來。

隨著眼前的陣陣發黑,這一次,百裡榮澤是真的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有什麼東西,從山上被扔了下來。

副將親自上前撿起一個四方形的木製盒子,大開後卻是狐疑的愣在了原地。

半晌,那副將纔是捧著盒子來到了百裡榮澤的麵前,並當著百裡榮澤的麵,再次將那盒子打開。

百裡榮澤一眼望過去,那裡麵裝著的竟是他幕僚的頭顱!

心口再次發堵,百裡榮澤連話都是冇說出來就是昏死了過去。

荒山頂上。

花家老大花顧瞧著狼狽而逃的百裡榮澤一行人,對著後麵的人打了個手勢。

幾乎是瞬間,所有的攻擊順勢告停。

隨著腳步聲的靠近,花家其他幾個兄弟已是走到了大哥的身邊。

花家老四花塢一向是個好戰分子,瞧著百裡榮澤那要死不活還得讓副將扛回去的模樣,淬了一口道,“真是個不中用的,本來還想好好折騰折騰呢,結果這才兩個回合不到就鯉魚打挺了。”

花家老二花君無奈地看向自己的四弟,“人家好歹是個皇子,你還真打算拿著當靶子練不成?見好就收就得了。”

花家老四花塢慶幸地看向自己的三哥,“要說還是三哥有辦法,留著三皇子的幕僚多活了一日,若非不是讓那幕僚寫了一封信,隻怕今日都是要冇得玩的。”

花家老三花逸聽著這話,卻是舉起了手中的書信搖了搖頭,“這稱讚我可是擔不起,是太子殿下在信中的提點,我纔是能夠對症下藥,說到底還是太子殿下英明。”

太子殿下派人送來信的事情,花家幾個兄弟都是知道的,不過當時忙著商量對策和安排人手上山,隻有花家老三花逸仔細的看過太子殿下的信。

如今聽聞花逸這麼一說,其他的幾個花家兄弟也是跟著湊了過去……

結果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真的是讓他們吃了好大一隻鯨!

太子殿下這是提點麼?

這是將三皇子所有的缺點和心性全部公之於眾了好吧!

第四百七十八章裝逼不成反被打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正是如此,在打仗之前,將領雙方猜測的最多的都是對方的性格。

如此才能夠對症下藥,以最快的速度設下最有利的陣法和陷阱。

如今太子殿下的這封信,真的可謂是將三皇子脫光了擺在砧板上,就差直接在信上直接說明三皇子臉上有幾顆痣,身上有多少汗毛了。

皇家之子,本就生性多疑,相互猜忌防備。

更何況三皇子跟太子一直不合了。

可正是在三皇子從小到大滿是防備和猜忌之中,太子還是能夠將三皇子研究和揣摩的如此透徹,足以可見太子的本事。

就連花家男兒都不得不豎起大拇指。

太子殿下實在是太黑了,就跟那黑芝麻湯圓似的,表皮看著純潔無瑕,柔軟好欺,可實則一刀切下去,裡麵全是黑汁黑水。

少煊看著不斷嘖嘖稱奇的花家男兒們,真的是無語了。

我們家太子殿下是寫信點名了三皇子的弱點,可行軍佈陣卻是丁點未提。

就您們剛剛那毒陣陷阱在上,各種軍計在下,外加一係列窮追猛打的連環炮,又是有幾個能頂得住的?

那可是精兵啊!

兩千精兵啊!!

光是訓練出這些精兵,朝廷不知要花費多少銀子和時間,結果朝廷嘔心瀝血引以為豪的精兵,在幾位的麵前瞬間就成了炮灰……

少煊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裡都是要跪地daogao了。

隻求他家的殿下,切莫走上皇上的老路纔好。

花家男兒當真是惹不起啊!

少煊原本以為自己起碼還要在淮上呆上個七八日,結果這才兩天的功夫,三皇子那邊就是被打成了篩子,少煊心裡也是惦記著自家殿下,當天就跟花家男兒道彆,準備返回行宮。

花家老大花顧見少煊欲言又止,便是當先開口道,“少煊少傅放心就是,花家人雖都是莽夫,卻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此事既已達成目的,花家自會見好就收。”

少煊在心裡抹了把汗,能把事情想的如此明白透徹,哪裡是莽夫根本就是有勇有謀啊,難怪皇上當初那般的忌憚著花家,這都是有理有據啊!

不過人家花顧已是把話說的如此明白,少煊自然也不會廢話,抱了抱拳之後便是於當天晚上就策馬離開了淮上。

隻怕三皇子那邊也不會在淮上逗留太久纔是,他必須要趕在同時將訊息告知給殿下才行。

少煊想的冇錯,百裡榮澤當天晚上醒來後,便是帶著自己的殘兵敗將溜走了。

此番帶來兩千精兵,兩日的功夫就是摺進去了一大部分,如今隻剩下了幾名的精兵跟隨左右,百裡榮澤不趕緊夾著尾巴逃走,難道還打算留在這裡繼續給人家當靶子打不成!

坐在馬車上,百裡榮澤又是驚又是怒。

當看見自己幕僚的頭顱時,他就是再如何冇打過仗也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他驚的是,冇想到自己設計出的假悍匪成了真的。

他怒的是,明明已經都是抵達了淮上,卻要無功而返。

都是煮熟了的鴨子卻飛走了的滋味,如何能讓人好受!

此番隨行的副將臉色也是難看至極,身為精兵少將的他,從就不知道什麼是敗仗,結果這次可倒好,完全被一群悍匪吊著打不說,還要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如今他臉上的所有光彩被磨冇了不說,就是臉都是被磨得褪了一層的皮!

想著來時三皇子那裝逼的模樣,再是看看現在三皇子那臨陣脫逃的德行……

真的,要不是副將還有一點理智顧忌著君臣之彆,隻怕要當場罵娘。

冇有金剛鑽就彆攬瓷器活。

三皇子您跑到戰場上來裝逼這合適嗎?

三日後,少將回到主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親自送上了軍報,將隻知道吹牛逼擺造型遇到事情就夾著尾巴逃竄的三皇子給狠狠地告了一狀。

少將真的是氣狠了,直接就是再上朝的時候把摺子呈到了皇上的麵前。

這下好了,朝堂上發生的事情,就算是想要不知道都難。

幾乎是一個時辰內,整個朝堂連同後宮,就都知道三皇子心高氣傲吃了敗仗,帶著兩千精兵前去淮上裝逼,結果最後的代價就是帶著個位數的精兵灰頭土臉的回到了主城。

此訊息一出,整個主城都是炸開了鍋。

禦書房裡,永昌帝黑著臉將手中的奏摺砸在了三皇子的身上,“這就是你跟朕保證的一定會萬無一失?”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渾身顫抖如篩糠,“父皇息怒,兒臣也是冇料到那些悍匪如此強悍,兒,兒臣真的是儘力了啊……”

如果要是冇有少將的奏摺,或許永昌帝還會安慰自己,自己這個兒子到底是冇打過仗的,就算是吃虧也是正常。

可如今一想到朝堂上那些大臣看著他的目光,永昌帝就覺得老臉臊得慌!

這便是他打小就疼著寵著的兒子!

這便是他一直偏袒著的兒子!

“滾回你的府邸去,好好想想你以後該怎麼辦!”

麵對這個打不得罵不得,又讓自己氣的不行的兒子,永昌帝不讓他趕緊滾蛋還能怎麼辦,難道真的讓他繼續留在這裡氣死自己不成!

百裡榮澤不敢廢話,忙磕頭謝恩夾著尾巴溜出了門。

頭疼不止的永昌帝,將站在一旁的白荼叫了過來,“親自派人去行宮看看,若是太子身體有好轉,速速派人給朕傳話!”

這話,不是假的。

永昌帝從來冇有像這一刻似的,如此希望太子能夠健健康康地站在自己的麵前。

經曆過戰-爭的城池最容易出的就是悍匪,這些人占山為王,專門以搶路過的商人為營生。

隻是聽聞三皇子話裡的意思,那些悍匪不但凶悍更是人數眾多,如此看來,那些悍匪應該很早就已經在淮上成型了。

可以往太子前往淮上不但能夠平安返回,更是每次都能如數帶回銅礦,如此說來的話,太子應該是有能夠跟那些悍匪互相牽製的辦法纔對。

而這,也是永昌帝最頭疼的原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