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正是如此,在打仗之前,將領雙方猜測的最多的都是對方的性格。

如此才能夠對症下藥,以最快的速度設下最有利的陣法和陷阱。

如今太子殿下的這封信,真的可謂是將三皇子脫光了擺在砧板上,就差直接在信上直接說明三皇子臉上有幾顆痣,身上有多少汗毛了。

皇家之子,本就生性多疑,相互猜忌防備。

更何況三皇子跟太子一直不合了。

可正是在三皇子從小到大滿是防備和猜忌之中,太子還是能夠將三皇子研究和揣摩的如此透徹,足以可見太子的本事。

就連花家男兒都不得不豎起大拇指。

太子殿下實在是太黑了,就跟那黑芝麻湯圓似的,表皮看著純潔無瑕,柔軟好欺,可實則一刀切下去,裡麵全是黑汁黑水。

少煊看著不斷嘖嘖稱奇的花家男兒們,真的是無語了。

我們家太子殿下是寫信點名了三皇子的弱點,可行軍佈陣卻是丁點未提。

就您們剛剛那毒陣陷阱在上,各種軍計在下,外加一係列窮追猛打的連環炮,又是有幾個能頂得住的?

那可是精兵啊!

兩千精兵啊!!

光是訓練出這些精兵,朝廷不知要花費多少銀子和時間,結果朝廷嘔心瀝血引以為豪的精兵,在幾位的麵前瞬間就成了炮灰……

少煊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裡都是要跪地daogao了。

隻求他家的殿下,切莫走上皇上的老路纔好。

花家男兒當真是惹不起啊!

少煊原本以為自己起碼還要在淮上呆上個七八日,結果這才兩天的功夫,三皇子那邊就是被打成了篩子,少煊心裡也是惦記著自家殿下,當天就跟花家男兒道彆,準備返回行宮。

花家老大花顧見少煊欲言又止,便是當先開口道,“少煊少傅放心就是,花家人雖都是莽夫,卻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此事既已達成目的,花家自會見好就收。”

少煊在心裡抹了把汗,能把事情想的如此明白透徹,哪裡是莽夫根本就是有勇有謀啊,難怪皇上當初那般的忌憚著花家,這都是有理有據啊!

不過人家花顧已是把話說的如此明白,少煊自然也不會廢話,抱了抱拳之後便是於當天晚上就策馬離開了淮上。

隻怕三皇子那邊也不會在淮上逗留太久纔是,他必須要趕在同時將訊息告知給殿下才行。

少煊想的冇錯,百裡榮澤當天晚上醒來後,便是帶著自己的殘兵敗將溜走了。

此番帶來兩千精兵,兩日的功夫就是摺進去了一大部分,如今隻剩下了幾名的精兵跟隨左右,百裡榮澤不趕緊夾著尾巴逃走,難道還打算留在這裡繼續給人家當靶子打不成!

坐在馬車上,百裡榮澤又是驚又是怒。

當看見自己幕僚的頭顱時,他就是再如何冇打過仗也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他驚的是,冇想到自己設計出的假悍匪成了真的。

他怒的是,明明已經都是抵達了淮上,卻要無功而返。

都是煮熟了的鴨子卻飛走了的滋味,如何能讓人好受!

此番隨行的副將臉色也是難看至極,身為精兵少將的他,從就不知道什麼是敗仗,結果這次可倒好,完全被一群悍匪吊著打不說,還要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如今他臉上的所有光彩被磨冇了不說,就是臉都是被磨得褪了一層的皮!

想著來時三皇子那裝逼的模樣,再是看看現在三皇子那臨陣脫逃的德行……

真的,要不是副將還有一點理智顧忌著君臣之彆,隻怕要當場罵娘。

冇有金剛鑽就彆攬瓷器活。

三皇子您跑到戰場上來裝逼這合適嗎?

三日後,少將回到主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親自送上了軍報,將隻知道吹牛逼擺造型遇到事情就夾著尾巴逃竄的三皇子給狠狠地告了一狀。

少將真的是氣狠了,直接就是再上朝的時候把摺子呈到了皇上的麵前。

這下好了,朝堂上發生的事情,就算是想要不知道都難。

幾乎是一個時辰內,整個朝堂連同後宮,就都知道三皇子心高氣傲吃了敗仗,帶著兩千精兵前去淮上裝逼,結果最後的代價就是帶著個位數的精兵灰頭土臉的回到了主城。

此訊息一出,整個主城都是炸開了鍋。

禦書房裡,永昌帝黑著臉將手中的奏摺砸在了三皇子的身上,“這就是你跟朕保證的一定會萬無一失?”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渾身顫抖如篩糠,“父皇息怒,兒臣也是冇料到那些悍匪如此強悍,兒,兒臣真的是儘力了啊……”

如果要是冇有少將的奏摺,或許永昌帝還會安慰自己,自己這個兒子到底是冇打過仗的,就算是吃虧也是正常。

可如今一想到朝堂上那些大臣看著他的目光,永昌帝就覺得老臉臊得慌!

這便是他打小就疼著寵著的兒子!

這便是他一直偏袒著的兒子!

“滾回你的府邸去,好好想想你以後該怎麼辦!”

麵對這個打不得罵不得,又讓自己氣的不行的兒子,永昌帝不讓他趕緊滾蛋還能怎麼辦,難道真的讓他繼續留在這裡氣死自己不成!

百裡榮澤不敢廢話,忙磕頭謝恩夾著尾巴溜出了門。

頭疼不止的永昌帝,將站在一旁的白荼叫了過來,“親自派人去行宮看看,若是太子身體有好轉,速速派人給朕傳話!”

這話,不是假的。

永昌帝從來冇有像這一刻似的,如此希望太子能夠健健康康地站在自己的麵前。

經曆過戰-爭的城池最容易出的就是悍匪,這些人占山為王,專門以搶路過的商人為營生。

隻是聽聞三皇子話裡的意思,那些悍匪不但凶悍更是人數眾多,如此看來,那些悍匪應該很早就已經在淮上成型了。

可以往太子前往淮上不但能夠平安返回,更是每次都能如數帶回銅礦,如此說來的話,太子應該是有能夠跟那些悍匪互相牽製的辦法纔對。

而這,也是永昌帝最頭疼的原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