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淑妃是聰明的,她不明白愉貴妃的意思不要緊,隻要她第一時間把訊息送到太子妃的手上,以太子妃的城府和心計,自就是能夠想明白的。

而她,隻需要讓太子妃知道她的這份心意就足夠了。

張淑妃不敢明目張膽的把訊息直接給太子妃送過來,便是先行將訊息遞在了八皇子妃那邊,等到把皇子妃找到太子妃的時候,少煊也是將淮上那邊的訊息送到了百裡鳳鳴的麵前。

範清遙見少煊還在跟百裡鳳鳴彙報,便是單獨去側殿見了八皇子妃。

八皇子妃心裡揣著事情也是冇兜圈子,單刀直入的把皇宮那邊的訊息給說了一遍,“淑妃娘娘自詡愚鈍,猜不透愉貴妃此番做法的用意,但淑妃娘娘知道太子妃是聰明人,便想要問問太子妃的意思。”

範清遙如何不知道,張淑妃就是故意找了個藉口把這個訊息告訴給她,如此賣了個人情不說,還避免了僭越的嫌疑。

不得不說,張淑妃的進退有度可是比八皇子給範清遙的有頭無腦舒服多了,看著麵前的八皇子妃也是更加的客氣,“有勞張淑妃遠在主城還要操心,這可真是我當小輩的不是了。”

範清遙當然不會把愉貴妃的意思,真的告訴給八皇子妃。

就算現在是同盟,也不表示永遠都是同盟。

如今少說一句話,日後翻臉的時候就少一個把柄在對方的手上。

八皇子妃是真的羨慕太子妃這聰慧的頭腦,忙笑著道,“淑妃娘娘也就是好奇,所以纔想著讓我來問上一句,想來太子妃還要照看太子殿下,我就不便打攪了。”

範清遙笑著又是說了幾句的客套話,纔是親自將八皇子妃給送了出去。

前段時間莊子裡的爭執,範清遙也是有所耳聞的,冇想到八皇子妃也是個拎得清的,冇有真的被八皇子給成功洗腦,如此這般的話,隻要八皇子不折騰出太難看的局麵,範清遙自是會勸說百裡鳳鳴讓八皇子好好活著的。

送走了八皇子妃,範清遙就是轉身回到了寢宮。

剛巧,少煊正是說到淮上的情勢。

範清遙難得親耳聽見舅舅的訊息,便快走了幾步。

百裡鳳鳴看著她那難得心急的模樣,抬了抬手止住少煊滔滔不絕的彙報,笑著將她拉坐在了自己的身邊,纔是事宜少煊可以繼續說了。

少煊,“……”

彙報個訊息還要給強塞一口狗糧,這日子當真是冇法過了。

不過心塞是心塞,該彙報還是要彙報的……

範清遙從少煊的口中,就是聯想到了曾經舅舅們在戰場上的英姿,想著自己讓舅舅們蟄伏這麼久,終於能夠讓舅舅們重新站在陽光下,她的眼睛就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發酸。

雖然悍匪之名不好聽,可總比永遠活在黑暗之中要好。

少煊彙報完了之後,又是將笑顏的親筆信遞到了範清遙的麵前,“這是花家二小姐托付屬下一定要交給太子妃的。”

範清遙展信悅,裡麵都是笑顏記錄的一些瑣碎。

年前的時候笑顏跟院子幽州的天諭聯絡上了,聽說紀宇澤還轉成跑去幽州看望了天諭,一直陪著天諭過完了年關才悄悄返回了主城,笑顏更是說讓範清遙一定要安心,早晚她們還是能夠再次團圓的。

範清遙的指尖輕輕撫摸過最後那團圓二字,纔是點燃燭台將信扔了進去。

二姐說的冇錯,隻要都還活著,她們就終會團圓。

少煊倒是冇有注意到範清遙這邊的動作,而是將剛剛從主城得到的訊息說了一遍,無外乎不是三皇子認真閉門思過一事。

本來,三皇子這次出了這麼大的洋相,各個皇子都是爭先恐後地收拾東西,就等著第一時間趕回到主城去親眼看看三皇子那要死不活的樣子。

結果現在都是聽聞三皇子大有認真悔改,就是連愉貴妃派去的人都擋在了門外,心裡都是清楚,三皇子這又是在父皇麵前演戲了,為的就是讓父皇心疼不忍心責罰唄,失望陣陣的皇子們,真的就是連收拾東西的速度都是減慢了不少。

百裡鳳鳴倒了兩杯茶,遞給了範清遙一杯後,纔是輕聲道,“此番淮上悍匪一事,三皇兄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是不假,但促使父皇在朝臣麵前丟了麵子也是真,以父皇的心性,就算再是偏心三皇兄,可最終心疼的人卻隻有自己。”

如此簡單的事情,連他都是能夠想得通,侍奉在父皇幾十年的愉貴妃又怎麼會想不明白。

範清遙思量了片刻卻道,“如今皇宮都在傳三皇子認真閉門思過,就是連親生母妃都不見,未免不是有愉貴妃想要讓三皇子以退為進的意思。”

少煊一愣,“太子妃的意思是,三皇子那邊或許還在謀劃其他?”

百裡鳳鳴轉了轉手中的茶盞,茶香四溢而出,“想要讓父皇儘快原諒三皇兄,可以是利用三皇兄在父皇心裡的地位,也可以是用其他的事情將三皇兄的錯誤給遮蓋過去。”

範清遙點了點頭,“皇後孃娘遲遲冇有派人送訊息,說明愉貴妃如今跟三皇子還在謀劃的階段。”

隻可惜如今她跟百裡鳳鳴都不在主城,根本猜測不到愉貴妃的心思。

不過以範清遙對百裡榮澤的瞭解,此人心胸狹隘,滿腹算計,此番在淮上吃了這麼大的虧,定是要變本加厲的找回來。

如此才能夠添補上他那顆要死的玻璃心。

“聽聞今日上午父皇派來的人也是已經抵達行宮了,既父皇現在需要一個好訊息,不如就圓了父皇這個念想也未嘗不可。”

“算起來距離上一次傳出病重的訊息,也有小半個月,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調整你的脈象,前幾日已讓太醫診斷你有見好的趨勢,如今若是傳出你甦醒的訊息也是順理成章的。”

旁人都說打草驚蛇,但不打下一棍子,還真不知道能驚起什麼蛇。

百裡鳳鳴如今將自己甦醒的訊息傳回主城,一來是給愉貴妃那邊施壓,二來也是想要在皇上最為困頓的時候給予皇上一絲陽光。

就好比,你費心費力想要養一個物件的時候,自然是希望它好的,而它真的在你的期盼之中一點點的變好,對於施養的人來說,自是會愈發的愛不釋手。

百裡榮澤想要將百裡鳳鳴在皇上心裡的那點位置抹除,百裡鳳鳴偏生就是要將這個位置給坐穩坐正。

範清遙琢磨著,以百裡榮澤的狹隘,一旦知道百裡鳳鳴甦醒的消氣,不被氣瘋都是他傻小子體力旺。

不過現在這情勢,百裡鳳鳴這一棍子不但要打,更要穩準狠的敲下去。

如此,那些潛伏和隱藏在暗處的妖魔鬼怪必定會隱忍不住現出原形。

隻要有人敢出手,那必然就是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