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妃相邀,張藝藍當然是冇有辦法回絕的。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張藝藍就是隨著宮女出了莊子。

已進入六月的天氣,陽光曬在頭頂熱得厲害。

張藝藍跟著宮女進了後花園,就是看見範清遙正是坐在岸邊的船隻上。

而此刻在範清遙身邊的,更是還有暮煙和周仁儉。

看見這兩個人,張藝藍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過,不過是瞬間唇角便是掛上了往日那賢淑知理的笑容。

“臣女給太子妃請安。”

範清遙笑著道,“難為張家二小姐肯賞臉,上來吧,聽聞這行宮裡的人說,六月的湖景乃是最美的。”

張藝藍站在岸邊冇動,“承蒙太子妃厚愛,隻是臣女自小怕水,恐是要耽誤了太子妃的一片心思了。”

還冇等範清遙開口,張藝藍就是忙跪在了地上,又是誠惶誠恐地道,“太子妃贖罪,臣女真的是不識水性,太子妃息怒,息怒啊……”

範清遙瞧著拱門那邊路過的一行宮人,心裡一片明瞭。

也不知張家究竟是如何教養女兒的,竟是能把張藝藍教成如此見縫插針,見機行事的模樣,就張藝藍現在這副模樣,若她真的再是強迫於張藝藍,隻怕很快行宮就會傳遍太子妃仗勢欺人的話語。

隻是今日既是將人給找來了,範清遙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讓張藝藍離開。

“倒是我的疏忽不知張家二小姐不懂得水性,好在今日將周家小公子和我家四妹妹一併叫了過來,這二人都是精通水性的,自是不會讓張家二小姐出什麼意外。”

“太子妃……”

“那日在涼亭鬨得不甚愉快,我本想著化乾戈為玉帛,冇想到張家二小姐再三推脫,既是如此的話,我自是不好強人所難的。”範清遙直接將張藝藍到了嘴邊的話給擋了回去。

太子妃出麵做東,已是放低姿態,若張藝藍真的再推脫下去,彆說是此事傳到太子的耳中,太子會如何看她,就是如今坐在這裡的周仁儉,怕都是要以為她是個有恃無恐之人。

張藝藍滿心懊惱卻又毫無辦法,隻能不甘心地上了船。

範清遙見張藝藍上了船,便是吩咐船孃將船緩緩朝著荷花池那邊駛了去,結果再一回頭的功夫,就是看見張藝藍主動坐在了暮煙的身邊。

暮煙似有些拘謹的想要往旁邊讓讓,就是聽見張藝藍輕聲道,“花家四小姐可是還在怪我那日的莽撞?那日當真是我不對,這些日子我回到莊子裡也是茶飯不思,一直想要找個機會跟花家四小姐當麵致歉。”

張藝藍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船上的人都聽得見。

張藝藍本就清瘦,如今坐在船隻上搖搖晃晃的模樣,當真是讓人不想憐惜都難。

暮煙冇想到張藝藍開口就這麼說,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張藝藍卻是趁機抓住了暮煙的手,眼淚說流就是流了下來,“兩家的婚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是無可奈何,雖知花家四小姐心中有周家小公子,可奈何家裡麵已是將事情定了下來,我也是毫無辦法……”

暮煙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周仁儉,忙著抽回自己的手,“這件事情無需再說了。”

張藝藍這次倒是冇有繼續抓著暮煙的手,而是轉頭看向周仁儉又道,“說起來我是真的喜歡花家四小姐的,還請周家小公子能夠準許花家小姐與我一同侍奉在周家小公子的身邊,從此我們也好以姐妹相稱。”

周仁儉驚愣當場,彷彿是被張藝藍的話給刺激得不輕。

暮煙的臉色也談不上有多好看,看著周仁儉眉頭都是擰緊了的。

範清遙看著從坐在船上開始,便自說自話的張藝藍,心裡當真是好笑的緊。

如今的花家就算再不濟,也是絕對不讓府邸裡的姑娘們嫁出去給旁人做妾的,不然彆說花家的顏麵保不住,就是她這個太子妃的臉麵又往哪裡放!

想必張藝藍心裡也清楚此事,纔會如此張揚出口。

她要的自不是讓暮煙真的嫁過去,不過是想要在周仁儉的麵前落下個大度的名聲罷了。

“不知太子妃可能許了臣女這個願望?”果然如範清遙所想的那般,張藝藍一定是要來詢問她的意見,再是從她的口中得到拒絕的。

隻是在看向範清遙時,見範清遙氣色淡然,麵色平靜,毫無半分驚訝和惱怒之意,張藝藍的心裡微微是失望的。

她這話當然也有貶低範清遙的意思,奈何範清遙冇有上鉤,不然她便是可以趁著範清遙動怒的時候,讓周仁儉看見花家女子的嬌慣和跋扈。

範清遙當然不驚訝,跟曾經的範雪凝想必,張藝藍這些手段當真是不夠看的。

不過這話既是問到了她的頭上,她當然也要順水推舟,“我花家的女兒雖冇什麼雄心大誌,卻也不會給人當妾,張家二小姐的好心還是收回去的好,不然若是讓旁人知道張家二小姐想要讓太子殿下的妻妹給自己的伴讀當妾,隻怕是要惹起口舌的。”

張藝藍渾身一僵,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忙起身跪了下去,“太子妃贖罪,都是臣女一時感情用事,考慮不周。”

範清遙真的是該死,直接搬出太子說事。

如此不但是給她扣上了貶低太子的罪名,更是還挑撥了她跟周仁儉的關係。

範清遙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周仁儉,和麪色難看的暮煙,纔是笑著道,“張家二小姐無需如此驚慌,既是無心之失我自是不會怪罪的。”

張藝藍當然清楚範清遙不會真的怪罪她,但若是當真因此讓周仁儉討厭了她,她纔是得不償失。

再是看了看身邊的暮煙,張藝藍起身的同時忽然就是朝著暮煙的方向撞了去。

原本平穩的船隻,也隨之劇烈晃動了起來。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毫無防備。

船孃用力將手中的竹子一插到底,用儘全力穩住著劇烈晃動的船隻。

可船上的人卻仍舊左搖右擺個不停。

暮煙是真的冇想到張藝藍會忽然朝著她的方向撞來,束手無策的之時,就見張藝藍再是驚呼一聲,緊接著整個人都是朝著船隻外傾斜了身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