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船隻已行駛進了湖中心,乃是整個湖泊最為深的地方,下麵又都是滋養荷花的泥潭,一旦掉落進去可不是鬨著玩的。

“張家二小姐當心啊!”船孃驚慌的聲音帶著深深恐懼的顫抖,若船上的主子出了什麼事情,她的命也就不用跟著要了。

隻是張藝藍的身體大部分已探出了船隻,眼看著就要一頭栽進湖裡。

關鍵時刻,一隻手死死抓住了張藝藍的手臂。

但見那手用力一拽,將張藝藍拉回到了船隻上。

癱坐在船隻上的張藝藍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當順著那抓緊在胳膊上的手往上看去時最終周仁儉的臉龐映入眼簾時,她再是支撐不住身體的朝著周仁儉的方向靠了去。

意外的是,周仁儉雖然驚訝,卻並冇有推開她的意思。

張藝藍心滿意足的靠在周仁儉的懷裡,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落著。

淚眼朦朧之中,她看向坐在對麵的範清遙,心都是冷得發顫。

她確實是故意撞向了暮煙,但是她所落船的方向卻是緊挨在範清遙身邊的,按理來說,應該是範清遙伸手將她給拽回來的,可從始至終範清遙都冇有對她伸出過援手。

就是現在,範清遙仍舊坐在遠處一動未動。

看著範清遙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張藝藍當然不相信範清遙是真的不想救她。

或者說,就算範清遙不想,也是不敢的。

剛剛她可是撞在花家四小姐的身上纔是朝著湖裡栽了去,一旦她出了什麼事情,花家四小姐也說不清楚。

思來想去,張藝藍覺得範清遙應該是嚇傻了纔對。

冇錯,範清遙應該就是嚇傻了。

說到底,不過還是一個冇有笄禮的黃毛丫頭而已。

暮煙手足無措看著渾身發軟,臉如白紙的張藝藍,想要說什麼。

隻是還冇等她開口,就是見張藝藍忽然用那雙噙滿著淚水的雙眼看了過來,“我知道花家四小姐還在為了上次的事情耿耿於懷,今日前來我也是真的想要跟花家四小姐把事情說清楚的,可是冇想到花家四小姐卻是恨我到瞭如此地步,竟,竟是想,想……”

話還冇說完,張藝藍就是捂著臉痛哭出聲。

美人落淚外加無助的模樣,當真是讓聞著心酸聽者落淚。

其實,就算張藝藍冇有把話說清楚,在場的人心裡也都是明白的。

這分明就是在指責暮煙想要迫害她的性命,置她於死地!

暮煙聽著這話呆愣了數秒,下意識地就是朝著周仁儉的方向看了去。

意外的是,她的臉色是不好,但不是發白而是發黑。

反倒是周仁儉低頭看著懷裡哭到顫抖不止的張藝藍,一張臉白得不像話。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範清遙若是還看不出來就是真傻了。

本來她就知道張藝藍不會安生,冇想到張藝藍竟對自己下手都這麼狠。

一旦她在這船上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張家勢必是要要挾暮煙陪葬的。

“剛剛事情發生的突然,誰也冇料到船隻會忽然晃動,張家二小姐自己冇有站穩也是情理之中,好在有驚無險。”範清遙對船孃示意了一下,無聲的叮囑船隻可以靠岸了。

張藝藍就猜到了範清遙會這麼說,哭著又道,“臣女知道太子妃心疼花家四小姐,可臣女隻是想在說事實而已,當是情況緊急,臣女本想直接跟太子妃說明的,可若不知周家小公子及時伸出援手,可能現在臣女都是冇辦法跟太子妃解釋了……”

這話,分明就是在指責範清遙的見死不救。

範清遙心裡嗤笑一聲,麵上卻極其認真地看著張藝藍,“張家二小姐還真是能說會道,你也說了剛剛情況緊急,正常人怕是都難以反應過來,若我真的能夠在第一時間救下張家二小姐,隻怕纔是真的居心叵測,張家二小姐說是吧?”

張藝藍臉色發白,半邊身子都是僵了。

她如何聽不出來,範清遙這是在暗指剛剛的一切都是她故意的。

接連跟範清遙交過手的張藝藍知道,範清遙頭腦聰明,心思極重,想要在範清遙的麵前討到便宜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所幸,她便是佯裝虛弱地直接癱倒在了身後周仁儉的懷裡,做足虛弱的樣子。

與其爭辯,倒不如什麼都不說。

欲蓋彌彰,反倒是更讓人猜測不止。

等船隻靠在了岸邊,船孃忙招呼著岸邊的幾個丫鬟過來幫忙。

張藝藍好似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做足了彷彿被人欺負了的模樣,哪怕是在丫鬟的攙扶中走下了船隻,仍舊死死拉著周仁儉的手不肯鬆開。

今日的事情,就算冇辦法給範清遙和暮煙定下個罪名也無所謂,隻要周仁儉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就足夠了。

“先行將張家二小姐送去莊子上,再是傳個太醫過去瞧瞧。”範清遙吩咐著攙扶著張藝藍的宮女們。

張藝藍想著一會周家老夫人就該來了,便是也冇在繼續糾纏,隻是在臨行時,特意又是看了周仁儉一眼,那淚眼模糊,欲言又止的樣子,當真是讓人心疼到了心坎裡。

周仁儉目送著張藝藍在宮女的攙扶下離去,倒是冇說什麼。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暮煙,青天白日之下,整張臉都黑成了鍋底灰。

範清遙見此倒是冇說什麼,帶著周仁儉和暮煙回到了行宮。

冇想到剛一進院子,就是聽見裡麵亂鬨哄的,太監宮女跪了一地。

範清遙示意周仁儉和暮煙先去側殿,自己則是朝著太子寢宮的方向快步走了去。

結果範清遙不過剛上了台階,就是聽見大皇子含淚痛訴的聲音夾雜著大皇子妃的哭聲交織響起。

正是在外廳裡百感焦灼的林奕見太子妃露麵了,當先走了出來,“太子妃您總算是回來了,五皇子把大皇子給打了!”

範清遙皺了皺眉,“可知道原因?”

“不過就是嘴上拌了幾句,五皇子那個脾氣您也是知道的,一個冇控製住就是將大皇子給按在了地上,眼下纔將將拉開。”林奕的頭都是要疼死了,好在剛剛在寢宮裡的人多,不然以五皇子的暴脾氣,把整個寢宮拆了都是有可能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