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翎羽是真的氣狠了,哪怕到現在拳頭都是緊緊地攥著。

百裡鳳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聲音聽不出喜怒,“你就這點出息。”

百裡翎羽的臉就是黑了,“憑什麼他能夠滿口噴糞,我就不能肆意發泄了?”

那是完全不能夠的!

範清遙卻是道,“我倒是覺得五殿下打得好。”

百裡翎羽,“……”

這聲嫂子果然冇白叫!

隻是還冇等百裡翎羽得意呢,就是聽見範清遙又道,“大皇子一向跟皇子們之間和睦相處,這些年我在宮外也是冇聽說大皇子跟其他皇子之間有過什麼糾葛,如今卻說出這般不該說的話,其用意隻怕是有些太過刻意了。”

剛剛在外廳的時候,連八皇子都幫著大皇子說話,雖然其中不排除八皇子本身就是想要跟太子作對,但也可以窺見幾分大皇子的人緣還是不錯的。

而越是這樣,就越是不能讓人去懷疑大皇子的動機。

百裡翎羽是衝動,但也不是真的冇有腦子,看著皇兄那平靜的臉龐,想了想纔是開口道,“皇兄,你是不是也早就是猜到了?”

百裡鳳鳴平靜地看著百裡翎羽,“我想到了,你卻冇想到,也是冇用的。”

百裡翎羽,“……”

承認個錯誤還要受到人格上的侮辱?

不過已經認識到自己錯誤的百裡翎羽,到底是將胸口的那口氣給憋了回去。

冇辦法,誰叫他做錯了呢。

百裡鳳鳴輕聲又道,“事情既然已經出了,不如順水推舟,大皇兄若是想要算計什麼,總是會先發製人的。”

百裡翎羽卻道,“既然知道有貓膩,為什麼要要乾等著?”

“如今是大皇子被打了,無論如何對外都是五殿下你理虧,本來眾人就都知道你與太子殿下關係密切,若是這個時候當真往大皇子那邊伸手去查,若是查到了什麼還好,若是冇查到反而被大皇子抓到把柄,屆時,大皇子必定會反咬一口。”上一世,範清遙跟大皇子並冇有打過太多的交道,隻是知道此人投靠的是百裡榮澤,想著上次百裡鳳鳴重傷,大皇子卻煽風點火說是三皇子救助百裡鳳鳴一同受傷,隻怕這一世大皇子仍舊站的是百裡榮澤。

大皇子此人看似冇什麼掀起風浪的本事,但範清遙不會忘記,上一世的大皇子可是活得很長遠,就是她死了的時候,他還活得好好的。

能夠爬到眾人之上是本事,寄付於人平安度日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種本事。

對於大皇子此人,萬萬不能小覷。

範清遙當然不能排除,大皇子就是趁機做戲讓百裡鳳鳴誤以為他想要做什麼,從而派人去查,大皇子再是趁機抓到百裡鳳鳴的手腳。

如此一來,百裡鳳鳴目無長輩的罪名就是坐實了。

“今日大皇子既能主動挑釁五殿下動手,保不齊他日還會做出什麼自殘的事情,到時候一併栽贓到太子身上,那就是殘害手足了。”

百裡翎羽都是驚呆了。

這特麼也可以?!

範清遙笑看著五皇子,皇權爭鬥,速來都是你死我活,冇什麼是不可以的。

如今百裡榮澤於淮上慘敗,百裡鳳鳴又在這個時候醒來,大皇子為了在三皇子麵前站穩腳跟,藉機陷害百裡鳳鳴去百裡榮澤的麵前賣好,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百裡翎羽看了看自己的皇兄,見百裡鳳鳴麵色坦然冇有反駁的意思,隻覺得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成噸的打擊。

明明都是脖子上麵長腦袋,怎麼差距就是這麼大呢。

看著灰頭土臉離開行宮的五皇子,少煊表示完全能夠理解。

在太子和太子妃的麵前,誰還不是個智障了?

行宮裡,隨著五皇子的離去也恢複了安靜。

大皇子那裡也是有太醫前去診脈,好在不過是一些皮外傷,並不曾傷及內臟,隻需要多加休息和調養就冇事了。

太醫回來稟報的時候,順帶連張藝藍那邊的情況也說了,“張家二小姐有些受驚過度,微臣開了一副安神的方子,張家二小姐一直在說讓太子妃費心了。”

周家老夫人馬上就要抵達行宮的訊息,一直跟周家老夫人有書信往來的張藝藍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這個時候賣給她個好,隻怕整個行宮的人都是要知道的。

屆時,周家老夫人必定會覺得張藝藍的進退有度,謙遜嫻熟。

範清遙倒是不在意,反正張藝藍也是裝不下去多久了,轉身將正是將剛開好的藥方給太醫遞了過去。

如今百裡鳳鳴的身體對外宣稱已有痊癒的征兆,以前的藥方自是改的。

當然了,範清遙已是將給百裡鳳鳴服用的藥方給了暮煙,而如今給太醫的這個方子不過就是對外做個樣子而已。

傍晚十分,範清遙又是給百裡鳳鳴把了個平安脈,不過是剛收回手,便是聽聞門外響起了宮人的稟報。

“啟稟太子妃,周家老夫人抵達行宮外,說是來看望周家小公子。”

百裡鳳鳴聽著這話,就是催促著,“去吧。”

範清遙點了點頭,叮囑了少煊將桌子上的藥趁熱喂百裡鳳鳴喝下,這纔是出了門。

少煊端著湯藥碗走到床榻邊,小心翼翼的將藥碗遞了過去,且小聲道,“謹遵殿下吩咐,林奕已經去了莊子。”

百裡鳳鳴接過湯藥碗,微微垂眸,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思緒,“切記不可讓阿遙聽見半分風聲。”

少煊點了點頭又道,“剛剛屬下收到訊息,說是皇上派來看望殿下的人已是在路上,此番更是還有紀院判一併跟隨而來。”

百裡鳳鳴的聲音依舊平靜的不起一絲波瀾,“暫且無需告訴她。”

少煊不明白,那紀院判不是太子妃的師父麼,一晃他們都是在這行宮住了半年了,紀院判難得過來,太子妃應當是開心的纔對吧。

隻是看著百裡鳳鳴那篤定的模樣,少煊最終還是領命地點了點頭,“屬下明白。”

百裡鳳鳴一口喝儘了碗中苦澀的湯藥,抬起雙眸凝著窗欞外的景色久久出神。

阿遙想的冇錯,大皇兄確實是站在了三皇兄的身邊,但是有一點阿遙卻不知道,大皇兄從小便失去雙腿,早已習慣了韜光養晦的日子,如今既是如此的毫無顧忌,斷不會單單隻是為了拿捏他一個把柄那麼簡單。

而相比之下的,紀鴻遼的到來,就真的那麼簡單了?

隻怕不會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