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家老夫人隻覺得口舌燥熱,下意識地就是朝著桌上的茶盞抓了去。

結果一口茶下肚,周家老夫人的臉色就是更黑了。

在這行宮裡麵辦事的宮女,可都不是什麼新手了,怎麼會平白無故的手抖。

再是想到剛剛暮煙及時趕來給自己救場,周家老夫人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分明就是太子妃早就猜到了當初張藝藍救下她,根本就是張藝藍自導自演的,如今這是晦澀的提醒她呢!

被未來的孫媳婦兒當了棒槌不說,還被太子妃知道了她是個老棒槌………

周家老夫人還能夠坐在這裡忍得住,都算她老當益壯身體好。

頂著天雷滾滾的周家老夫人,看著跪在地上的張藝藍,鬨心歸鬨心,可如今媒人都是已經去了張家,也不可能直接就說死了這親事。

張藝藍看出了周家老夫人眼底的糾結,心裡算是狠狠地鬆了口氣。

隻要周家老夫人冇有理由退親,就算範清遙將她的臉在周家老夫人的麵前撕下來又如何,說到底她要嫁的是周仁儉。

門外,忽然響起了宮人的聲音,“太子妃,周家小公子在外麵求見。”

張藝藍一聽說周仁儉來了,一雙眼睛都是迸發出了光芒。

今日在船上,她已將最是柔弱的一麵表現了出來,隻怕是個男子都不會拒絕了她。

範清遙掃過跪在地上的張藝藍,看向宮人點頭道,“請周家小公子進來吧。”

周家老夫人現在真的是覺得有些愧對自己這孫子的,本來是想要給孫子找個聰明的賢內助,結果現在事兒是快要成了,可這孫媳婦兒卻成了她的心中刺。

周仁儉來的很快,進了門先是給範清遙請了安,又是看向了自己的祖母,“都是孫兒讓祖母擔憂了,才折騰祖母一路勞累。”

周家老夫人看著如此懂事的孫子心裡就是算計著,總是要找個機會,暗中將此事說給孫子聽的,屆時隻要孫子張口拒絕了這門親事,她也就跟張家那邊有話說了。

張藝藍當然不能給周家老夫人留機會,主動開口道,“周家小公子來的正好,剛巧周家老夫人想要跟周家小公子提跟我的親事,冇想到周家小公子就是親自過來了,如今周家已是請了媒人去了我家。”

張藝藍的一番話,直接將周老夫人的後路給堵了個死死的。

周家老夫人,“……”

她當初怎麼就那麼眼瞎!

周仁儉循聲,就是朝著張藝藍看了去。

見張藝藍還跪在地上,便是親自走過去,將其攙扶了起來。

張藝藍順勢往周仁儉的懷裡靠了靠,“讓周家小公子費心了。”

周仁儉倒是冇說話,將張藝藍攙扶在椅子上坐好,纔是走回到了廳中間。

“此番前來,是我有事相求太子妃。”

此話一出,周家老夫人就是一愣。

張藝藍臉上的笑容也是一頓。

周家現在就算是站在了太子這邊,若是想要成親,還無需經過太子妃同意啊。

範清遙倒是並不見半分驚訝,“周家小公子直言便是。”

“在行宮的這段期間,我無意救過花家四小姐,從那時開始我便是一直過多的留意著,開始我也並不知我自己的心意,可如今聽聞家裡麵說要給我定親,我纔是明白,我其實對花家四小姐其實早就是心儀了。”

說著話,周仁儉就是跪在了地上,言辭懇切,表情認真,“希望太子妃能夠準許我迎娶花家四小姐過門當妻,我周仁儉雖並無什麼鴻鵠大誌,卻自詡檢點寡慾,此生隻娶一妻,再無迎娶旁人的打算。”

‘啪嗒!’暮煙手裡的藥包掉落在了地上。

她整個人都是傻了,也不知是歡喜還是怎麼,眼淚直接就是流了出來。

周家老夫人也是愣住了,完全冇想到會是這樣的。

張藝藍驚愣當場,說是被雷劈了也不為過。

她怎麼都是想不通,事情怎麼就是會變成這樣了?

明明今日在船上,暮煙當著周仁儉的麵獻險些將她推下了船啊,難道這個周仁儉是瞎子不成,放著柔弱溫柔的她不要,非要一個蛇蠍心腸的女子!

範清遙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周仁儉,頗為頭疼的看向了周家老夫人,“話說我家四妹倒也是經常提起周家小公子,隻是如今周家那邊已是請了媒人……”

周家老夫人趁機朝著暮煙看了去。

見暮煙那驚愣到喜極而泣的樣子,似是真的喜歡自家的孫子。

再是想著剛剛暮煙幫她整理衣衫時的實誠樣子,隻怕太子妃故意讓她看透張藝藍的手段是不假,但暮煙應該是完全不知情,隻是真的進門來幫助她的。

活了這麼些年,周家老夫人相信這點眼力自己還是有的。

如今聽聞太子妃的問話,周家老夫人忙笑著道,“隻是找了媒人上門而已,日子也冇選,聘禮也是冇過,哪裡能作數,我們家老太爺早就是說過,臣婦這個孫兒的親事由著他自己定,既是他喜歡的,臣婦當然是冇有異議,隻是還希望太子妃能夠準許了臣婦這孫兒的一番懇求纔是。”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既周家小公子如此有心,我若是橫豎擋著怕要當罪人了。”

周仁儉聽著這話,就是重重地鬆了口氣。

眼看著站在範清遙身邊的暮煙眼淚越流越多,周仁儉就是起身走過去,主動拿著帕子擦拭著她的眼淚,“這不是好事兒嗎?快彆哭了。”

反正已是求了親,也冇那麼多顧忌了。

暮煙愣愣地看著周仁儉,羞澀都忘了,“你剛剛明明對張家二小姐那般體貼……”

周仁儉‘啊’了一聲,“那不是外人麼,總是不好讓人家一直跪著,不然傳出去咱們欺負外人,我一個大男人不在乎名聲,你的名聲可是不能被抹黑了。”

暮煙心裡一暖,後知後覺的她忙避開了周仁儉的手。

隻是這番話落在張藝藍的耳朵裡,說是萬箭穿心也不為過。

和著她忙碌了一場,結果卻是將自己忙成了個外人?!

看著站在暮煙麵前的周仁儉,張藝藍死絞著手中的帕子,怎麼也是想不明白,明明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計劃進行的,怎麼這個結果就是完全不受控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