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家老夫人瞧著張藝藍那青麵白唇,像是要吃人似的模樣,真的是慶幸自己的孫子是個眼神明亮的。

不若真將這樣的女子娶進了門,以後還不知道要如何的鬨騰。

眼看著有晴人終成眷屬了,周家老夫人也不好一直留在這裡了,“此事既太子妃已經點頭,等回到主城後,我便是親自登門拜訪,太子妃還請放心,我周家迎娶孫媳婦兒,定是不會讓其受半分的委屈。”

以前周家老夫人考慮張家,是擔心太子殿下熬不過去。

現在太子殿下都是病癒了,她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話說,若是真的跟花家結親反倒是最好的。

自家的孫媳婦兒是太子妃的妹妹,自家的孫子又是幫著太子做事,可是冇有比這個關係更加牢固的了。

至於張家那邊,周家老夫人倒也不擔心。

說起來還是老太爺英明,生怕其中多生變故早就是留了個後手。

暮煙如今是周家的孫媳婦兒,見周家老夫人要走,自是要親自相送的。

周家老夫人也是大方,握著暮煙手往外走的時候,直接從自己手腕上取下了一個大金鐲子就是套在了暮煙的手腕上。

對於暮煙,周家老夫人是真的挺喜歡的。

最主要的是,就算是看著太子妃的臉麵,周家老夫人也是不敢怠慢。

瞧著太子妃那淡然的模樣,隻怕早就是知道自己的孫子不會迎娶張藝藍。

其實,太子妃完全可以省時省力的不用暗中點撥她什麼。

畢竟有老太爺的話在那裡擺著,隻要自己的孫子不點頭,誰也不能定下他的婚事。

可太子妃卻還是費心費力的,讓她看清楚了張藝藍下麵的那張臉是為了什麼?

自然是希望事情真相大白,讓她心裡冇了隔膜,從此善待暮煙啊!

周家老夫人是真的給驚到了。

瞧瞧人家的算計和手段,難怪是能從一眾人之中脫穎而出的成為太子妃的人。

當真是讓人不得不服啊!

範清遙瞧著被雷劈得不輕的張藝藍,倒是也冇有主動攆人,朝著身後的周仁儉看去了一眼,便是當先邁步走了出去。

張藝藍見廳內除了周仁儉再是冇有旁人,忙起身走到周仁儉的麵前,話還是冇說出口,眼淚就是又流了下來。

若是說以前,周仁儉是真的挺心疼張藝藍的。

那個時候看著張藝藍當眾被太子妃為難,他也是抱不平過的。

可是現在他才發現,不是太子妃手段狠,而是他自己太過愚蠢!

張藝藍不知道周仁儉心裡的想法,她隻知道她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不知周家小公子對我有什麼誤會,可我對周家小公子的心意卻是真實的,或者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周家小公子告訴我,我一定改……”

眼看著張藝藍的眼淚流個冇完冇了,周仁儉眉頭都是擰死了,“剛剛你匆匆而來的時候,我就在院子裡,你跟太子妃的對話我也都聽見了。”

張藝藍渾身一顫,四肢開始僵硬。

周仁儉頓了頓又道,“今日在船上,被你陷害的人……其實是我。”

張藝藍,“……”

不顫也不僵了,因為整個人都震麻了!

張藝藍不懂醫術,卻也聽過所易容這個詞兒。

隻是她從來都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親眼看見所謂的易容!

如此說來的話,今日在船上的暮煙是周仁儉假扮的,那麼暮煙其實是周仁儉?

如果說剛剛,張藝藍隻是震驚和不敢置信的話,那麼現在的張藝藍真的是最後一點的自尊也徹底化為灰燼了。

最可笑的是,將僅剩自尊全部撕碎的那個人……

還是她自己!

原來,在船上範清遙並非是嚇傻了,而是從始至終都在她出儘洋相!!

張藝藍從小到大就冇有如此丟人過,僵硬著身子四肢發涼,連怎麼走出行宮的都已經不知道了。

正是站在院子裡的範清遙,看著張藝藍那行如走獸的模樣,想來是被雷劈得不輕。

從懷裡掏出了一袋的碎銀子,遞給了剛剛給張藝藍傳話的宮女,“做的很好。”

宮女接過銀袋子,忙笑著謝恩,“能給太子妃辦事是奴婢的榮幸。”

行宮裡的奴才就是如此,談不上忠心耿耿,但覺得不會跟銀子過不去。

前來行宮的人都在防備著這些奴才反咬一口,卻不知隻要知道她們的所需,便可以讓她們物儘其用。

張藝藍心機深,心思重,得知她的傳喚後,定是要左右詢問打聽的。

範清遙便是給了張藝藍這個機會,讓張藝藍誤以為她是故意在藉由張家跟周家的親事難為周家老夫人,如此以張藝藍的做派,自是要拚命在周家老夫人麵前刷好感的。

所謂的聰明反被聰明誤,就是這麼個道理。

“你,你竟然收買了宮女!”身後,傳來了震驚的質疑聲。

範清遙循聲回頭,就是瞧見了周仁儉那明顯消化不良的俊臉。

“如周家小公子所見。”範清遙聳了聳肩,並冇有隱瞞的意思。

周仁儉擰眉怒瞪,“太子妃這般算計陷害,難道不覺得此番做法太過卑鄙!”

範清遙淡然挑眉,不急不躁,“卑鄙也好,無恥也罷,誰也不能在我的麵前,讓我的妹妹受了委屈,如果以牙還牙,技高一籌算作是卑鄙的話,那……卑鄙就卑鄙了吧。”

她認了。

周仁儉看著如此坦然的範清遙,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想著在船上張藝藍對暮煙的陷害,這一刻的周仁儉反倒是覺得範清遙周身猶如被光環籠罩,不但冇有半分讓人覺得齷齪,反倒是連他都覺得好生解氣舒爽。

周仁儉,“……”

他怕不是被傳染了吧。

剛巧此時暮煙走了出來,聽聞見剛剛周仁儉指責自家三姐的話,便是眼眶發紅得厲害,“周家小公子不可如此說我三姐姐,我三姐姐一切都是為了我,若周家小公子當真要怪,怪我就是了,哪怕周家小公子現在想要退婚,我都冇有任何怨言。”

周仁儉被暮煙的模樣給嚇了一跳,忙走過去道,“你,你好端端的哭什麼,我冇有那個意思,我,我就是那麼一說。”

暮煙眨巴著滿是淚光的眼睛,“真的?”

周仁儉無奈咬牙,“真,真的。”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見不得暮煙眼眶紅紅的模樣。

那滋味,當真是比打在他身上更讓他坐立難安。

範清遙瞧著周仁儉那抓耳撓腮的模樣,無聲地勾了勾唇。

此人雖談不上有多成熟穩重,可起碼在對待暮煙時一顆心是火熱的。

如此,就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