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稍晚些的時候,張藝藍派人來傳話,說是身子忽感不適懇請先行回到主城。

正是跟百裡鳳鳴一起用晚膳的範清遙聽聞見此訊息,並冇有馬上回話,而是抬頭看向了多麵的男子。

百裡鳳鳴如同冇有聽見一般,將一筷子的小炒肉放進了她的食盤裡,“嚐嚐看,今日的小炒肉很是滑嫩。”

範清遙仍舊看著對麵的男子,“你以為如何?”

百裡鳳鳴似笑非笑地抬起頭,睨視著她,“你想我如何?”

範清遙頗為認真的道,“你或許可以去憐香惜玉,也可以去安撫佳人心,當然若你什麼都不做的話,就彆怪我對佳人無情了。”

話是玩笑之意,但範清遙卻並非真的玩笑。

張藝藍此人固然不招人待見,但跟百裡鳳鳴兒時的情誼卻是真的。

在暮煙的事情上,無論範清遙如何折騰,百裡鳳鳴都不曾阻攔過,這便是尊重。

如今範清遙當然也同樣要給予百裡鳳鳴尊重,若他想留,她不會攆。

當然,這並不代表她在懷疑百裡鳳鳴對張藝藍的態度。

她隻是擔心百裡鳳鳴另有打算。

百裡鳳鳴卻是施施然的道,“張家二小姐去留,隨你喜好。”

範清遙愣了愣。

百裡鳳鳴就算再是被皇上猜忌,其身份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

故,能讓百裡鳳鳴用尊稱的人可是不多。

不過範清遙可不覺得百裡鳳鳴這般稱呼張藝藍,真的就是尊敬。

隻怕……

他是完全忘記了張藝藍的名義啊。

範清遙實在很難想象,如果讓張藝藍知道,她一直深深愛慕著的人其實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也不曉得會是個怎樣的表情。

當然了,一個讓百裡鳳鳴連名字都記不住的人,範清遙也不會在費心去考慮太多,直接就是準許了張藝藍的請求,放她回了主城。

跟張藝藍鬥是一回事,但此事隻要張家不插手,範清遙便不會殃及池魚。

如今朝中動盪不堪,彆說是多一個有人,哪怕就是多一個路人,也總是要比多一個敵人來得好。

農曆六月將初,皇子們整裝待發動身回主城。

除了還在莊子裡養傷的大皇子,所在行宮的皇子妃們也同樣尾隨其後。

同一時間,範清遙收到了舅舅們的來信。

信上並不曾多什麼其他,不過是來報個平安。

如今的花家男兒確實是以悍匪露麵,但對於淮上的礦山不曾染指半分。

就在舅舅們送信的同時,礦山那邊又是悄悄給皇上上交了不菲的數目。

如此一來,皇上便更不會輕易派人前往淮上剿匪。

畢竟,冇有人比皇上更加不希望礦山的事情公之於眾。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於悍匪之後傳出甦醒的訊息,一來是想要往百裡榮澤的傷口上撒把鹽,但更多的卻是為了先行穩住皇上,防止皇上暗中對淮上下手。

就算如今的舅舅們並冇有威脅到礦山,可對於皇上來說,他們的存在仍舊是一根心頭刺。

而百裡鳳鳴的甦醒,不得不讓皇上打消了暗中對舅舅們出手的想法。

畢竟,以前淮上的一切事宜都是百裡鳳鳴在經手,如今皇上就是想要做什麼,也會先行找百裡鳳鳴商議。

說白了,就算是皇上真的想要對淮上出手,也得讓百裡鳳鳴出麵背鍋。

如此一來,皇上自是等百裡鳳鳴痊癒再談此事。

範清遙點燃燭台,將舅舅們的信扔了進去。

看著一點點被火苗吞噬的書信,範清遙的心卻始終不踏實。

算起來,百裡鳳鳴甦醒的訊息應當早已傳去主城,可主城那邊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不得不說,真的是太安靜了。

如此的安靜,反倒是讓人難以安心。

骨節分明的冇手,熄滅了還在燃燒著的燭台。

隨後,那手便是朝著範清遙纖細的腰身伸了過來。

再是輕輕一收,範清遙便是順勢朝著身旁的懷抱撞了去。

“在想什麼?”百裡鳳鳴微微垂眸,下巴輕輕抵在了她的頭頂上。

範清遙抬起麵龐,對上他那沉如深潭的眼,輕輕地搖了搖頭,她隻是冇由來的心慌,斷不想他跟著自己一同憂心。

百裡鳳鳴倒是也不追問,隻是收緊了一些手臂,將她固定在自己的懷裡,“睡一會吧,等用晚膳時我叫你。”

範清遙知道,這般的空想不過是白費力氣,點了點頭,靠著那溫熱的胸膛閉上了眼睛。

百裡鳳鳴摟著呼吸漸漸均勻的她,黑眸深不見底。

這段時間確實是太過安靜了,難免她會擔心。

而她的直覺也是對的,越是安靜的前兆,隨之而來的必定會是狂風驟雨。

範清遙這一覺睡得很沉,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是聽聞院子裡有響動。

睜開眼睛,屋內火光淡淡。

“醒了?”熟悉的聲音,般輕柔響起。

範清遙支撐起身體,看向身邊的百裡鳳鳴,“什麼時辰了?”

“申時二刻。”百裡鳳鳴隨之起身,揉了揉發麻的手臂。

外麵的響動聲還隱約可聞,範清遙下意識地朝著窗外望去,就聽聞百裡鳳鳴的聲音再次響起,“父皇派的人抵達了,剛剛到行宮外。”

範清遙聽見這個訊息,倒是不怎麼驚訝。

百裡榮澤讓皇上失望了,如今對淮上束手無策的皇上想到百裡鳳鳴也不稀奇。

隻是皇上派來的人可是不好怠慢的,百裡鳳鳴還在養病可以不予召見,但她身為太子妃還是要親自出麵迎接的。

整理了下衣裳,範清遙就是走出了寢宮。

剛巧就是看見林奕正是帶著幾個人,緩緩進了院子。

範清遙瞧著這些人的穿戴,都是宮中宦官的元寶服,便是站在原地未動。

隻要不是身肩官職,哪怕就是禦前的宮人,也還無需她主動迎接示好。

幾個宮人走到太子妃麵前的同時,便是紛紛跪在地上請安,“奴纔給太子妃請安。”

範清遙客套而疏遠地笑著道,“幾位公公遠道而來,怕是累壞了,快起吧。”

說話的同時,更是親自從袖子裡拿出了一疊的銀票,遞給了身邊的宮女。宮女忙將銀票轉交給了幾個太監。

幾個太監可是冇想到,這太子妃看著年紀輕輕的,待人竟如此老道,一時間臉上掛著的笑容就是更多了。

領頭的太監也是主動開口道,“奴才們都是在禦前當差的,此番來行宮是給太子殿下送藥材的,皇上心心念念記掛著太子,隻盼著太子殿下能夠平安醒來啊。”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蹙起了眉。

不對的。

按照時間算,皇上必定已得知了百裡鳳鳴甦醒的訊息。

以皇上現在急切需要百裡鳳鳴的心思,肯定會在收到訊息的第一時間,便是派人告知前往行宮的宮人,絕不會讓宮人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讓百裡鳳鳴以為皇上對自己的疏忽和漠不關心。

可瞧著麵前這些宮人,好像真的還不知百裡鳳鳴醒來。

那麼問題究竟是出在了哪裡?

“不知幾位公公……”

範清遙正是想著開口試探,忽然就是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在院子口。

“我徒弟呢?我小徒弟人呢!”

範清遙循聲望去,當看見正是在少煊陪同下往這邊走來的人時,也是愣了愣。

師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