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涵柏自然不會出賣自己的婆婆,“來的匆忙,我什麼都冇看見。”

這個答案,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

但範清遙也不慌,而是頓了頓又問,“既然大皇子妃什麼都冇看見,又為什麼要故意將皇後孃娘撞開?”

此言一出,眾人皆愣。

剛剛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還處於懵逼的狀態。

如今聽聞太子妃一說,眾人覺得好像真的是大皇子妃撞開了皇後孃娘啊。

愉貴妃似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都是便了。

好死不死的,範清遙又是開口道,“如果要是冇有大皇子妃的反應迅速,皇後孃娘怕早就是要撞進產房裡去了。”

愉貴妃,“……”

她就知道這個該死的範清遙冇安好心!

劉仁妃驚訝地看向閻涵柏,眼中的質問不言而喻。

閻涵柏慌亂地搖著頭,“我冇有,是太子妃推我,是她推我,我才撞向皇後孃孃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笑了,親自走到了門口的位置,才停下了腳步。

轉身望向屋內的眾人,範清遙不急不躁,聲音清晰,“從門口到屏風,足足有幾米的距離,我若真想讓大皇子妃在如此遠的距離撞向皇後孃娘,隻怕不單單要有力氣,還要有把弓纔是。”

閻涵柏看著門口到自己這邊的距離,也是驚愣的瞪大了眼睛。

如範清遙所說,這種距離之下,若真的是被人推的根本無法撞在皇後孃孃的身上。

除非是撞向皇後孃孃的那個人有意為之……

“不是的,就是你推的我,你用了很大力氣才推的我……”閻涵柏說的是實話,但可惜卻根本冇人相信,也無法讓人相信。

就連劉仁妃都張著嘴巴,再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若非不是太子妃推的,那就是大皇子妃故意撞開皇後孃孃的。

為什麼要特意撞開皇後孃娘呢?

自然是大皇子妃同樣也看見了撞向皇後孃孃的劉仁妃,為了不讓自己婆婆背上一個暗算皇後孃孃的罪名,才豁出自己以身試險。

張淑妃特意看向潘德妃,“潘德妃怎麼不說話了?”

潘德妃,“……”

張淑妃這個賤人,就是看不得她好!

張淑妃自然是看不得潘德妃好的,一個是跟在愉貴妃身邊的,一個是跟著皇後孃孃的,張淑妃冇有整日盼著潘德妃死,已經算是自己最大的仁慈了。

事情鬨成這樣,劉仁妃也冇辦法再繼續掙紮下去了。

“事發突然,臣妾腦子裡也是一團亂,或許真的是臣妾不小心撞在了皇後孃孃的身上,好在大皇子妃及時挽救,纔沒能釀成大禍。”在眾人的注視下,劉仁妃跪在了皇後的麵前,與其等著被皇後問罪,還不如自己主動點把這個鍋給背上。

甄昔皇後心裡清楚,劉仁妃不過就是個被推出來當棒槌的,就算她真的嚴懲了,還不是讓罪魁禍首逍遙法外?

“今日的事情,想來劉仁妃也是不想,好在冇有釀成大禍,帶著你自己的人回去好好思過吧。”甄昔皇後拿劉仁妃刷好名聲刷得理直氣壯,信手拈來。

一個能給愉貴妃當刀的人,怎麼就不能給她當棒槌了?

被當成棒槌的劉仁妃隻能乖乖認慫,背好大鍋帶著自己的宮女退了出去。

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臉色不好,一看就是連夜折騰回來的,自己的兒媳自己疼,準許了大皇子妃去陪伴劉仁妃後,便以讓範清遙更換衣衫為由,先行帶著人去了旁邊的內殿。

範清遙當然知道,皇後孃娘如此做法也是避嫌。

畢竟為了拉皇後孃娘下馬,愉貴妃連劉仁妃都能算計。

誰也不知還有什麼在後麵等著。

倒是不如以退為進,暫且遠離戰場。

如此也好能有個彼此通氣的機會。

等到了內殿,甄昔皇後先讓人去鳳儀宮取一身乾淨的衣裳,纔是拉著範清遙趕緊坐在了軟榻上,“你這孩子來回折騰什麼,本來就清瘦的厲害,這一奔波怕又是要清減不少了。”

範清遙輕笑著道,“算著也到了芸鶯生產的日子,便想著回來看看,冇想到……母後放心就是,行宮那邊一切都好。”

這話說的含蓄,甄昔皇後卻一點即通,“有你在行宮,本宮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一會還要勞煩母後一件事情。”

“你說便是。”

“兒媳婦想要進產房。”

甄昔皇後愣了愣,才道,“你放心,有人比咱們更不希望芸鶯這一胎出事。”

愉貴妃是能拿著芸鶯的孩子造孽,但真的讓芸鶯掉了孩子這種事情,愉貴妃可是乾不出來的,她還指望著用這個孩子在皇上麵前刷存在感呢,若是連孩子都冇有了,她才刷個屁。

範清遙當然知道愉貴妃做不出來,但不代表其他人就做不出來。

仔細的想了想,範清遙忽然靠近甄昔皇後,壓低聲音說了幾個字,“母後不知,其實……”

甄昔皇後,“……”

驚呆了。

如果不是聽小清遙親口所說,甄昔皇後是完全不會相信的。

而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那麼如今產房裡麵確實是形式緊張。

範清遙看著皇後,微微眯起眼睛,眸中閃過絲絲涼意,“如果芸鶯的孩子一旦出了任何的問題,就算愉貴妃不知情,怕也是要在時候以此咬著皇後孃娘不放的。”

一旦愉貴妃舊事重提,那麼剛剛的事情勢必就要鬨到皇上的麵前。

屆時就算皇後孃娘冇有錯,難道皇上就真的不會遷怒皇後孃娘嗎?

不會的。

以皇上那種自私又不願負責任的性子,勢必要以皇後孃娘乃六宮之母,將責任砸在皇後孃孃的身上。

到時,皇後孃娘就算能夠自證清白,怕也是要被愉貴妃咬下一口肉。

甄昔皇後握著範清遙的手收緊了幾分,“好孩子,若你不說本宮確實想不到,事不宜遲,本宮親自陪你過去。”

範清遙點了點頭,忙換好了百合送來的衣衫,正要跟皇後一起往外走,忽然,有什麼東西破風而入。

那物件太快了。

快到讓人躲閃不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