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背了一口大鍋的範自修當即就是哆嗦了,趕緊磕頭道,“皇上明鑒,定是花家找人假裝想要以此汙衊我範府,皇上一定要給微臣做主啊!”

愉貴妃雖是想要明哲保身,可這個時候若是當真花家鬨出事,她臉上也是無光,所以趕緊開口勸說道,“皇上,範府一向功成不居戒驕戒躁,如今怎能做出這般荒唐的事情來,想必其中怕是有什麼隱情纔是。”

永昌帝是真的生氣了,怒聲道,“將鬨事的給朕抓進來,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如此大膽!”

愉貴妃趁機剜了範清遙一眼。

隻怕又是這個死丫頭做了什麼好事。

範清遙跪在地上麵不改色,對視上愉貴妃的目光看似平靜實則冷靜。

事兒確實是她做的,但又有誰知道呢?

永昌帝身邊的皇衛軍可不是吃素的,不消片刻的功夫,就是將鬨事的人都是扔進了正廳。

而那扔進門的,正是範俞嶸外帶著幾名花家的小廝。

纔剛還趴在地上磕頭大喊冤枉的範自修,看著那被扔在地上的兒子,雙眼都是氣得快要冒出黑煙了。

範俞嶸再第一眼看見自己爹的時候,還是開心的,“父親,您冇事兒?”

範自修隻恨自己冇生過這個兒子,“皇上在上,我能有什麼事情!”

範俞嶸帶著小廝衝進門的時候,看見院子裡站著的那些穿著黃馬褂的侍衛就覺得不好,隻是當時一門心思的想著若是父親有個三長兩短他該怎麼辦,便是腦袋的一熱的繼續衝了過來。

結果現在聽見父親說皇上竟是在的,他這心裡就開始發虛了。

悄悄地抬頭看了看,果然就看見永昌帝正黑著一張臉在那坐著呢。

範俞嶸就更慌了,連腿肚子都開始跟著轉筋。

“微,微臣叩見皇上。”範俞嶸想要下跪,腿卻是不聽使喚,直接一個狗吃屎地啃在了地上。

永昌帝看著範俞嶸那不爭氣的樣子,臉色就更黑了,甚至是連話都懶得問。

這樣的人是怎麼能進宮當侍郎的?

回去他便是就要徹查。

狠狠地查!

陶玉賢看著如此冇出息的男人,怎麼都是不想到自己的女兒看上了他什麼,難道就因為他那一張還算是人模狗樣的臉麼?

範清遙冷漠地看著,心裡都是已經習慣了。

兩世的父女,她早就知道她這個爹一無是處,凡事不是聽醉伶就是聽自己父親的,說白了根本就是一個一事無成的酒囊飯袋而已。

愉貴妃也是覺得丟臉,但她絕不能讓自己丟臉,故主動開口詢問,“不知範侍郎此番急匆匆的趕來所謂何事?”

這話問的很是有水準,若是範俞嶸當著鬨事,也可隨意找個理由搪塞過去,若範俞嶸是被冤枉的,也可以趁機說明。

如此的磨盤兩圓,就連陶玉賢都要承認,不愧是在後宮跟皇後平分秋色的存在。

果然,範俞嶸一聽這話倒是來了底氣,“啟稟皇上,貴妃娘娘,我父親好心好意地想要讓範清遙母女回府認祖歸宗,不想花家人竟如此的不知好歹,竟敢打傷我父親,我自然不會作罷!”

陶玉賢就冷冷地開口了,“荒唐,我花家豈是那種不講理的魯莽之輩?範侍郎如此冤枉我花家究竟是何用意?”

範俞嶸信誓旦旦,“我怎麼會是汙衊,是我在範府親耳聽見的,有人跑到我們府門口說我父親被花家的老三打傷,而我也是親眼所見花家老三騎著馬從軍營裡一路往花家奔了來!”

當時有人在府門口張揚此事的時候,他之所以如此相信,就是因為在之前不單單是他,就是現在倒在他身邊的幾個小廝,也是親眼看見了花家老三騎著馬在街道上飛馳。

都是朝中官員,花家老三的衣裳他自是不會看錯的。

陶玉賢已經不想跟範俞嶸浪費口舌了,直接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啟稟皇上,花家三子花逸此番卻是留守軍中,至於花逸究竟回冇回到花家,皇上派人去軍中一問便知。”

永昌帝下意識地看向範自修,“愛卿覺得還有必要去問麼?”

範自修一聽便是知道,自己的兒子這是被人騙了,當即就要搖頭,隻是他的話還冇說出口呢,就見範清遙忽然就撲向了範俞嶸。

“父親,可知當眾對當朝丞相不敬是何種的大罪?女兒知道父親不喜花家也不喜花家的所有人,可是無論如何,父親都不能置三舅於死地啊!”範清遙哭的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範俞嶸本來是打算聽自己父親的,但是如今看範清遙這般模樣,便是忽然就堅定了自己心裡的想法。

若非不是心虛,她又是哭個什麼勁兒?

“範清遙,你還真是夠可以的,你祖父好心來接你和你母親回去,你不知感恩也就罷了,現在竟還夥同你的三舅對你祖父不敬!”範俞嶸這些年,也隻能在範清遙的母女身上找到一個男人的自尊。

如今,為了顯示自己的男兒氣概,更是直接揚起了手臂。

愉貴妃知道事情不好,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

“啪——!”清脆的巴掌聲驟然響起。

範清遙都是被打得倒在了地上。

陶玉賢是真的怒了,一把摟住範清遙,心疼的手都在顫抖,“範家人你們好大的膽子,真的當我們花家好欺負不成?皇上,今日的事情臣婦願堵上陶家和花家的所有榮譽,但憑皇上查明真相!”

範自修趕緊開口道,“時辰不早,此事稍後再議也不遲,皇上和貴妃娘娘還是應當先行回宮纔是要緊啊。”

範俞嶸心裡不舒服,好不容易抓到了花家的把柄,怎麼就不查了?

可是他實在不敢違背自己父親的意思。

不料就在他下意識地想要低頭的同時,就看見範清遙正窩在陶玉賢的懷裡,對著他露出苦苦懇求的目光呢。

範俞嶸當即一個激靈,想都冇想地就開口道,“查,一定要查!”

範自修氣得眼睛都黑了,“你……”

“父親,都這個時候了您還作何幫著花家這群孽障隱瞞,今日勢必要查個水落石出。”

如此,他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帶走範清遙母女了。

“來人,去軍營給朕仔細地查!”這次,是永昌帝直接下令了。

範自修看著一臉勢在必得的範俞嶸,一臉的心如死灰。

他怎麼就生了怎麼一個冇長腦袋的。

愉貴妃現在已經都是不想說話了。

今日為了範俞嶸這個廢物險些也是將她拉下水,反正她想要得到的已經都是得到了,至於究竟這事兒該如何辦,與她已經冇有關係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