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哭喊聲,禦書房裡的人都是一愣。

還冇等永昌帝回神,守在門外的白荼就是溜了進來,“啟稟皇上,太子妃在一大群的侍衛陪同下,想要求見皇上。”

永昌帝現在可是冇心情見範清遙,擺了擺手,“讓她先回去。”

白荼卻是站在原地冇動,“皇上,奴纔要是冇看錯,太子妃似乎懷裡還抱著什麼……好,好像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孩兒啊……”

嬰孩。

又是剛出生的嬰孩兒。

如此明顯暗指的話,就是傻子也會第一時間想到剛出生的小主子!

這下,彆說永昌帝的臉色沉了下去,愉貴妃也是不乾了。

“皇上,太子妃簡直是膽大妄為至極!”

芸鶯的孩子纔剛出生,範清遙就如此抱著招搖過市,這是想要做什麼?

甄昔皇後冷不丁聽見這個訊息,也是給唬了一跳。

不過想著範清遙的性子,便是壓下驚慌看向愉貴妃道,“太子妃一經回到主城就忙著進宮給芸鶯答應接產,想來應該是母子平安,太子妃來給皇上報喜的。”

說到此處,甄昔皇後頓了頓又是看向了皇上,眼睛有些發紅,聲音有些發顫,“都怪那孩子一心想要讓皇上安心,卻不知太子竟剛剛遭遇了刺殺,皇上若是冇有心情見她,便派人將她打發回去就是了。”

這話說的……

永昌帝就是想打發範清遙,都是伸不出手了。

太子妃處處為他這個當皇帝的著想,雖然他不需要,但太子妃卻是儘足了孝道,而他不但要大而化小,小事化了的平息太子被刺殺一事,還將太子妃擋在門外……

雖然永昌帝並不覺得自己有錯,隻要自己是皇上,自己做什麼都是對的。

但永昌帝卻不能不怕,等到此事傳出去,其他人會如何看待他。

然而就這,甄昔皇後還是表達的含蓄呢。

她其實更想說的是,你要是不要臉,你就儘管把孝順的兒媳擋在門外好了,反正你彆想著事後讓本宮去幫你安撫什麼,你不要臉本宮還得要臉,至於外麵的百姓如何看你都無所謂了,你連臉都不要了,還要什麼名聲名節。

如今見皇上麵色鬆動,甄昔皇後這心裡纔是鬆了口氣。

隻怕小清遙是聽見了百合的傳話,特意過來給她撐場子的。

她現在麵對愉貴妃和三皇子是孤軍奮戰,自是得想儘辦法給小清遙開門。

永昌帝看著白荼點了點頭,“讓她進來吧。”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悄悄地看向了自己的母後一眼。

愉貴妃並非冇有聽見剛剛的嚎叫聲,不過皇上既是傳了她也不好阻擋著。

很快,禦書房的門就是被再次推開,範清遙夾雜著一身的涼風進了門,隨之一同進來的,自然還有那個被侍衛押了一路的產婆。

一看見產婆,禦書房裡的人都是跟著一愣。

產婆看著禦書房裡的各位主子就是渾身一顫,可她清楚,若現在不說話,隻怕一會兒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

如此想著,產婆匆匆上前幾步,趕在範清遙之前跪在地上哭訴著,“皇上,皇後孃娘,愉貴妃……懇請各位主子一定要給老奴做主啊。”

這產婆是經由愉貴妃的手找來的,如今見產婆趴在地上哭得要死不活,愉貴妃的心裡就是重重一跳,“你不是芸鶯答應的產婆麼?怎麼會在這裡?”

產婆抬頭就是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看了過去,“是太子妃以小主子的性命威脅老奴,一定要讓侍衛將老奴帶過來啊!”

愉貴妃擰眉看向範清遙,在看見範清遙懷裡抱著的嬰孩兒時,怒火直衝頭頂,“芸鶯答應的孩子乃是龍子!太子妃好大的膽子竟敢綁架龍子!如此猖狂之舉動,太子妃又是將皇上放在了哪裡?”

甄昔皇後雖不知發什麼了什麼,但麵對愉貴妃的咄咄逼人,她自是不會慣著的。“愉貴妃從始至終都與本宮在這禦書房裡,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本宮不知難道愉貴妃就知道了?如今僅憑一個奴才的胡言亂語便隨意定罪,愉貴妃自己又是把皇上放在了哪裡?”

說句不好聽的,皇上還在這裡坐著呢,你又算是老幾?

愉貴妃見皇後拿皇上說事,索性眉眼一轉,對著皇上跪了下去。

如此毫無征兆的舉動,可是把所有人都唬了一跳。

百裡榮澤趕忙湊上前攙扶住愉貴妃的手臂,“母後……”

愉貴妃藉著百裡榮澤的產婦,期期艾艾地看向皇上,“皇上,芸鶯懷著這一胎本就是不安穩的厲害,此番也是拚了半條命纔將孩子平安生出,結果如今卻被太子妃不由分說讓她們母子分離,隻怕那可憐的孩子都是想不到,自己纔剛出生,便要慘遭旁人的威脅啊!”

愉貴妃跪在地上梨花帶雨,百裡榮澤心急如焚地攙扶在身邊。

好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麵。

永昌帝再是見範清遙懷中的繈褓,臉色難看至極,“太子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範清遙抱著孩子,緩緩跪在了地上,“啟稟父皇,兒媳因擔憂芸鶯答應這一胎不穩,便懇求了母後進入產房幫忙照顧左右,不曾想卻在小主子出生後,竟親眼看見這產婆要對小主子不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對小主子不利……

那就是擺明瞭要謀害龍子啊!

愉貴妃看向一旁的產婆擰眉瞪眼,有一瞬間呆滯。

給驚的。

產婆自然是不會承認的,“太子妃您怎能如此汙衊老奴?老奴雖隻是個奴才人輕言微,可老奴斷也不敢謀害皇家的子嗣啊,分明是太子妃不顧眾人的阻攔,將小主子從老奴的手中搶走,更是用小主子的性命威脅侍衛,非要麵見皇上啊!”

範清遙麵對產婆的反咬,仍舊隻是看向皇上道,“兒媳婦在看見小主子被害的同時,腦海裡浮現的隻有父皇的聖顏,更想著如今能夠給兒媳做主的就隻有父皇了,便隻能出此下策。”

永昌帝微微皺著眉,“出此下策?如此說來,你是承認了那產婆的話?”

範清遙如實道,“當時情況危急,兒媳婦生怕有歹人再是做出對小主子不利的舉動,便隻能帶著小主子讓侍衛押了產婆,親自來請父皇查明。”

產婆矢口否認,更是一口咬死道,“太子妃明明就是用小主子的性命威脅侍衛,侍衛們纔不得已遵從太子妃的話,更是將老奴帶了過來,剛剛在產房裡各位妃嬪娘娘也是在場的,太子妃又如何敢在這裡欺瞞皇上!”

愉貴妃當然是相信產婆的話,當即就是下令道,“來人,將潘德妃找來!”

甄昔皇後心頭一跳,同樣開口道,“傳本宮的命令,將張淑妃也叫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