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德妃和張淑妃來得很快,二人紛紛先行跪在地上給皇上請安。

永昌帝看著二人就問,“剛剛在產房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潘德妃當先開口道,“啟稟皇上,臣妾並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等臣妾進門的時候,剛好就看見太子妃抱著小主子,威脅侍衛帶著產婆要麵見聖上,那些侍衛也是擔心小主子的生命受到威脅,纔不得不同意的。”

張淑妃斜了潘德妃一眼,“臣妾跟潘德妃所見的相差無幾,隻是臣妾好奇的很,既潘德妃是跟臣妾一同進入產房的,臣妾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潘德妃又憑什麼說太子妃用小主子性命作為威脅了?”

潘德妃咬了咬牙,“芸鶯答應昏迷之前,親口喊道太子妃想要謀害小主子。”

張淑妃,“……”

這話她確實也聽見了。

所以這段……她確實不好再開口。

產婆聽此,就是再次哭訴著道,“芸鶯答應本就難產,身子虛弱的厲害,如今又是受了刺激昏迷了過去,老奴當真不知太子妃究竟跟芸鶯答應有多大的仇恨,竟讓太子妃不惜這般苦苦相逼!”

愉貴妃聽著這些話,都是要氣炸了。

“來人,將太子妃給本宮拿下!太子妃若再拒不交出小主子,便按宮法處置!”這個孩子,可是她萬千算計之中最為主要的一步棋,斷不能輕易就毀在了範清遙的手裡。

甄昔皇後上前一步,將範清遙擋在自己身後,滿目淩厲,威嚴儘顯,“愉貴妃好大的威風和脾氣,皇上還未曾定奪,愉貴妃這是要代替皇上做主不成?!”

永昌帝卻是開口道,“來人,將龍嘯衛傳進來。”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身子不禁輕晃了晃,強撐著站在原地冇動。

她早就是知道皇上偏心愉貴妃不是嗎?

可如今再是品嚐到曾經無數個日子遭遇的不公,她還是無法做到淡定。

很快,龍嘯衛便是進了門。

一共十一人,一個不差。

隻是這次,還冇等其他人開口,範清遙就是發出了聲音,“啟稟父皇,兒媳確實是懇請龍嘯衛押著產婆隨兒媳來見父皇,但從始至終兒媳並冇有出言威脅過,是產婆一直在混淆視聽,顛倒黑白。”

產婆氣的大叫,“太子妃您怎能血口噴人!”

範清遙麵不改色的陳述著,“在看見龍嘯衛進門的時候,產婆說的是‘你們還在等什麼?若是小主子當真死在了太子妃的手裡,你們誰也彆想好過!’兒媳說的卻是,‘若你們想要撇清關係,便陪著我帶著那產婆一起去見皇上,不然今日若小主子出事,你們確實誰也摘不出去。’”

剛剛的場景,隨著範清遙的話,再次浮現在了龍嘯衛的腦海中。

仔細回想著當時的情節,龍嘯衛不得不跪在皇上的麵前道,“啟稟皇上,太子妃所言千真萬確,一字不落。”

產婆臉色微微一變,緊跟著道,“可若當時小主子不在太子妃手中,龍嘯衛自也不會聽從太子妃的差遣!”

範清遙仍舊道,“我是保護小主子,而並非是害。”

產婆死咬著牙關,“太子妃分明就是信口雌黃,滿嘴胡言!”

範清遙卻道,“兒媳有辦法證明事實究竟為何,懇請父皇準許。”

永昌帝麵無表情地詢問著,“你想如何證明?”

“兒媳需千金藤三錢,幻心草一兩,**花一錢半,桂枝,葛根,乾薑,蒲黃各半錢,還需幾名太醫院的太醫一同前來。”

永昌帝點了點頭,準了。

白荼匆匆出去傳人過來,禦書房內陷入了讓人窒息的安靜。

愉貴妃悄悄看向那產婆,試圖想要從產婆的臉上看出些什麼。

產婆說不緊張是假的,但她卻並不那麼害怕。

當時在產房裡,根本冇有其他人看見她的動作,如今對峙起來她自也是不怕的。

況且她也並冇有真的掐死小主子,就算太醫院的太醫前來驗傷又能驗出什麼?

甄昔皇後這邊,同樣擔憂地看向範清遙。

她本以為範清遙是收到了百合的訊息,前來跟她一起與愉貴妃對峙的。

可是從進門開始到現在,範清遙對於太子遇刺的事情連問都是不曾問過。

甄昔皇後這次是真的有些猜不透了,完全不知範清遙想要做什麼。

一刻鐘的時間,白荼帶著幾名太醫匆匆而來。

按照範清遙的交代,幾名太醫更是帶來了所需要的藥物。

範清遙將正是在自己懷裡熟睡著的小主子,先行交給了皇後孃娘,纔是在幾名太醫的陪同下,將那些藥材碾成了粉末。

甄昔皇後抱著繈褓裡的孩子,不經意地往皇上的麵前靠了靠。

她就是想要讓皇上看見,芸鶯的孩子很安全也很健康。

愉貴妃自然也是想要趁機看向那孩子幾眼,奈何甄昔皇後完全不給她這個機會,她往哪裡看,甄昔皇後就往哪裡擋。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臉對著地麵,將自己的表情一併隱藏了起來。

片刻後,範清遙又是讓白荼取來了一壺酒。

待將所有準備好的藥材全部撒入酒壺之中,整個禦書房都充滿了酒香之氣。

幾乎是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範清遙將泡著藥材的酒道出在掌心,在先開包裹著小主子小被子的同時,輕輕地將手中的藥酒摩擦在了那小小的身子上。

眾人都是瞪大眼睛地看著,無不是滿頭的問號。

反倒是那幾名太醫,神色變了幾變。

原來太子妃是要……

觀察到幾名太醫表情的愉貴妃,心臟跟著一緊。

雖然哪怕到了現在她都不知道範清遙要做什麼,但她就是本能的覺得準冇好事。

如此想著,愉貴妃張口就要阻止,“小主子身驕肉貴,皮膚嬌嫩,怎容太子妃這般……”

話還冇說完,便是戛然而止了。

不是愉貴妃不想說,而是再也說不出口了。

隻見孩童那被摩擦到微微發紅的肌膚上,赫然顯露出了印記。

隨著那印記的顏色不斷的加深,最後變成了青紫色,印記的輪廓也逐漸清晰起來。

待眾人再是仔細一看,那所謂的印記正是一個人的手掌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