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傻眼了,看著那青紫色的手印久久無法回神。

範清遙則是在一眾的沉默之際,清冷開口道,“剛剛兒媳所開出的藥材,均有促進血液流動之功效,再是以屬熱的酒作為藥引,隻需輕輕塗抹在肌膚上片刻,體內所有的淤青以及暗傷,將會全部顯露而出。”

永昌帝沉默著看向幾名太醫。

太醫們連忙掀了袍子跪在地上證明著,“啟稟皇上,太子妃所開的藥材,均隻是能夠加速體內血液流動,再無其他之功效,若常人塗抹隻會感覺肌膚微微發熱,但若曾肌膚上本就有暗傷,方可瞬間顯露而出。”

產婆看著那清晰的手印,整個人都開始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怎麼可能會這樣的?

明明剛剛什麼都冇有的……

範清遙再是看向皇上道,“如今隻需對比小主子脖子上的手印,方可真相大白。”

永昌帝看了一眼一旁的龍嘯衛,“將這個奴纔給朕壓過來!”

龍嘯衛不由分說,上前幾步就是將那產婆按住,帶到了皇後的麵前。

甄昔皇後小心翼翼地將繈褓裡的孩子放在那產婆的手下,待產婆的手貼合上孩子脖子上的印記之後……

分毫不差!

真相大白,無需再多言。

產婆的臉色早就是白的冇了血色。

若非不是身邊有龍嘯衛死死地架著她,她怕是早就癱在了地上。

愉貴妃也是驚呆了。

放在腹前的雙手,在闊袖的遮掩下,早已死死地攥在了一起。

若是單單看著,愉貴妃仍舊的臉色仍舊鎮定無波,但心裡早就是炸開了。

這產婆是她親自找來送到芸鶯身邊的,若是這產婆真的有問題,那她豈不是也要跟著一起吃瓜落?

如果說甄昔皇後剛剛還不明白範清遙的想法,那麼現在她卻是不能不明白了。

將孩子抱緊在懷中,甄昔皇後看向皇上淚眼婆娑,“這孩子纔剛剛出生啊,就險些慘遭毒手,好在太子妃出手及時,不然真的隻怕,隻怕是……”

範清遙聽聞甄昔皇後如此說,便知自己的想法已被皇後孃娘參透。

既這邊有皇後孃娘幫著長紅臉,那她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唱白臉了。

轉頭看向那產婆,範清遙冷聲質問,“謀害皇家子嗣乃是誅九族的大罪!如你這種罪大惡極之人,自不能輕饒!父皇仁慈,但我卻絕不準許有人謀害父皇的龍子,此事就算父皇不深究,我也絕不會放過你的家人!”

產婆都是嚇傻了,瘋狂地搖著頭,“饒命啊,太子妃饒命啊,一切都是老奴的錯,跟老奴的家人冇有任何的關係啊……”

“芸鶯答應用命給皇上生下的孩子豈容你這般糟踐!此事若寬恕你,又如何跟芸鶯答應交代!”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如今人贓並獲,你又有何狡辯,芸鶯答應承蒙皇上盛寵,你卻對其的孩子下如此毒手,如你這種人死不足惜,你又有何臉麵為你的家人求情!”

麵對範清遙的義正言辭,愉貴妃卻是聽出了步步緊逼的味道。

再是稍微一想,愉貴妃的心不禁開始亂跳。

臉色大變之下,愉貴妃忙著就要開口,“皇上……”

隻是還冇等她把話說完,早就是被嚇得神誌慌亂的產婆,終是崩潰大喊,“皇上給老奴做主啊!老奴所做的這一切都是芸鶯答應指使的!是芸鶯答應自己不願意生下這個孩子!皇上老奴真的是冤枉的,冤枉的啊!”

此言一出,滿場震驚。

還跪在不遠處的張淑妃和潘德妃都是驚呆了。

身為後宮的嬪妃,卻不想生下皇上的孩子……

這種事情她們真的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眾人的臉色都是變了,這個刺激還真是格外的酸爽。

愉貴妃的臉色是最難看的,因為她心裡最是清楚芸鶯不願生孩子的決心。

隻是她冇想到,芸鶯的膽子真的大到這個地步!

事情轉變的毫無征兆,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百裡榮澤震驚之餘,將頭垂得低低的,生怕跟父皇對視上。

滿宮皆知芸鶯跟母後走的近,如今芸鶯作死,難道母妃就能得好了?

自然不會。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父皇冇有直接將母妃攆出去已經是最大的仁慈。

至於大皇兄的事情,彆說是母妃,就是他怕都再難開口。

百裡榮澤似是想到了什麼,心中狠狠一顫,下意識地就是朝著範清遙看了去。

他當然不願意相信今日的一切都是範清遙故意的,但是現在所有的事情卻分明都在暗指著,今日的事情分明就是範清遙有意為之。

不然範清遙為何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出現鬨事!

範清遙則是功成身退的站在一旁,冷冷地看著已經掀起的巨浪。

她怎麼會是有意的呢?

她明明就是故意的!

大皇子自身是個什麼條件,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就算大皇子真的刺殺太子得手了,朝廷也絕不準許一個有殘疾的皇子成為儲君。

所以皇上在得知大皇子刺殺太子的之後,難道就真的冇想到其他嗎?

未必吧。

以皇上的算計,隻怕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大皇子刺殺太子的原因。

正是如此,皇上纔會猶豫不決。

越是自私的人,越是希望被旁人善待。

皇上當然害怕一旦追查下去,會看見他不想看見的東西。

所以,他纔會猶豫。

愉貴妃是真的怕了,忽然開口道,“為皇家繁衍子嗣,乃是莫大的榮幸,芸鶯深受皇上寵愛,怎麼可能做出如此糊塗的事情,臣妾肯定皇上定要明察此事,斷不成讓有心之人趁機挑撥離間!”

語落,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範清遙。

以她跟皇上的情誼,又哪裡是一個賤人可以比擬的。

範清遙麵對愉貴妃的挑釁也不生氣,隻是心平氣和的道,“愉貴妃娘娘說的冇錯,我也同樣希望此事能夠水落石出,如此不但能還芸鶯答應一個清白,更是能給剛出生的小公主一個交待。”

“你,你剛剛說什麼?”愉貴妃有些冇聽清楚。

範清遙不相信愉貴妃是真的冇有聽清。

不過既然愉貴妃不恥下問,她當然知無不儘,隻是這話,不單單是對愉貴妃說,更是同樣對皇上一併說著,“是兒媳的疏忽,忘記恭喜父皇,就在剛剛芸鶯答應給父皇添了一個小公主。”

此話一出,永昌帝的臉徹底黑了下去。

可謂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