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不震驚了。

愉貴妃驚呆了!

雖說同樣都是皇家子嗣,但女兒跟兒子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所以自從芸鶯開始,她便是經常詢問究竟是男胎還是女胎。

而每一次芸鶯都告訴她,自己懷的是皇子。

正是如此,愉貴妃纔會將芸鶯這一胎重視的跟眼珠子似的。

隻要她能將皇上的老來得子過繼在自己膝下,還何愁不能讓皇上對她的寵愛更上一層樓!

甚至是為了提前得到皇上的龍顏大悅,愉貴妃早已不知多少次在皇上的麵前暗示著,芸鶯這一胎必定能生男啊!

結果現在竟是給她來了個公主……

可想而知愉貴妃所受到的刺激!

愉貴妃恨的臉都是憋青了。

難怪之前芸鶯一直不想生下孩子,她隻當芸鶯是怕無法再回到自己兒子的身邊,可眼下看來,根本就是芸鶯早就知道自己生不齣兒子!

隻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愉貴妃甚至是心虛的連皇上的臉都不敢看。

好死不死的,甄昔皇後卻又敢在這個時候開口道,“皇上您瞧瞧,這小公主的眉眼當真是像極了芸鶯答應呢,想來長大後定也是個小美人兒啊。”

愉貴妃,“……”

如果不是形式不對,她都是恨不得一腳將皇後給踢出去才解恨!

甄昔皇後抱著懷裡的孩子笑的眉眼彎彎。

當初在芸鶯內殿時,聽聞小清遙說芸鶯所懷的是公主時,她也是給嚇到了。

正是如此,她才擔心芸鶯真的會對孩子不利,從而才答應送小清遙進了產房。

不然就憑芸鶯那種養在愉貴妃身邊的狗,也配她家的小清遙幫忙生產?

想得真美!

永昌帝是真的動怒了,連支撐在書案上的雙手都在劇烈地顫抖著。

半晌,他猛然舉起案上的茶盞,狠狠朝著地麵砸了去。

“哢嚓!”

茶盞儘碎,茶水連同茶葉灑了滿地。

禦書房的眾人嚇得紛紛跪在地上,磕頭懇求著,“皇上息怒啊……”

息怒?

永昌帝現在明擺著怒火攻心,還如何的息怒!

再是想到遠在皇宮之外的大皇子,永昌帝當即下令道,“來人!將大皇子那個混賬給朕押回到天牢!朕要親自審個明白!”

眾人趴在地上不敢說話。

永昌帝噴火的眸子又是燒向了一旁的產婆,“把這個惡奴關押收監!給朕查!給朕狠狠地查!朕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如此大膽,竟連朕的孩子都不放在眼裡!”

產婆嚇得渾身一顫,直接昏死了過去。

龍嘯衛齊聲領命後,拖著產婆出了禦書房。

該說的也說了,該做的也做了,範清遙自然冇空陪著愉貴妃和百裡榮澤在這裡繼續挺屍,當先跪安了後便是先行朝著禦書房外走去。

甄昔皇後隨之也是開口道,“不管大人做錯了什麼,孩子總歸是無辜的,小公主怕是一會要餓醒了,臣妾先行將小公主送去公主所。”

甄昔皇後也跟著走了。

範清遙出了院子並冇有馬上出宮,而是拐彎去了鳳儀宮小坐。

甄昔皇後就知道範清遙會等著自己,將小公主送去公主所後便忙著往回走,等進了寢宮,果然見範清遙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呢。

一看見範清遙,甄昔皇後就加快了些許的腳步,一直到握住了範清遙的手,她這心裡才覺得踏實了不少,“好孩子,今日當真是辛苦你了,想來有芸鶯的事情這麼一鬨,皇上就是想不狠查大皇子都是不行了。”

隻要皇上查下去,愉貴妃和三皇子的尾巴就再也藏不住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卻是又道,“究竟是何人送的訊息,母後可有查出?”

甄昔皇後搖了搖頭,更是壓低了幾分聲音,“本宮確實派人查了,但卻一無所獲,來送訊息的人也是隱秘,竟是冇有留下絲毫的蛛絲馬跡。”

這皇宮確實大,但皇後孃娘住在這裡幾十載,早就是佈滿眼線。

就連冷宮那邊的一舉一動,皇後孃娘隻要想打探都能隨意掌握,可如今那來送絹布的人卻是完全追蹤不到。

範清遙微微皺眉,可見此人隱藏之深。

如此說來,此人究竟是敵是友還真的不好說。

若對方隻是想要藉助皇後孃孃的手,趁機給愉貴妃使絆子……

那麼此人陰險的程度便不得不防。

甄昔皇後自然也是想到了,“鳳鳴那邊已派人給本宮報了平安,想來給你的平安信也應該送到了府上,這段時間怕皇宮不會太平,你且好好回去歇著就是,其他的交給本宮來查就好。”

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的模樣,便知鳳鳴那邊的事情這孩子是提前不知情的。

正是如此,甄昔皇後纔是要想辦法給自己兒子刷好感。

不管外麵怎麼鬨,夫妻齊心方可其利斷金。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是怕她怪百裡鳳鳴隻身赴險,“那兒媳就先回去了。”

語落,起身告退。

甄昔皇後看著範清遙離去的背影,都是沉默了。

兒啊,娘是真的儘力了。

奈何此番你的行事在你媳婦兒的心裡落下的印象實在是不咋地,娘是冇辦法了,還是你自己努力自救吧。

對於百裡鳳鳴這次的所為,範清遙說不生氣是假的。

以至於出了皇宮時,就連等在外麵的林奕,都被範清遙的一身煞氣震得虎軀直顫。

對於自家殿下的安排,林奕是真不知情的。

不過在打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琢磨著還是應該幫自家殿下在太子妃的麵前求求情說說好的。

隻是如今對上太子妃那比天還黑的臉……

林奕,“……”

太子殿下您還是自己保重你自己個兒吧。

範清遙回到西郊府邸的時候,已是醜時了。

冇有驚動任何人,她直接從後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裡。

正是在院子裡當值的凝添聽見腳步聲,瞬間防備地繃緊了身體。

隻是還冇等她有所行動,就是聽見來人輕喚了一聲,“凝添,是我。”

凝添看著那漸漸在眼中清晰起來的身影,喉嚨哽塞得厲害著。

一直到那人影帶著熟悉的氣息走到麵前,她纔是梗咽道,“小姐……”

範清遙對她露出一個淡淡的笑顏,輕聲道,“我回來了。”

正是起夜回來的凝涵,模糊之中就看見家姐好像跟誰說這話,等她定睛一看,驚的直接喚出了聲,“小姐?真的是小姐!”

這一嗓子雖談不上有多洪亮,卻還是將院子裡人都給驚動了起來。

狼牙連衣衫都是冇穿好的衝出了屋子,在看見小姐時,那張萬年冰封一般的臉,難得的有了幾分溫度的柔軟。

許嬤嬤趔趄地衝了過來,仔細地打量了半晌,才哭著抹淚道,“是小小姐回來了,真的是老奴的小小姐回來了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