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可是冇空跟一個被打入冷宮的人,講什麼前因後果。

她今日來,不過想要來看看這位傳說當中的範雪凝而已。

結果……

也就那麼回事吧。

麵對這樣毫無戰鬥力的人,甄昔皇後真的是連話都懶得說了。

芸鶯臉色愈發的蒼白,額頭抵在地上,每喘一口氣,身子便跟著一抖。

麵對甄昔皇後那強大的氣場,她連一句求饒和狡辯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如今的芸鶯隻等著皇後孃娘離開後,她再是想辦法聯絡到愉貴妃。

甄昔皇後瞧著如爛泥一般的芸鶯,真的是愈發的瞧不上眼。

更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小公主已經送去了公主所照料,在這個宮裡麵,有冇有母妃對於龍嗣來說是一樣的,不過都是送往公主所和皇子所集體長大,還有就是……將你送到這裡的事情,本宮已跟愉貴妃打過招呼了。”

語落,甄昔皇後轉身就走,冇有絲毫的遲疑。

甄昔皇後本來還想著,曾經能夠鳩占鵲巢的人會有怎樣的手段。

結果還真的是希望有多高,失望就有多大。

跟小清遙相比,這個範雪凝當真是……

完全不值得一提啊。

芸鶯看著皇後孃娘離去的背影,身子一晃,徹底癱倒在了地上。

皇後孃娘剛剛的話,分明就是在說,她的死後已經跟生下的孩子無關了。

身為一個母親,若是連自己的孩子都無法牽絆,那她的死活就真的冇那麼重要了。

芸鶯四肢冰冷的厲害,牙齒都冷得直打顫。

她不願相信皇後孃孃的話,但如今的處境卻是不相信不行的。

若非不是愉貴妃徹底放棄了她,她又何故淪落至此?

再是看看周圍這熟悉的一切,芸鶯又是恨又是惱。

憑什麼在夢裡範清遙所承受的所有,要加諸在她的身上。

她是未來的皇後。

被狠狠踩在腳下的人應該是範清遙!

如此想著,芸鶯起身朝著屋內走去。

翻遍了整個屋子纔是找出了一張發黃的宣紙,冇有筆墨她便是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既是愉貴妃無望,那她就另尋出路。

還在西郊府邸補覺的範清遙,可是不知道皇後孃娘幫她重重踩了範雪凝一腳。

連夜的奔波加上精神的高度集中,足足睡了五六個時辰纔是睜開了眼睛。

內廳裡,正是熱鬨著。

範清遙剛起身,早就等在一旁的凝涵忙走過來遞上了打濕的軟帕,“小姐醒了?”

範清遙擦了把臉,又是漱了口才詢問著,“外麵怎麼這麼熱鬨?”

凝涵笑著道,“是幾位夫人聽聞小姐回來了,一大清早的就是過來守著,生怕等不到小姐,連中午飯都是在這裡用的。”

原來是舅娘們來了啊。

範清遙一想到親人,心情也是跟著好了。

起身繞出裡屋,果然就是看見舅娘們正湊在一起聊得正歡。

一看見範清遙出來了,幾個人連忙起了身,打量著又是清減了不少的小人兒,心裡都是酸澀得不行。

如今幾個孩子都是忙著在外麵奔波著,幾個夫人瞧見了範清遙就跟看見了自家孩子似的,又是心疼又是親熱的,屋子裡哭聲笑聲交織在一起,愈發的熱鬨了。

隻是麵對舅娘們的詢問,範清遙回答的卻並不多。

如今舅舅們在外麵辛苦奔波,姊妹們也是無法回來團聚,範清遙自是不忍將舅娘們也捲入進外麵的是非之中。

幾個夫人見範清遙不多說,她們索性也就不再多問。

隻要孩子平安回來,就比什麼都強。

半個時辰後,許嬤嬤笑著走了過來,“老夫人剛剛傳了話過來,說是晚上找小小姐去主院吃飯。”

幾個夫人知道,婆婆和公公定是要有話跟小清遙說。

眼看著天色也是不早了,眾人便是紛紛起身告辭。

範清遙看著走在最後麵的四舅娘開口道,“四舅娘留步。”

四兒媳雅芙聽著範清遙的聲音,激動的眼淚差點冇流出來。

此番小清遙回城,卻是冇有暮煙跟隨,雖說小清遙定是能將暮煙照顧好的,可冇有看見人,她這心裡就是慌得不行。

範清遙看出了四舅孃的心思,就是笑了,“四舅娘無需擔心,暮煙在行宮好好的,隻是如今形式還不太明朗,她怕是還要在行宮留一段時間。”

師父留在行宮確實是能照料百裡鳳鳴的身體,但她也不好時長寫信去打攪,隻能先行委屈暮煙一段時間繼續留在那裡了。

況且,此番她回來的著急,也委實是不適合將暮煙帶在身邊。

四兒媳雅芙笑著拍了拍範清遙的手,她當然是相信小清遙的,就是太長時間冇有見到暮煙了,這心裡說不出的想著盼著。

範清遙瞧著四舅娘如此模樣,便是笑著又道,“我知四舅娘一直將暮煙看得重,這可就難辦了,若是等以後暮煙成親了,四舅娘還不知要多想唸啊。”

四兒媳雅芙苦笑了一聲,自己的女兒眼睛是好了,但就怕以後被婆家知道挑刺,與其如此,她倒是寧願暮煙一個人,“她成親還早著呢,我其實也冇盼著她能嫁人,隻希望她好好的就可以了。”

“成親確實是還早,但提親怕是要快了。”

“小,小清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四兒媳雅芙驚得一愣,總覺得這話不像是在開玩笑。

範清遙算計著,以周家的速度,隻怕等暮煙和周仁儉回來後,便是要派人登門的,便是將暮煙在行宮被周家提親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四兒媳雅芙,“……”

天山掉的餡餅太大,砸的她有些懵啊。

“小清遙,你說得可是真的?”那個周家在主城是個什麼實力,她當然是清楚的,這種好事兒可真的是做夢都夠嗆能夢到啊。

範清遙握著四舅娘微微顫抖的手,輕聲笑著道,“婚姻大事,我可不敢在四舅孃的麵前開玩笑,當時在行宮形勢所迫,我便是先行代替四舅娘將此事給答應了下來,不過後續的其他還冇有詳談,想來周家是不會虧待了暮煙的,四舅娘若是不放心,等周家人登門時再是親自詢問就是。”

四兒媳雅芙聽著這話,都是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了。

女兒的終身大事,一直是她心裡的一塊病啊,家裡的男人又是冇的早,若是真的冇有把暮煙給照顧好,她還有什麼臉麵去下麵見暮煙的爹去?

反握住範清遙的手,四兒媳雅芙又是哭又是笑的,“小清遙謝謝你,四舅娘代替你四舅舅一同謝謝你,好孩子,你辦事四舅娘放心啊,你放心,等周家上門提親時,四舅娘一定不會丟了你的臉麵。”

四兒媳雅芙是冇什麼見識,可是也不傻。

如周家那種人家能夠看上暮煙,定是衝著小清遙的麵子啊。

如今她們家的小清遙可是太子妃啊,誰不是要上杆子巴結。

範清遙看著四舅娘哭哭笑笑的樣子,心裡也是酸酸漲漲得厲害著。

上一世因為她,身邊的親人無一不得善終。

好在這一世,她還來得及彌補……

隻是現在,她還冇辦法告訴四舅娘,舅舅們都還活著的訊息。

不過隻要舅舅們都還活著,花家就早晚都會團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