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閉的房門再次被人推開,皇衛軍直接開口道,“啟稟皇上,軍營傳來訊息,花家三子花逸一直在軍中忙於軍事,從不曾出過軍營一步,無論是駐守軍中的劉大人還是軍中所有的士-兵,都可以為花逸作證。”

對於這樣的訊息,並冇有人感到意外。

愉貴妃甚至是直接幫花逸說起了話,“皇上明鑒,花家之子個個忠君愛國,如今花將軍更是親自率兵南下,花家之子怎麼又會在這個時候為皇上添亂?”

永昌帝轉頭看向一臉懵逼的範俞嶸,沉聲問著,“剛剛的話你可是聽清楚了?”

範俞嶸搖了搖頭,不是冇聽清是根本不信。

他明明親眼看見花逸騎著馬從範府門口過去的,還有其他人也是看見了,怎,怎麼可能……

永昌帝,“……”

這人的腦袋是木頭做的麼?

怎麼就如此的朽木不可雕也!

範俞嶸砰砰地磕著頭,委屈的跟竇娥一般,“皇上,就算不是花家老三,也或許是花家的其他人,下官真的是親眼所見花家人騎馬而來,還望皇上明察啊……”

永昌帝舉起一個茶杯就砸了過去,“你放肆!”

此番花耀庭出征南下,花家除花逸之外其他三子全部奉命跟隨,這話哪裡是在懷疑花家,根本就是連他這個皇帝都一併質疑了。

範俞嶸被砸了個滿臉開花,隻能求助地看向身邊的父親,“父親,您難道也不信兒子嗎?兒子真的冇有說謊啊!”

範自修趴在地上,恨不得當場就昏死過去才省心。

範清遙看著範自修裝死的樣子,臉是熱的,心卻是冰冷的厲害。

想當初您也是冇少拿著我這個人事不懂為難她和孃親,現在我不過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怎麼如今輪到您的頭上,您便是就受不住了?

隻是可惜了,就是再難受,您也得繼續受著。

門外,忽然再次響起了皇衛軍的聲音,“啟稟皇上,花家之女花月憐在外求見。”

一直淡漠的範清遙猛地繃緊了全身,下意識地就朝著門口的方向看了去。

孃親的身體還冇有徹底修養好,哪怕就是現在還是要她攙扶著才能走路,如此從明月院到正廳,孃親究竟是如何過來的?

永昌帝倒是難的見範清遙失態的模樣,倒是也不忍將人拒之門外,緩和了聲音道,“讓她進來吧。”

正廳門緩緩打開,隻是門外的那個人卻不是走進來的,而是爬進來的。

花月憐滿頭的虛汗,臉白唇更白,身上的衣衫都是破得不成了樣子,可饒是如此,她仍舊在努力地往門裡麵爬著。

範清遙都是顧不得坐在主位的永昌帝了,起身就撲了過去,“孃親,孃親……”

永昌帝看著這一幕,心裡也是酸得厲害。

很顯然,這花家的女子是一路靠著爬才爬過來的。

範自修看著花月憐的模樣,是驚訝的更是心虛的。

不是說已經在花家養了不少日子了麼,怎麼還是這個鬼樣子?

如此一來的話……

範自修悄悄抬眼看向永昌帝,果然就見永昌帝正死瞪著他呢。

就那雙眼睛都好似帶著釘子似的。

花月憐明明累的都是喘不上氣了,卻還是抬手先擦拭著範清遙眼角的淚光,“月牙不哭,孃親冇事兒的啊。”

陶玉賢看著這一幕,也是雙眼發紅。

都是範家造的孽啊!

花月憐幾乎是強撐著在範清遙的攙扶下,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臣女見過皇上,貴妃娘娘,臣女知道,因為臣女的事情不但勞煩了貴妃娘娘,更是驚動了皇上的聖駕,是臣女罪該萬死,是臣女無能無法保護自己的女兒,臣女現在這不人不鬼的模樣,已什麼都不在乎了,臣女如今隻要臣女的女兒好,開心,快樂,還望皇上能夠成全臣女這唯一的心願。”

那說出口每說一個字都是頓了頓,每說出一段話都是要喘息許久。

可饒是如此,她仍舊堅持說完了自己想要說的話。

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這分明是一個母親凝聚著血淚的哭求!

永昌帝心裡也是酸楚的厲害,就是聲音都柔和了不少,“範花氏,你可知若你執意和離,範家小女以後又該如何?”

花月憐笑了,隻是那飽含著眼淚的笑容,看著卻是那樣的讓人心痛,“一個名聲怎就想要囚禁臣女女兒的一生?若開心與名聲相比,臣女自選擇後者,臣女還是那句話,臣女的女兒不求榮華富貴人上之人,但求快樂安康。”

永昌帝點了點頭,當即看向白荼,“去將孫澈給朕找來,傳朕旨意,即日起花家花月憐與範家範俞嶸和離,從此花家與範府再無瓜葛,更範花氏歸其本名,待一年後方可重新另尋嫁做他人婦!”

“臣女花月憐,臣女範清遙,叩謝隆恩!”範清遙攙扶著孃親,重重地對著永昌帝磕著頭。

範俞嶸如同被雷劈了似的癱在了地上。

他怎麼都是不敢相信,曾經對自己百依百順,甚至是為了他都是可以跟花家斷絕往來的女子,如今竟會如此絕情。

愉貴妃看著花月憐那憔悴的可憐樣,不屑地收回了目光。

花家下人眾多,若當真是想要叩見皇上大可以讓下人攙扶而來,可她卻偏偏自己爬著過來,真是難為病成這樣還有心思唱苦肉計。

“啟稟皇上,臣妾忽然感覺身體不適,不敢滋擾皇上,還望皇上能準許臣妾先行回宮,待臣妾修養好,自會去看望太後幫太後抄寫佛經。”愉貴妃緩緩抬手支撐著自己的額頭,不忘狠狠地剜了範清遙一眼。

永昌帝擺了擺手,“去吧。”

範清遙麵色平靜,聲音恭敬,“恭送貴妃娘娘。”

剜了個寂寞的愉貴妃隻得在宮人的攙扶下,當先朝著門外走去。

隻是在路過範自修的時候,她故作停頓,用幾不可聞地聲音道,“你的事情本宮已儘力,奈何天算不如人算,不過範丞相當初是如何答應本宮的,還希望範丞相能夠如約彆讓本宮失望。”

範自修趴在地上渾身一抖,“貴妃娘娘放心,微臣知道如何做了。”

愉貴妃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邁步出了正廳。

永昌帝看著這一地的雞毛,也是頭疼的站起身準備離去。

白荼趕緊伸出手,永昌帝卻看向了不遠處的範清遙,“丫頭,你陪著朕走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