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四舅娘說完了話,便是來到了主院。

正廳裡,飯菜早就是擺上了桌。

談不上有多精緻,卻道道菜都散發著家的味道。

早就是等到不耐煩的花耀庭,在正廳裡來回踱步。

陶玉賢正看著跟小孩子似沉不住氣的夫君搖著頭,餘光就是瞧見範清遙進了門。

範清遙看著多時未曾相見的外祖和外祖母,彎曲膝蓋,恭恭敬敬地行上一禮,“外孫女兒不孝,讓外祖和外祖母擔憂了。”

花耀庭臉上的急色一掃而空,隨即轉身大步走到了範清遙的麵前。

先是伸出雙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仔細地打量了片刻,花耀庭纔是一把將其摟在了懷裡,口中還不忘埋怨著,“怎麼出去一趟瘦了這麼多?”

範清遙感受著外祖傳遞而來的溫暖,鼻子酸得厲害著。

陶玉賢見外孫女兒這般模樣,眼角也是開始發紅,“回來了就好。”

範清遙埋頭在外祖的懷裡,梗嚥著道,“想旁人家的子女,這個時候正是侍奉在長輩身邊,外孫女兒卻要奔波在外,都是外孫女兒的錯,冇能照顧好二老。”

花耀庭聽著這話就不刻意了,充滿威嚴的聲音一派的我自豪我光榮,“這叫什麼話,旁人家的兒女那是冇出息,才整日圍在老人的身邊打轉,我家的小清遙人美心善還能乾,這樣的人才當然不能在家裡麵窩著了!”

範清遙聽著外祖這中氣十足的聲音,總算是破涕而笑了。

陶玉賢輕咳嗽了一聲道,“一大把年紀吹起牛來也是不在乎顏麵的,快是讓孩子過來坐,先吃飯要緊。”

花耀庭本來還有一肚子要說的,可是掂量掂量了範清遙身上那幾兩肉,到底是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懷抱,“你外祖母說的冇錯,先吃飯。”

範清遙自然清楚外祖著急詢問,吃飯的時候便儘量加快了些速度。

本想著趕緊吃完,趕緊談事情的。

結果……

她碗裡被菜摞起來的小山,就冇塌下去過。

這邊還冇吃完,那邊的菜就又是堆了進來……

來來回回幾個回合,等範清遙好不容易把飯吃完,就跟剛打了一場仗似的。

給撐的。

一直等荷嬤嬤帶著人把飯菜撤下去,換成了茶水,範清遙送算是鬆了口氣。

再吃下去,怕真的要撐出問題了。

荷嬤嬤是個心細的,知道外小姐回來,定是要跟老爺和老夫人談事情的,便是在出門前,將院子裡的下人都給遣送了出去。

範清遙這纔是將行宮那邊的局勢,以及舅舅們那邊的形式給說了一遍。

一談起正事,花耀庭的神色都是繃緊的,“淮上那邊的事情,我倒是知道的。”

當初三皇子誌氣滿滿而行,灰頭土臉而歸,可謂是震驚朝堂。

皇上氣的接連幾日上朝時,都是滿臉的烏雲密佈,這種事情就是不想知道都難。

“如此說來,太子這是打算讓你舅舅們佯裝成起義軍?”

各朝各代,都有所謂的起義軍。

這些人不服朝廷管轄,更是暗中跟朝廷對抗。

雖說起義軍的名義倒是不會讓人多心,可一旦真的被扣上的起義軍的帽子,再想要恢覆成原本的身份就冇那麼容易了。

淮上的形勢他也是親眼見過的,短時間內能夠成行確實不易。

但若是真的想要跟朝廷對抗,怕是以卵擊石。

想到此,花耀庭又是道,“今日在朝堂上,皇上還旁敲側擊的詢問有人可想前往淮上平匪,更是詢問了我的意思。”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知道皇上到底是懷疑了。

淮上的悍匪來得蹊蹺,突然之間皇上或許會措手不及,可一旦時間長了,以皇上本就多疑的性子,定是會聯想到其他。

就算皇上猜不到,現在在淮上的人是花家男兒。

但皇上卻會懷疑,那些人是不是外祖私下重新組建的花家軍。

今日皇上的詢問,或許就是試探。

範清遙的想法,花耀庭自然也是能夠想到的,所以麵對皇上的詢問,他直接就是堅決的給否決了。

理由很簡單,年衰歲暮,那些悍匪又實力未可知,一旦出兵,隻怕打草驚蛇。

“皇上估摸著也隻是試探,倒並未曾再繼續深探。”但是花耀庭就怕這塊心病早晚會讓皇上出兵剿匪。

“淮上有皇上私藏的礦山,一旦真的開戰,礦山一事必定暴露,屆時就算是皇上怕也會引起民憤,所以就算皇上真的要派人剿匪,也一定會找個可靠的去背鍋。”

陶玉賢看向範清遙,“你說的人是太子?”

範清遙點了點頭,“當初淮上礦山就是太子一手在辦,冇有人比太子前往淮上更加合適,皇上現在還不著急,是因為手中的銀子還充裕,但若是真到銀兩短缺時,必定是要派太子前往。”

屆時若辦得不好,那個礦山就會落在百裡鳳鳴的頭上。

百姓們就是恨,恨的也會是百裡鳳鳴。

一想到那龍椅上自私至極,不顧百姓疾苦,對子嗣滿是算計的男人,範清遙的心就是涼得厲害。

花耀庭琢磨著範清遙的話,心口一震,“所以,太子是想在親自前往淮上後,以收服的名義,讓你的舅舅們理所應當成為他的人?”

如果說太子必須前往淮上,那麼若想平息,就必須要收服。

範清遙點了點頭,“這是唯一一個能夠讓舅舅們光明正大進入太子麾下的辦法,不過舅舅們會繼續被太子安置在淮上,打著幫皇上看礦山的旗號。”

多一個人幫皇上看著礦山,皇上自然是開心的。

而且於明麵上,這些人雖被太子收服,卻被留在淮上。

如此一來,皇上也不會懷疑太子的居心叵測。

陶玉賢詢問著,“這麼說來,太子就快要回宮了?”

範清遙道,“暫且不會,太子就算必須前往淮上,也必須要讓皇上領情,如此才能夠得到皇上的重視。”

太快得到手的東西,顯得太過便宜。

所以還得讓皇上自己疼了急了,才能更看重為自己排憂解難的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