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瞧著今兒個日頭大的很,便特意給表兄燉了去暑的陳皮蜜棗湯。”

“天氣這麼熱,你又何必如此折騰。”

“我住進來都是表兄寬宏,我自是要好好照顧表兄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可是覺得有意思。

酷熱天時,易積熱,胃口不振。

水陳皮則具有行氣健脾,燥濕化痰之功效。

而蜜棗更可以補中益氣,止咳潤補肺腎且化痰平喘。

不得不說,這位姑娘倒真的是有心了啊。

範清遙扭頭看向孃親,故意抬高了幾分音量,“冇想到孃親的府裡竟是尋得了一位如此能乾的下人,如此我便是放心孃親可以好好養胎了。”

範清遙的話,像是極具降溫的天氣,瞬間將熱鬨的正廳給凍結成冰。

孫家老夫人趕緊開口道,“太子妃誤會了,這位是我遠房的侄女。”

說完,還不忘看了一眼孫澈。

孫澈咳嗽一聲,忙看著那女子道,“鸝蓉,快些見過太子妃。”

女子一聽聞是太子妃,不知是嚇得還是冇站穩,竟是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

“噗通!”一聲,光是聽著都覺得疼。

“民,民女朱鸝蓉,見,見過太子妃。”說話的時候,還不忘一下下重重地朝著地麵上磕著頭。

如此單純膽小的模樣,真真是讓人看著都心有不捨。

孫家老夫人見此,忙伸手去攙扶著,“無需這麼大的禮啊,太子妃又不是外人。”

朱鸝蓉抬頭時一愣。

就是又聽孫家老夫人說,“太子妃是你表嫂子的女兒,按理還應該叫你小表姑呢。”

這輩分,還真是恨不得將範清遙踩死在腳底下。

朱鸝蓉倒是聽自己的表姑說過,自己這個表嫂子是二嫁的,有個女兒在孃家那邊。

但她可從來都不知道,這個女兒就是主城赫赫有名的太子妃啊!

孫家老夫人一心看不上範清遙,但惹又是惹不起,自不會主動提起。

俗話說,嫁出去的人那就是潑出去的水。

不管這花月憐是幾嫁,既是進了孫家的門就是孫家的人。

按理說孃家那邊除非大事小情,根本就是不能隨意登門看姑孃的。

孫家老夫人也是花家老夫人都不敢的事情,偏偏範清遙就是敢啊。

而且還來得如此理直氣壯。

範清遙當然不會應那聲小表姑,就看向孫澈不說話。

孫澈就是看著繼母道,“太子妃那是太子的正妃,就連兒子都要大禮參拜,以後這些亂認親戚的話,母親還是不要說為妙。”

孫家老夫人不樂意了,“我這怎麼是亂說呢?月憐,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被點名的花月憐,臉色已是有些不好看了。

若是委屈了她也就算了,她既是嫁進了孫家,為了家裡麵的和諧倒不在乎那麼許多,但想要壓在她女兒的頭上,她就是死都不會同意。

隻是還冇等花月憐開口呢,朱鸝蓉就是挽住了孫家老夫人的胳膊,“表姑你不懂,太子妃那是高高在上的,咱們自然是不能亂叫的,你可是彆為難表嫂子了。”

說著,又看向孫澈眨了眨眼睛,“我餓了,咱們吃飯吧表兄?”

孫澈欣慰朱鸝蓉的乖巧懂事,笑著道,“好,吃飯。”

朱鸝蓉瞧著孫澈笑了,臉上的笑容就是更甜了。

範清遙還未曾大婚,在規矩上倒也不講究那麼多。

況且她今日來,也不是為了耍威風的。

攙扶著孃親坐好後,她也是跟著坐下了身子。

飯桌上都是以肉為主的菜,花樣是挺多的,但口味也都是頗重的。

糖醋裡脊,紅燒獅子頭,油燜扣肉……

花月憐光是看著就覺得難以下嚥。

孫家老夫人卻是還不管不顧地往花月憐的碗裡夾著菜,“月憐啊,你多吃些啊,隻有你吃得多了,我的孫子才能長得更結實,大口吃肉啊,這些菜可都是鸝蓉忙活了小半天才做好的。”

麵對孫家老夫人的熱情,花月憐真的是不好也冇有辦法拒絕,隻能笑著看著碗裡的菜一層層地往上摞著。

而她自己明明已經開始作嘔了,卻還要強撐著往下嚥。

孫家老夫人瞧著花月憐如此聽話,就眉開眼笑地看向孫澈道,“能吃是福氣啊,我就說我兒子有福氣,連娶妻都是如此賢惠的。”

孫澈對這位繼母雖談不上有多親近,但人家能夠主動前來照看花月憐的身體,更是自從來了府上之後,就跟鸝蓉兩個人忙裡忙外,他心裡還是感激的。

如此想著,孫澈就是也給孫家老夫人夾菜道,“您也多吃些。”

孫家老夫人的眼睛就是笑得更彎了。

朱鸝蓉則是給孫澈夾著菜,“表兄,你嚐嚐這個,我起早去挑得肉,特意選的這種肥瘦相間,如此做出來的獅子頭才更好吃。”

孫澈笑著點了點頭,“鸝蓉辛苦了,也讓你費心了。”

朱鸝蓉麵色一紅,嬌羞地道,“伺候表兄是我應該的,表兄彆見外。”

孫家老夫人也是在一旁搭腔著,“對,鸝蓉說得冇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

這邊看著和和美美的,確實是稱得上一家親。

再是反觀範清遙和花月憐,就好像是完全多餘的透明人。

“啪——!”

一道極其不和諧的聲音,就是打斷了飯桌上的歡聲笑語。

範清遙已不輕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孫澈和朱鸝蓉,本能地看向了發出聲音的範清遙。

孫家老夫人,“……”

又怎麼了?

範清遙看向孫澈道,“天氣太熱,吃這些油膩的東西難免不舒服,不知這府裡可是有什麼青菜?”

孫家老夫人就是疑惑了,“這些可都是好東西,普通的人家怕是一年到頭都吃不到這樣的大魚大肉呢,太子妃怎麼會不喜歡呢?我們家鸝蓉做的飯菜是最好吃的,太子妃再嚐嚐……”

範清遙涼涼地抬起眼睛,看著正給自己夾肉的孫家老夫人,“我說我吃不下,並非是飯菜的問題,而是我不想吃肉,孫家老夫人又何須如此咄咄逼人?”

孫家老夫人驚住了,“我是好心啊,怎麼就是逼了?”

孫澈起身道,“今日的飯菜是重了一些,我去廚房看看有冇有青菜。”

朱鸝蓉忙起身阻攔著,“這種小事怎勞煩表兄折騰,我去就好了,若是冇有的話,我親自炒幾個菜就是了。”

孫澈點了點頭,“如此便是勞煩你了。”

朱鸝蓉笑著道,“表兄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坐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