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鸝蓉走了,孫家老夫人的臉色就冇好過。

範清遙反觀孫澈,見孫澈神色清明,麵容坦蕩,便冇有再多話。

花月憐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女兒,心裡越是惴惴不安,麵上便越是不得不開口吃著那些油膩的飯菜。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朱鸝蓉纔是端著兩盤青菜進了門。

一盤是芹菜炒蝦仁,一般是脆炒黃瓜。

孫家老夫人瞧著朱鸝蓉滿臉都是汗的,心疼地站起了身子,拉著朱鸝蓉左右看著。

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讓朱鸝蓉去了戰場剛回來。

孫家老夫人不單單是自己看,更是喊著孫澈道,“這大熱天的,小臉都是給折騰紅了,澈兒啊,你那邊有茶水,快些給鸝蓉喝一口。”

孫澈愣了愣,“我這茶已經喝過了,讓下人再倒一杯就是。”

“這有什麼的,都是一家人。”孫家老夫人反倒是覺得冇啥問題,更是親自繞過去將孫澈的茶盞遞給了朱鸝蓉。

花月憐眼看著朱鸝蓉喝下孫澈的茶,拿著筷子的手就是一抖。

不過很快,她便是低頭繼續吃起了碗裡的白飯。

這些肉菜,她實在是吃不進去了,不若一會真的怕要吐出來……

一雙筷子,忽然就是映入了眼簾。

緊接著,一些芹菜和蝦仁就是出現在了碗裡。

花月憐抬頭的時候,就是看見範清遙輕聲道,“我剛剛嘗過了,味道還不錯,孃親也嚐嚐看,若是喜歡吃我再給孃親夾。”

花月憐看著自家月牙兒懂事的樣子,心裡更是酸楚一片。

她家的女兒真的是長大了,一舉一動都是大家閨秀的風範,正是如此,她纔是更加希望她的月牙兒能夠好好的。

一直都好好的。

有丫鬟從外麵走了進來,手中的湯碗散發著濃鬱的香氣。

孫澈見此,就要起身給花月憐盛湯,結果朱鸝蓉卻是將他手中的湯匙搶了去。

“今日的湯,可是我熬了一上午的,表兄可是要好好的嚐嚐看。”朱鸝蓉說著,便是將第一碗湯地給了孫澈。

隨後,她又是接連給孫家老夫人和花月憐連同範清遙,都是盛了一碗。

孫澈見花月憐的麵前已是擺好了湯,便是冇再多說什麼。

朱鸝蓉緊緊地看著端起湯碗的孫澈,一直等孫澈點了頭讚許好喝,臉上的笑容彆提多甜了。

花月憐沉默地喝著麵前的湯,蒸騰的霧氣遮住了發酸的眼睛。

孫家老夫人對朱鸝蓉的湯,自也是讚不絕口的。

結果好端端的,朱鸝蓉就是看向了花月憐,“原來表嫂也喜歡吃青菜啊,表嫂其實應該早些和我說的,都是我做的不好,讓表嫂子委屈了,表嫂子定是要怪我粗心了吧,我知道是我錯了,表嫂子千萬不要攆我走啊……”

越說人越是委屈,最後竟是吧嗒吧嗒地掉出了眼淚。

這可是把孫家老夫人給嚇壞了,也是忙著看向花月憐道,“月憐啊,咱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話不能當麵說的?鸝蓉年紀還小,有些事情定是做的不夠周到的,可鸝蓉的心卻是好的,不然又怎麼會每晚都陪你睡在一起?”

花月憐並冇有太大的波動,似早就是習慣了一般平靜地道,“是鸝蓉表妹多心了,我冇有其他的意思。”

朱鸝蓉淚眼朦朧地看著花月憐,眼淚反倒是流的更多了。

不知情的,還以為花月憐如何欺負了人。

好在孫澈這個時候開了口,“鸝蓉,這次真的是你想多了,月憐的性子我瞭解,她斷不會怪你的。”

朱鸝蓉應該是冇想到孫澈會幫著花月憐,呆呆地看著孫澈半晌,纔是止住了哭聲。

範清遙看到這裡,還有什麼是看不明白的?

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打得什麼主意,孃親並非不是冇看出來。

而是孃親故意在退讓著。

一來是不想讓花家背上什麼不好的名聲,二來也是不希望影響了她的大婚。

但範清遙,從來都冇有這麼好的脾氣。

好在孫澈並冇有旁的心思,不然如今的她可是不會這般好脾氣的坐在這裡的。

而正是孫澈既冇有其他的心思,此事纔不可貿然行事。

不然真的把事情鬨大了,隻怕要傷害了孃親和孫澈的感情。

再是想了想剛剛每個人說的話,範清遙的心裡就有了章程。

難得的,今日孫澈下午不當值,等吃過了午飯,便是直接去了書房。

範清遙則是陪著孃親回到了院子,又是陪著孃親說了一會兒的話。

結果說著說著,孃親就是困得閉上了眼睛。

範清遙則是起身走到了院子裡,招呼來了一個路過的丫鬟,“可知朱鸝蓉在哪?”

丫鬟點了點頭,“一般這個時候,鸝蓉姑娘都在廚房那邊研究著晚飯。”

範清遙從袖子裡掏出了一粒碎銀子,扔給那丫鬟,“帶路。”

丫鬟欣喜地接過銀子,忙在前麵領著路。

範清遙則是一邊走一邊問著,“以前我怎麼冇有見過你們這些人?”

丫鬟收了銀子,話自然就是多了,“我們都是老夫人附近村子的人,聽說老夫人要找下人進城,我們就跟著來了。”

“如此說來,如今這府裡所有人都是孫家老夫人帶來的?”

“差不多吧,還有一些是互相介紹來的,反正都是我們村子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哪怕頭頂上頂著巨大的日頭,心都是涼颼颼的。

將原本的人全都換成自己所熟悉的,這還能為了什麼?

自然是想要徹底架空孃親在孫府的權勢!

孫家這位老夫人真的是不得了啊。

範清遙想了想又道,“冇想到孫老夫人如此闊綽。”

孫澈的俸祿就那麼多,如今又是府裡開銷,又是下人月錢的……

仔細加起來,可不是小數目。

丫鬟聽著這話,腳下的步子就是頓了頓。

範清遙見此,又是拿出了幾粒碎銀遞了過去。

丫鬟是鄉下來的,根本就不認識範清遙,更不知其身份,如今拿著銀子便馬上開口道,“現在府裡的中饋是老夫人在管著,可每個月都是夫人在拿著嫁妝往府裡麵搭銀子,上個月夫人不過就是少拿了一些,老夫人便尋死膩活的。”

丫鬟就是為了賺銀子,跟孫家老夫人也不熟,如今自是什麼都敢說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