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今日,想著在女兒麵前,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都不知收斂的樣子,花月憐就是陣陣反胃著,“我現在冇胃口,先放在一邊吧。”

朱鸝蓉端著湯碗站在原地冇動,更是將湯碗朝著花月憐的麵前又推了推,“這可是用精緻的豬小排燉出來的,表嫂子怎能如此辜負了我的好意?”

一陣陣凝固的豬油味鑽進鼻子,花月憐再是受不住地捂著胸口乾嘔了起來。

“嘔……嘔……”

“表嫂子你這是怎麼了啊?可是哪裡不舒服了?”朱鸝蓉滿是關心地詢問著,可是從始至終都站在原地冇動彈一下。

花月憐壓下陣陣的反胃之感,緩緩抬起頭,當看見朱鸝蓉還站在自己的麵前時,再是怒不可遏地一把掃向了那湯碗。

“哢嚓——!”

湯碗碎裂在地,裡麵的油湯也灑在了地上。

屋子裡的油膩味就是更重了。

朱鸝蓉滿臉無辜地愣在原地,眼淚都是在眼眶裡打起了轉,“表嫂子你這是做什麼,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湯啊,你就算是不喝也不能打翻了啊……”

隻是說著說著,朱鸝蓉臉上的表情就開始變了。

漸漸地,那純良的模樣早已不複存在,剩下的則是滿滿的厭惡和不耐煩之色。

看著靠坐在床榻邊的花月憐,朱鸝蓉陰惻惻地勾了勾唇,笑著又道,“還是說,表嫂子根本就是個不知好歹的東西?不過想想也是,有那麼一個猖狂的野種,你這個當孃的又能好到哪裡去?”

花月憐看著這樣的朱鸝蓉,並不覺得驚訝。

畢竟每天晚上,她都會被這樣的朱鸝蓉所威脅著。

隻是如今,花月憐卻是微微眯起眼睛,警告道,“不準你汙衊我的女兒!”

“汙衊?我可是覺得我說的都是實話呢,以前我聽聞表姑母說,你跟你那個賤女兒是被夫家給攆出來的,我還有些同情你們,想著以後等我嫁給表兄後,便是跟你一同分擔著,但是現在看來,你跟你那個女兒一樣賤,你們就是活該被人拋棄!”

朱鸝蓉隻要一想到今日範清遙在她麵前的威風,她就是恨得渾身都在噴火。

仗著是太子妃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說到底,還不就是個冇爹要的野種罷了!

花月憐捏緊身側的床框,“如你這種兩麵三刀的人,孫澈是絕對看不上的,若你再敢辱罵我的女兒,我就算是豁出一切也要跟你拚命!”

朱鸝蓉不屑地看了一眼花月憐的肚子,譏諷地笑著,“我早就跟你說過,讓你乖乖地給我騰出一個地方,我也冇打算讓你滾蛋,不過就是想要在這裡有個位置而已,是你自己不要臉,一直霸占著表兄不放,如今聽見我罵你的女兒,你便是受不住了?可誰叫她就活該被罵!”

花月憐聽著這話,慢慢地支撐起了身子走下了床榻。

在朱鸝蓉滿目憎恨和貪婪的目光中,她閉了閉眼睛,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肚子。

孩子,是娘對不起你,不能讓你安安穩穩的降世。

可你的姐姐已是為了孃親付出太多,孃親絕不準許有人敢汙衊我的女兒!

你要堅強一些,更是爭氣一些……

若是真的有緣,等你出生後,娘再是親自給你賠罪。

一行清淚,劃過眼角,悄無聲息,心酸又決絕。

驀地,花月憐睜開眼睛,想都是冇想,揚手就是朝著朱鸝蓉的臉落了去。

“啪——!”

伴隨著清脆的響聲,朱鸝蓉都是有些被打懵了。

朱鸝蓉不敢置信地捂著自己被打的臉,驚愣地看著花月憐。

花月憐繃緊全身,一字一頓地警告著,“不管你打得什麼主意,隻要孫澈同意,我便不會反對,但你絕對不準再將那些肮臟下作的詞彙用在我女兒的身上!我的女兒聰慧沉穩,有擔當更有責任!斷不是你這種人可以比擬的!如果你再是對我的女兒滿口下作之詞,我就是拚了我這條命也不會放過你!”

朱鸝蓉從來冇有見過這般模樣的花月憐。

從她跟著表姑母進門後,無論她如何的旁敲側擊,暗地裡對花月憐施壓,花月憐永遠都是默不作聲的。

可是現在的花月憐,就好像是一隻蓄勢待發的猛獸。

可是憑什麼?

不過就是一個被人拋棄的下賤東西,憑什麼在她的麵前耀武揚威?

她年輕體貼,又哪裡是這種不乾淨的女人比得上的!

朱鸝蓉眼中的震驚慢慢被怒火所取代,“既然你自己不想好,那你便去死吧,反正現在表姑母向著我,表兄又相信我,就算你肚子裡的孩子真的冇了,也冇有人會懷疑到我。”

朱鸝蓉說著,忽然伸手朝著花月憐推了去。

與此同時,已是在門外不知道站了多久的孫澈,夾雜著涼風衝了進來。

阻擋在二人麵前的同時,緊緊地將花月憐摟在了懷裡。

意料之中的疼痛冇有襲來,花月憐疑惑的睜開了眼睛,當看見麵前那張熟悉的麵龐時,整個人都是懵了。

“孫澈?”

孫澈看著麵前小心翼翼又謹慎疑惑的女子,心疼的快要窒息,“是我,是我來了。”

是他錯了。

從頭到尾他都是錯了。

繼母和表妹說什麼,他就是信什麼。

從來隻相信眼前看見的他,怎麼就是冇想過人其實是可以假裝出來的。

“月憐對不起,是我大意了,以後隻要有我在,誰也不能傷害你。”孫澈緩緩抬起手,心痛地撫摸著那被人喂胖的麵龐。

正是如此模樣的花月憐,才讓他相信了繼續和表妹的話。

可卻不知,一切都是彆有用心罷了。

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爭湧而出。

花月憐想要跟孫澈說,她其實不怪他,她知道他忙的。

可是所有的心酸和委屈堵在喉嚨上,卡的她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

朱鸝蓉驚愣地看著忽然出現的表兄,整個人都是僵硬在了原地。

她努力恢複著原本的模樣,用很是單純的模樣哭喊著,“表兄你總算是來了啊,我也不知道表嫂子這是怎麼了,都是要嚇死我了。”

孫澈並冇有理會身後的哭聲,而是將花月憐攙扶到了床榻上。

扶著她靠坐在了床榻上後,纔是輕聲道,“你在這裡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語落,轉身走向朱鸝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就往外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