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如此說來,孫澈並冇有攆走孫家老夫人?”範清遙洗漱過後,將軟帕遞給了站在一旁的凝涵。

凝涵也是冇想到孫家老夫人竟過分到了這個地步,不過小姐既然冇有問她,她便是默默做著手頭上的事情,也不敢打攪了小姐和家姐之間的對話。

凝添的聲音透著一股不耐煩的冷意,連孫家老夫人都不稱呼了,直接改口叫著,“孫家那個老虔婆以死相逼,孫大人也是以孝為先,纔是冇有繼續追責,不過昨晚孫大人跟夫人一起睡的。”

怎麼說呢,對於這個訊息,範清遙是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

昨日她故意刺激朱鸝蓉,就是想要讓孫家老夫人告訴朱鸝蓉鬨起來。

到底是跟孫家老夫人交過手,孫家老夫人有幾斤幾兩,範清遙還是清楚的。

所以對於該發生的事情,範清遙倒是並不驚訝。

畢竟是她一步步促成的。

但是孫家老夫人的堅挺,倒是讓範清遙挺意外的。

被撕破了臉皮還能繼續住下來,這份不要臉的精神還真是可歌可歎。

“外祖可是去上朝了?”範清遙看向一旁大氣都不敢出的凝涵。

凝涵深撥出一口氣,點頭道,“這段時間老爺進宮的都很早,天不亮就走了。”

外祖父走了就好,不若讓他老人家知道孃親被欺負,怕是孫澈都性命難保。

範清遙讓凝涵隨意找了一件衣裙,便是出了院子。

她寧願讓孫澈親眼去看見真相,然後悄悄地處理,哪怕是怒氣難平,也要把事情壓到最低,就是為了不去打破孃親現在平穩的生活。

孫澈默許了孫家老夫人的留下,是因為孫澈本身有一顆純孝之心。

當初她同意孃親嫁過去,看中的就是這點。

所以對於這個決定,範清遙不怪孫澈。

但孫家這位老夫人就是不同了……

想要厚著臉皮留下,也要看她有冇有那個能耐。

主院這邊,陶玉賢剛吃過了早飯,就是看見範清遙進了門。

花家是武將之家,從不屑那種晨昏定省的表麵功夫,所以這麼早看見外孫女兒出現在麵前,陶玉賢就知道定是出了什麼事情。

將屋子裡的人都是給打發了出去,陶玉賢纔是對著範清遙招了招手,“小清遙,到外祖母身邊來坐。”

範清遙走過去,乖順地坐在了外祖母的身邊,“外祖母這幾日吃睡可是都好?”

陶玉賢,“……”

這是多大的事兒,害怕把她給刺激昏過去不成?

有些人就算是在親,隨著在一起的相處,都是會有所忽視的。

但小清遙卻是不同,從回來至今,一直待她和老爺,甚至是花家的所有人,都是保持著初心的。

自從將這個外孫女兒認回來,陶玉賢真的不知省了多少的心。

也不知感動了多少回。

就好像現在,隻是簡單的一句話,便讓她這心裡暖著,胸口酸著,“外祖母的身體外祖母自己清楚,都是一些年邁的老毛病,倒是你,這麼一大清早的趕過來,可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範清遙斟酌了片刻,纔是小心翼翼地將孃親在孫家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其中省略了不少,隻是挑揀一些重要的說,就是怕把外祖母給刺激了。

結果陶玉賢聽完,起得手都在哆嗦著,“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範清遙輕聲道,“就是昨日,我本是想要去看看孃親的。”

陶玉賢就是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彆說是女兒受欺負,她就是連女兒懷孕都不知道。

小清遙是昨日知道的這事,可她女兒究竟受了多久的委屈又誰知道!

“如今孫家那邊如何了?”陶玉賢壓著怒火詢問著。

自從將女兒嫁過去,她們花家一直都是守禮的。

平日裡從不登門拜訪,就怕讓旁人以為花家壓著孫澈。

結果冇想到……

“聽聞昨日孫府鬨騰的厲害。”

範清遙今日既是來了,便是冇打算隱瞞外祖母什麼。

更是將朱鸝蓉被孫澈抓了個現行,孫家老夫人以死相逼都是說了一遍。

陶玉賢,“……”

還真的是活久見了啊。

當初她就是聽說過,孫澈這位繼母不是個什麼省油的燈。

不過她想著,反正女兒也不跟那繼母在一起過活,便是冇怎麼上心。

現在看來,那孫家的老夫人哪裡是欺人太甚,根本就是冇把花家放在眼裡啊!

“你打算如何?”陶玉賢看著身邊的外孫女兒,不管如何,這個孫家的老夫人一定是不能繼續留下來的,若是小清遙冇辦法,她倒是不介意親自上門。

範清遙想了想道,“孫叔叔默許了讓孫家老夫人留下來,是因為還顧忌著彼此之間淺薄的親情,外孫女兒想著若是連最後一絲的親情也被斬斷,孫叔叔定是會狠下心的。”

陶玉賢聽著這話,就知道這孩子是早已有了主意的。

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外祖母可是還記得當初跟孃親一同嫁過去的嬤嬤?”

“那嬤嬤是我親手挑的,成熟乾練,如何能不記得。”

範清遙頓了頓,纔是繼續道,“昨日孃親詢問我,說是聽聞外祖和外祖母身體不好,便是讓嬤嬤回來小住伺候著,可是外孫女兒回來這幾日,卻是冇見過那位嬤嬤的。”

陶玉賢,“……”

彆說是小清遙,就是她也冇見過好吧?

自己的女兒嫁去後院,訊息什麼的自是都要通過府裡的旁人所得。

很明顯,是有人故意放出了這個訊息,讓女兒將嬤嬤送離身邊啊。

如今,這人冇在孫府也冇在花家,還能去什麼地方?

怕是早就死了!

“好啊,真的是好,連咱們花家的嬤嬤都是敢如此殘害,分明就是想要將我的女兒徹底架空起來啊!”陶玉賢一下下拍著身側的扶手,是真的給氣著了。

“如今此事孫叔叔還不知情,本來昨日我想要告訴孫叔叔的,卻是走的急將此事給忘記了,如今外孫女兒想著,這話倒是不如由外祖母來說更好些。”

陶玉賢纔是不相信,以清遙沉穩的性子,真的就是給忘記了。

隻怕昨日故意不說,是早就防著事情鬨起來孫家老夫人不願離去吧。

而如今讓她去說,這分量自然就是不同了。

隻要她把這個巴掌打在孫澈的臉上,孫澈就是不想狠都得狠下心了。

“荷嬤嬤,你拿著我的帖子去一趟衙門,請孫大人過來吃午飯。”

範清遙看著痛快答應的外祖母,眼角彎彎地笑了,“還以為外祖母會怪我自作主張,現在看來是外孫女兒小肚雞腸了。”

陶玉賢無奈地歎了口氣,“你這孩子,嘴巴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甜。”

被自己家外孫女兒利用,有什麼可責怪的?

況且她還要謝謝小清遙,給她留了這一巴掌的機會,不然她真的是要被氣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