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回到院子的時候,鵬鯨那邊已是命人送來了許多的藥材。

範清遙大致的清點了一下,雖說還差上一些,但大部分的藥材都是齊了的。

如此便是足夠了,剩下的慢慢再找來也是不遲的。

趁著外麵的陽光充足,範清遙乾脆帶著凝涵和許嬤嬤在院子裡晾曬藥材。

吃飽喝足的踏雪慢吞吞地走了出來,看著範清遙很是心虛地發出“嗚嗷嗚嗷”的輕喚聲。

範清遙知道,踏雪是要返回行宮了。

隻是知道是知道,範清遙對於踏雪的呼喚卻完全不為所動。

踏雪站在院子裡足足叫喚了小半個時辰,最後是啞著嗓子耷拉著腦袋離去了。

凝涵心疼地看著踏雪,卻靜默著啥也不敢說。

她也是第一次見小姐這般生氣的樣子,心裡也是冇底的很。

其實若說生氣,範清遙的氣性是冇那麼大的。

但若是這次不給某人一個教訓,隻怕以後這樣的事情還會再次發生。

所以為了杜絕再有後患,範清遙自然是要藉著這次的機會,將某人的小心思,徹底扼殺在搖籃裡的。

中午的時候,正門那邊傳來的動靜。

果然是孫澈來了。

或者說是孫澈不敢不來纔是真的。

陶家醫女之名,就是在主城都是赫赫有名的。

就算現在的陶玉賢早已為人婦為人母,也是不容許任何人小覷的存在。

孫澈一進門,便是跪在了陶玉賢的麵前重重一拜,“月憐的事情,是女婿的疏忽才導致如此,女婿愧對當初對嶽父的承諾,更是對嶽母羞愧難當,嶽母無論如何責罵女婿,女婿都願悉心聽教,隻求嶽母萬不要將憐接回花家,懇請嶽母再給女婿一個機會。”

昨夜孫澈一夜未睡,本想著等月憐的心情稍微平穩些了,再是親自上門負荊請罪,卻冇想到今日就是收到了嶽母的帖子。

陶玉賢看著跪在地上的孫澈,還是很欣慰的,起碼知道錯,也願意改。

“月憐既是嫁給了你,便是你的妻子,是要與你白首偕老的,如此的叫來叫去,傳出去你又該怎麼辦,身為父母官,卻是連自家的家務事都處理不好?”

孫澈冇想到到了這個時候,花家老夫人還處處為他著想,當真是更加愧疚。

“今日我讓你來,我隻是有一件事情頗為好奇,聽聞小清遙那孩子說,月憐得知我跟老爺身體不好,便是將身邊的嬤嬤派了回來,可是我自詡跟老爺的身體都還算硬朗,還無需從女兒的身邊搶人回來伺候著。”

陶玉賢說到此,纔是加重了幾分語氣,“況且,那嬤嬤也一直不曾回來過。”

孫澈聽著這話,當真可謂是五雷轟頂。

他當然冇有理由懷疑嶽母的話,因為他知道嶽母不會欺騙他。

那嬤嬤是一直跟在妻子身邊的,若真是回來了,嶽母又怎遲遲不知妻子的處境?

再是想到繼母幾次三番的在他的耳邊唸叨著,那嬤嬤一走就不知道回來了,是個性子野的,不如就不讓她回來的話……

孫澈若是連這點事情都想不明白,他就真的是白活了!

陶玉賢看著僵硬的孫澈又道,“我們花家從不欺人,但也絕不準許旁人欺負到我們的頭上來,這次的事情我可以息事寧人,但絕不可有第二次,不若等我親自登門那日,孫大人就彆怪我不講情麵了。”

孫澈聽著這個稱呼,哪裡還說得出其他。

陶玉賢又是看向身邊的荷嬤嬤道,“去把將嬤嬤叫來,讓她去照顧著月憐。”

荷嬤嬤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範清遙得知是將嬤嬤要被送去母親身邊時,便是特意讓許嬤嬤把人給劫了過來。

半晌,將嬤嬤纔是從範清遙的院子走了出來。

荷嬤嬤好奇地詢問著,“外小姐都是跟你說什麼了?”

將嬤嬤摸著自己的胸口,一臉的餘驚未消,“冇想到外小姐竟如此厲害著。”

荷嬤嬤,“……”

這都是哪跟哪啊。

等將嬤嬤站在了院子裡,孫澈纔是重重地對著嶽母磕了頭,起身離去。

荷嬤嬤望著孫澈的背影,擔心地道,“也不知道姑爺能不能再是心軟啊。”

陶玉賢放下手中的茶盞,“巴掌打在他的臉上,早已就輪不到他心不心軟了。”

這話說的冇錯,孫澈哪怕是坐上了馬車,臉上依舊火辣辣的疼著。

他本以為留下繼母是為了孝順,但嶽母卻用事實告訴他,他所謂的孝順,不過都是助紂為虐罷了。

今日繼母敢揹著他鬨出人命,那麼明日呢?

孫澈不敢去想。

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快刀斬亂麻。

孫澈回到府邸的時候,孫家人正是都聚在前廳等著吃飯。

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完全將花月憐當成了透明人。

花月憐倒是也冇有太大的波動,安靜地坐在椅子上。

孫澈就是這個時候帶著將嬤嬤進門的,一看見被冷落的妻子,他心裡的怒火就是燒得更旺盛了。

孫家老夫人見繼子臉色不好,悄悄給朱鸝蓉使了個眼色。

朱鸝蓉連忙起身走到了孫澈的身邊,“表兄怎麼纔回來?快坐下吃飯吧,今兒箇中午我特意燉的山雞蘑菇,表兄定是會喜歡的……”

朱鸝蓉說著,那手就是自然而然的往孫澈的胳膊上挎了去。

結果還冇等碰到孫澈的胳膊,就是被將嬤嬤給一巴掌打落了。

朱鸝蓉疼得驚呼一聲,臉色都是變了。

孫家老夫人驚地站了起來,嗬斥著,“你是什麼人,趕在我孫家撒野!”

將嬤嬤雖是後進花家的,卻是被荷嬤嬤親自教導著的。

昨日,她便是被叫到老夫人的麵前聽說了小姐的事情,如今麵對孫家老夫人豎眉毛瞪眼睛的,不但冇有半分畏懼,反倒是一步一穩地走到了自家小姐的身邊。

仔細地將小姐護在身後,將嬤嬤纔是看向了孫家老夫人,“我們家小姐是被明媒正娶而來的,就算是要論,我們家小姐纔是這府邸的女主人,老奴聽聞姑爺的母親早就是故去了,你這個老虔婆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大放闕詞!”

孫家老夫人氣瘋了。

好不容易處理了一個難纏的嬤嬤,怎麼如今又來了一個!

“我是孫澈的繼母,試問這府裡誰不要敬我七分!”

“原來是個繼母,姑爺孝順,將繼母留在身邊照顧著,可繼母就是繼母,若是連自己的身份都擺不正,怕是還不如市井流浪的乞丐明事理!”

“你……”

“夠了!”

孫澈忽然大吼一聲,讓吵鬨不止的正廳瞬間恢複了平靜。

朱鸝蓉瞧著事情不對,就想要勸說表兄,“表兄……”

隻是這次的孫澈,已經不想再給她機會,“花家已是重新派人過來,想來月憐的也再無需讓繼母操心,我已經命人準備好了馬車,鸝蓉表妹記得要在路上好生照顧著繼母纔是。”

話音落下,孫澈直接轉身離去。

剩下的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麵麵相覷,徹底的懵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