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澈這是真的狠了心,孫家老夫人賴著不走,便是直接讓人將行李都是給搬上了馬車,朱鸝蓉想要去找孫澈求情,結果孫澈連見都是不見。

後院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花月憐都是給唬了一跳的。

將嬤嬤安撫著道,“小姐彆擔心,姑爺兒答應了老夫人要清理門戶的。”

花月憐驚了下,“如此說來,母親都是知道了?那劉嬤嬤怎麼還未曾回來?”

將嬤嬤知道小姐說的是再也不會回來的嬤嬤,便是輕聲道,“聽說是劉嬤嬤家裡麵出了些事情,老夫人便是給了銀子讓人回家了,小姐放心,老奴定是會好好守在小姐身邊,斷不會讓小姐再受委屈的。”

花月憐點了點頭,她自然是相信花家人的。

將嬤嬤侍奉了小姐喝了安胎藥,等小姐睡著後纔是退了出去。

另一邊,孫家老夫人仍舊帶著朱鸝蓉不依不饒地鬨騰著。

府邸裡的人都是孫家老夫人帶來的,自然是不敢真的為難的。

將嬤嬤聽了聽還在吵鬨的方向,便是拍打了幾下衣腳走了過去。

孫家老夫人一看見將嬤嬤,就跟看見殺父仇人似的,“你來做什麼?彆以為你沾了花家就不得了了,說到底還不就是個死奴才!我告訴你,我是這府裡的老夫人,誰也彆想攆我走!”

將嬤嬤站在院子口,八風不動,“現在還是孫家老夫人,但以後怕就不一定了。”

孫老夫人一愣,“你,你什麼意思?”

將嬤嬤冷冷一笑,“孫家老夫人自己做過什麼,想必心裡應該很清楚纔是,彆以為真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覺了,我們花家不願意撕破臉是看在姑爺兒的麵子上,但若是孫家老夫人真的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彆怪我們花家不講情麵了。”

孫家老夫人聽著這話,身子一僵,卻還梗著脖子道,“你少嚇唬我。”

“嚇不嚇唬的,孫家老夫人一試便知,想當初那個嬤嬤究竟去了哪裡,姑爺兒不知道,但我想孫家老夫人一定是清楚的,那麼一個大活人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消失?”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孫家老夫人不知道不要緊,但我們花家知道就夠了,我們家外小姐說了,隻給孫家老夫人一日的時間,如若孫家老夫人當真不在乎顏麵的話,我們花家自然也冇什麼好顧忌的了。”

將嬤嬤說完話,轉身就走。

孫家老夫人看著將嬤嬤的背影,說不心虛是假的。

一旁的朱鸝蓉早就是給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當初她們弄死那個老嬤嬤,就是礙於花家找不到證據。

但是現在看來,花家似乎已經查到了什麼了啊。

孫家老夫人跟朱鸝蓉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心裡都是慌得一批。

她們是不想離開這裡,但她們就真的不害怕花家拿出什麼證據來嗎?

她們自然是怕的。

將嬤嬤回到院子不久,就是聽見了孫家老夫人帶著朱鸝蓉離開了。

動靜折騰得不小,將花月憐都是給驚醒了。

起身走到窗邊,花月憐朝著窗外望去,說不驚訝是假的,“真的就是這麼走了?”

孫家老夫人是個什麼德行,她還是清楚的。

本以為會死纏爛打,冇想到……

其實將嬤嬤也是冇想到的。

她剛剛跟孫家老夫人說的,不過都是臨行前外小姐交代的。

將嬤嬤也隻是以為這話不過是嚇唬嚇唬孫家老夫人罷了,冇想到……

真的就是成了!

將嬤嬤心裡這個激動了,趕緊就是把訊息給傳回到了花家。

範清遙倒是並冇有任何的意外,畢竟,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孫家老夫人本就是冇什麼見識和城府的人,一切的手段不過就是靠著撒潑耍賴罷了。

這個方法對孫澈或許有用,但對她卻是完全冇有用的。

果然,當撒潑和耍賴不好使的時候,就隻剩下了膽小心虛。

如那樣的人,隻需稍微嚇一嚇,便是就乖乖認慫了。

陶玉賢聽聞女兒那邊總算是太平了,心裡是重重地鬆了口氣,掐算著孫子也是快要抵達主城了,便又是讓荷嬤嬤去給武家遞了帖子。

武家那邊倒是個痛快的,第二天便是派人邀請陶玉賢上門。

接連幾日,陶玉賢都為了花豐寧的奔波著。

大皇子給押送回主城的日子將近,朝中更是一派的死氣沉沉。

主城內的百姓對此毫不知情,跟皇宮裡的人心惶惶相比,主城仍舊是一派的鼎盛繁華,熱鬨非凡。

算起來,軫夷國一行人還留住在皇宮之中。

當初範清遙要在行宮給太子侍疾講不了了,但如今既是回來了,也不好繼續拖延著軫夷國太子的心疾。

隻是如今的宮裡情勢並不明朗,聖怒之下,每個人都提心吊膽得厲害著。

範清遙為了保險起見,隻能先行派人將自己的帖子送去了和碩郡王府。

而她自己則是整日帶著院子裡的人晾曬藥材,也算是難得的清閒。

每日晚上,踏雪都會準時回來。

其目的,自然是給百裡鳳鳴送信的。

至於範清遙不回信也不要緊,隻要他給她寫信就可以了。

看著將信當成每日記事來寫的百裡鳳鳴,彆說範清遙無語,就是紀鴻遼都是服氣。

雖說,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但太子殿下這種死皮賴臉又死不要臉的精神,還是讓人佩服的。

百裡鳳鳴對於紀鴻遼萬分嫌棄的眼神,完全不在乎,隻是施施然笑著道,“追妻本就是無需顏麵的事情,又要臉做什麼?”

紀鴻遼,“……”

您是太子您說什麼都對。

稍晚些的時候,踏雪如同以往的進門坐在了百裡鳳鳴的身邊。

與此同時,便是將一封信吐在了百裡鳳鳴的手上。

修長的手指將信打開,熟悉的字跡便是顯現在了眼前。

站在一旁的少煊好奇地探過頭,結果……

說不失望是假的。

範清遙是回信了冇錯,但說的不過是要進宮給軫夷國太子看病雲雲。

說白了,通篇都是一板一眼的正經事兒,就是連個多餘的標點都冇有。

這樣的信少煊光是看著頭都是大了,若是讓他回信,他隻怕得一夜禿頭。

看著自家的殿下,少煊冇忍住道,“這完全就是驢唇不對馬嘴啊!”

他家殿下寫的是家常,太子妃回的則完全是公式化的正事兒……

這,怎麼回?

百裡鳳鳴看著麵前的信,卻是莞爾一笑,“既然阿遙說正事,便就談正事。”

百裡鳳鳴真的不是說說而已,洋洋灑灑寫著回信時,字裡行間都是這段時間所掌握的正經事。

少煊看得簡直無語。

哦,人家太子妃說正事兒,您也跟著說正事兒。

為了跟太子妃有共同語言,您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太子殿下咱就算是寵妻,是不是也得有個起碼的限度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