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著軫夷國太子進了寢宮,便是讓其躺在了軟榻上。

先是仔細的檢查了一番後,纔是讓軫夷國太子脫掉了衣衫。

範清遙從藥箱裡拿出準備好的丹藥,輕輕塞進了軫夷國太子的口中,隨後又是拿出了銀針,圍繞著軫夷國太子心臟的周圍佈下針陣。

想要徹底根治心疾,便要先行疏通血脈,隻有待血液流暢於最快時,服用下的藥物才能更快的發揮作用。

隻是軫夷國太子的心疾太過頑固,以至於心脈都已經嚴重受損。

範清遙隻能在落針時,將每一根銀針落入至最深,以此確保能夠最快的發揮作用。

銀針刺入,按理說並不會太疼。

但如今每一根銀針都紮入最深,可就不好說了。

隻是軫夷國太子卻不喊疼也不叫痛,哪怕是渾身都有些剋製不住的開始抽搐了,卻仍舊乖乖地躺在軟榻上,一聲不吭著。

小小的人兒,臉色白白的,卻莫名的倔強著,光是看著就讓人心疼。

範清遙施過針後,不忍心摸了摸那被汗水打濕的小臉,“若是疼可以喊出來的。”

軫夷國太子卻是搖了搖頭,“皇叔說過,這世上有比我更苦更痛的人存在,若這點痛我都是承受不住,又有何臉麵讓眾人臣服?”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笑了,“如此說來,不是你想如此,而是你皇叔讓你如此?”

軫夷國太子仔細地想了想,纔是點了點頭後又搖了搖頭,“皇叔是我最為尊敬的人,從我出生開始,我便是跟著皇叔一起生活,我的一切都是皇叔給予的,皇叔說的話雖還有些聽不懂,但我知道皇叔說的就是對的。”

範清遙對於軫夷國的事情,並不是很瞭解。

不過聽軫夷國太子如此說,似乎這位太子殿下是跟著攝政王長大的。

難怪會如此堅信不疑了。

“你的皇叔現在還在這裡嗎?”範清遙用手帕,輕輕擦拭著他額頭上的汗。

軫夷國太子點頭道,“自然的,皇叔說我在哪他便是就在哪。”

範清遙聽著這話,可是有些驚訝了。

軫夷國太子還不立事,軫夷國上下都是攝政王在掌管著。

一國的至高無上,卻是能夠遲遲在他國不走,可真是有些心大啊。

軫夷國太子見範清遙不說話了,便是好奇地問著,“太子妃姐姐在想什麼?”

範清遙回神,笑看著麵前的小糰子,“我在想啊,你皇叔當真是個厲害的,能夠放任國家上下不顧,陪著你一直留在西涼。”

軍不可無將,國不可無君。

就算軫夷國現在明著是攝政王輔佐朝政,可真的就是所有人都心悅誠服嗎?

隻怕是不會的。

可是軫夷國這位攝政王,卻是真的能做到在西涼一呆就是小半年,甚至更久……

範清遙當然不相信,一個能夠在先皇駕崩後,便一手抓起朝政的人,會是所謂的酒囊飯袋。

而此人若不是庸輩的話,那就是個極其厲害的角色。

軫夷國太子隻當範清遙是在擔心,露出了一個虛弱的笑容,“太子妃姐姐無需擔心,我皇叔可厲害了,冇有人敢在我皇叔的眼皮下麵做壞事。”

範清遙點了點頭,“確實,你的皇叔是個厲害的人。”

軫夷國太子的病,並非一朝一夕。

如這樣的診治,起碼還要十幾次方可。

為了能夠讓軫夷國太子有個期盼,範清遙便是跟他保證,等到入秋時,一定會讓他徹底康覆成一個健健康康的人。

等拔掉最後一根銀針的時候,太陽都是快要落山了。

結果冇想到,範清遙剛要起身,軫夷國的人就是將晚飯給端上了桌子。

“攝政王有令,邀請西涼太子妃留下用過晚膳再離去,望西涼太子妃賞臉。”

“天色不早,我自不便再繼續打攪,軫夷國攝政王的心意我心領了……”範清遙正是拒絕著,就感覺自己的袖子緊了又緊的。

下意識地低下頭,就看見軫夷國太子正悄悄地抓緊著。

範清遙,“……”

軫夷國太子仰著圓溜溜小腦袋,睜著一雙水汪汪地大眼睛,一聲一聲地懇求著,“太子妃姐姐,我一個人吃飯很冇意思的,你就留下來陪著我一起吃吧,我保證我不吵不鬨,好好地與你一同吃飯。”

範清遙愣了愣,“你不是要與你皇叔一同用膳嗎?”

軫夷國太子聽著這話,就更可憐了,“皇叔說我是大人了,不能總跟他一起用膳,所以太子妃姐姐,你就是陪陪我吧……”

範清遙本來就對這小糰子冇啥抵抗力,再加上小糰子如今這虛弱的樣子,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用針紮出來的……

所以範清遙還能說什麼?

她什麼都不能說!

軫夷國的人很有規矩,帶著範清遙和軫夷國太子一同來到了內廳。

桌子上擺滿著各色菜肴,光是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估計真的是太豐盛了,以至於軫夷國太子隨著範清遙坐下後,那雙黑溜溜的眼珠子就是冇離開過桌子。

範清遙就是好奇了,“以前你吃的難道不是這些?”

軫夷國太子可憐巴巴地搖了搖頭,“皇叔說了,不可大魚大肉大快朵頤,要葷素搭配才能讓我更加健康的長大。”

範清遙這次是真的要對這位軫夷國的攝政王刮目相看了,不但能夠在朝堂上雷厲風行,更是在私底下又當爹又當孃的……

軫夷國太子是真的開心了,吃飯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冇有消失過。

“太子妃姐姐,皇叔真的是很重視你唉,我上次吃這麼豐盛飯菜的時候,還是過生辰的時候……”軫夷國太子說到此的時候,臉上頗有些悲涼的神色。

範清遙笑著道,“喜歡吃就多吃些。”

軫夷國太子忙點著頭,不停地往自己的嘴巴裡塞著飯菜,還不忘騰出手來給範清遙的碗裡也夾菜。

範清遙瞧他忙得恨不能長出三隻手的樣子,笑著道,“你自己吃就好。”

軫夷國太子忙嚥下一口飯菜,正色起來道,“那怎麼能行,今日可是沾了太子妃姐姐的光,皇叔說了,做人要投之以木桃,報之以瓊琚。”

範清遙,“……”

她可不覺得以自己的身份,能夠被一國的攝政王所重視。

不過見小糰子吃的開心,範清遙的胃口也跟著好了起來,等範清遙出了寢宮的時候,已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情了。

軫夷國太子挺著圓滾滾的肚皮,站在院子裡戀戀不捨地目送著。

範清遙真的是強迫自己不要回頭,才走出了寢宮。

結果冇想到,剛繞出西六宮,就是看見百合正遠遠地站著。

瞧見了範清遙,百合忙笑著走了過來,“皇後孃娘聽聞太子妃進宮,特意讓奴婢過來等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