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家跟範家的一旨和離可謂是鬨了個滿城風雨。

正常人和離不過就是去巡撫那裡備個案,等到時間到了自然而然的就和離了,但是花家和範家的和離則是皇上下旨欽賜的。

欽賜和離?

這種事情如何能不讓人多想。

就在眾人還沉浸在花家和範家和離的事情裡,又是一記重磅訊息炸起。

範家的範侍郎被辭官了。

不但查出了多年前的科舉有作弊之嫌,更是查出了賄賂官員謀取官職之疑。

這下,還對花家和範家和離一事疑惑的主城的百姓們不疑惑了。

也根本不用疑惑了。

很明顯就是範家自己不爭氣惹怒了皇上,皇上這才下旨將花家從範家那個泥潭裡給拽出來了。

一下子,所有人都高呼聖上英明,更是道儘了花家女兒的不易,也痛罵著範家的齷蹉和無恥。

現在的範俞嶸簡直就是如同過街老鼠一般,正如窩在府裡,門都是不敢踏出一步。

緊接著冇過幾日,愉貴妃膝邊的雲月公主出宮學醫。

出宮那日,舉國歡送,所有人都稱讚著雲月公主的孝心。

當然,根本冇有人知道,此番拜師學醫五年之久的不但隻有雲月公主一人,還有現在名正言順是範家嫡女的範雪凝。

更冇有人知道,那日範自修為了讓愉貴妃出麵強壓範清遙母女回到範家,用的便是範雪凝最為寶貴的五年所換來的。

五年侍奉在雲月公主身邊,視雲月公主為主,對雲月公主儘心儘力。

五年是不長,可一個女子能有幾個最好的五年?

送彆那日,醉憐站在百姓之中哭的眼睛都快瞎了。

此時的她終於如願當上了範家的大奶奶,可是她做夢都冇想到,這樣的身份竟是用她女兒的離去和夫君的公明換來的。

而就在眾人還接連被一**爆炸性的訊息所衝擊時,在城中的主街道上,一家名為青囊齋的鋪子悄無聲息地開張了。

據說,這青囊齋裡賣的東西都是女子家慣用的頭油皂角,胭脂水粉,當然也有男子時長掛在腰間佩戴的香囊。

隻是這些東西看似普通,卻每一種都及其特殊。

光是頭油就分了不下上百種,每一種味道都具備著不同的功效,從滋養到生髮可謂是樣樣俱全。

香囊的種類也是眼花繚亂的很,不但味道特彆,更是有驅蚊蟲,助安神,甚至是連安胎的功效都是有的。

開始的時候,並不曾有人相信這麼許多,可真的就有人在這青囊齋買的頭油滋養了頭髮,真的就有人用了香囊睡得好的。

定價是高,卻貴在貨真價實。

眼看著就到蚊蟲氾濫的時節,青囊齋的香囊更是被搶購一空。

誰曾想到,青囊齋就這麼在主城占據了一席之地。

又到了月底,花家其他掌櫃的將賬本送到了大兒媳淩娓的麵前。

大兒媳靈位看著上麵的滿江紅,氣的眼睛都是跟著紅了,“怎麼還越賣越是賠錢了?”

幾位掌櫃的有苦說不出,“大奶奶您有所不知,最近城裡開了一家青囊齋,雖說不是藥鋪,卻也是搶了咱們不少的生意,按理每年這個時候,早就有人上門買驅蚊蟲的草藥了,可是現在有了好聞又好看的香囊,誰還願意整日往袖子裡麵揣草藥?”

又有掌櫃的道,“大奶奶,各家鋪子裡堆積的藥材太多了,若是等雪路徹底清完隻怕草藥都是要發黴了,不如咱們也是考慮一下水運?”

水運兩個字,簡直是紮進了大兒媳淩娓的心窩子裡麵。

這段時間,也不知道其他幾家都是怎麼想的,就跟說好了一樣都堅持水運,一直都跟她作對,若是她真的點頭了,以後還要如何拿捏她們?

正想著,就見妯娌們上門了。

來乾什麼?

自然是繼續給大兒媳淩娓添堵的。

大兒媳淩娓本來就鬱結著掌櫃們說的青囊齋的事情,如今又被其他幾個妯娌圍著軟磨硬泡說著水運的事情,她如何能上的來氣。

如此這般的一鬨騰,大兒媳淩娓就給氣昏過去了。

“確實是該昏的。”還在研究著新頭油的範清遙聽著這話,並冇有意外。

以前她讓著大兒媳淩娓,是因為她騰不出功夫,現在不同了,她是花家名正言順的小女兒了,自然就不能讓大兒媳淩娓一直踩著她的底線蹦躂。

凝涵猜不透小姐的心思,“小姐可是打算出麵?”

踏雪剛巧這個時候睡醒了,從柔軟的被子裡鑽了出來,也是不在意自己那亂成一團的毛,恬不知恥地鑽進範清遙的懷裡撒嬌賣萌。

這段時間它在花家可謂是吃得好,睡得好,胖的也……非常好。

嫩嫩的肚皮都是堆起了三層褶子。

範清遙捋順了踏雪的絨毛,才搖了搖頭道,“不著急。”

她要將大兒媳淩娓所有的理智全都磨平,才能更好的一刀製敵。

“稍晚一些,讓凝添把桌子上的新頭油給月落送去。”

“是,小姐。”

範清遙不再多話,簡單地稍作收拾,便是抱著小傢夥出了門。

青囊齋的生意已步入正軌,月落掌櫃,鵬鯨管賬,兩個人上一世便是做買賣的好手,這一世自也是不差的。

她當然也是放心的。

踏雪對有赤烏在的府邸已經是完全輕車熟路了,一人一寵邊走邊玩,一炷香的功夫便是進了院子。

院子裡,赤烏聞到踏雪的味道,懶洋洋地撐開了眼皮,打量了一圈踏雪那又是胖了一圈的身體,又是麵無表情地閉上了眼睛。

怎麼看怎麼都是眼不見心不煩的嫌棄。

踏雪就是個冇長心的,從範清遙的懷裡跳下來,便是撲在了赤烏的身上。

廉喜早已等候在門口,遠遠地就笑著道,“奴纔給清瑤小姐請安。”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提著裙子走上了台階。

正廳裡,百裡鳳鳴正靠在軟榻上看著書。

從窗欞灑進來的陽光,籠罩在他清雅美好的側影上,似在將他的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

聽聞見腳步聲他緩緩抬頭,在看見她的時候淡淡一笑,美好而又安逸。

範清遙習慣性地走到他的身邊,打開了手裡拎著的藥箱。

這段時間隨著治療的深入,他每次都需要滴入極其疼痛的藥汁,以此來刺激雙目,所以在此之前,範清遙都會以銀針紮入他的昏穴,讓他暫時的失去意識。

百裡鳳鳴倒是自覺,在範清遙還在準備的時候,便是已靠在了身後的軟榻上。

如同往常一般,範清遙先是紮昏了他,隨後顧不得禮儀地騎在他的腰身上,將手中新鮮的藥汁準確滴入他的眼睛裡。

這藥汁具有腐蝕性,如此才能腐蝕掉眼裡的汙濁,但相對的,若是流淌到了旁處,就算不毀容也是要扒層皮的。

跟禮義廉恥比起來,她自是更在乎自己的病人。

隻是這次,範清遙在滴入藥汁之後,並冇有馬上起身,而是從懷裡拿出了一個香囊,小心翼翼地係在了百裡鳳鳴的腰間。

那日他幫著她說服皇上出宮,她感激在心,想了許久才做了這個香包。

這香包的每一針一線都是她親手縫製的,裡麵的藥草更是她精心調配。

不但能防止所有蛇獸的靠近,更是有安六神定心魄的功效。

繫好香囊,範清遙便是就要直起身,卻忽然就聽見百裡鳳鳴熟悉的聲音,忽然就響起在了耳邊。

“彆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