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衙門聽聞是太子妃派人報官,來人的速度很快。

看著還在喋喋不休痛罵著的馬洪順,衙門的府尹連忙命人將其的嘴給堵上了。

自己想死也彆連累他啊。

等衙門的人走了後,孫夫人親自送範清遙和韓婧宸出了門。

站在門口,孫夫人看著範清遙隻不停地流著淚,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今日若是冇有太子妃,她可是真的親手把女兒送進了火坑啊!

範清遙安慰著道,“天色不早,孫夫人快些回去吧,從彤的傷勢已控製住,隻要精心休養著,想要醒來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孫夫人擦著淚點頭道,“太子妃和六皇子妃的大恩大德,我們孫家定永世不忘!”

範清遙又是笑了笑,纔是跟韓婧宸一起下了台階。

夜幕正濃,星光滿天。

正是仰頭望著星空的韓婧宸,忽然就是開口道,“清遙,你說這世上,是不是根本所謂的真心實意?”

範清遙停下腳步,看向韓婧宸,“好端端的說這些做什麼?”

韓婧宸收回目光,笑著搖了搖頭,隻是那笑容之中卻夾雜著太多說不出的苦澀,“隻是覺得人和人之間太是涼薄了一些,有些早就是註定的事情更是無法改變。”

範清遙看著如此悲春傷秋的韓婧宸,就是正色了起來,“你可是有什麼心事?”

“我能有什麼事情,就是覺得從彤命苦罷了,不說這麼多了,明兒個你還要繼續進宮呢,快些回去吧。”韓婧宸冇有再繼續往下說的打算,先行將範清遙送上了花家的馬車。

坐在馬車上,範清遙仍舊覺得韓婧宸有些怪怪的。

這份怪異,就是連凝涵都是察覺到了,“小姐若是擔心六皇子妃,不如等回去之後,讓家姐給小姐打探打探?”

範清遙是真的挺擔心韓婧宸的,但是想了想卻是不曾答應,“走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意被人觸及的**,既是人家不想說,她也冇辦法強求。

況且如今的韓婧宸早已身為人妻,若是她執意窺探,怕是要間隙了姐妹情分。

一炷香後,範清遙帶著一身疲憊地回到了西郊府邸。

第二天辰時不到,範清遙便是又坐上了進宮的馬車。

軫夷國太子的心疾既是開始治療,便是不能有停歇,不然前麵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費了。

每日範清遙都是準時早上進宮看病,順便跟軫夷國的小糰子聊聊天。

軫夷國太子每日看著範清遙都是喜氣洋洋,笑容滿麵的,對於範清遙的話更是言聽計從,施針的時候哪怕就是再疼也是不吭一聲。

而軫夷國太子越是這樣,範清遙就越是不能不心疼著。

正是如此,每當軫夷國太子拉著她的袖子,眨巴著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懇求著她留下來陪著他一起用膳的時候,範清遙都是完全冇有拒絕的抵抗力。

漸漸地,軫夷國太子寢宮的夥食就是越來越好。

相對的,範清遙每日出宮的時間也就跟著越來越晚。

而就在軫夷國太子已是完成了第一回合的治療後,被押的大皇子終於抵達主城。

皇上礙於自己的麵子,有意對外隱瞞著此事。

五皇子就是再不懂事,也不敢太是招搖過市。

雖說在回來的路上,五皇子冇有給過大皇子一個好臉色,但到底是給大皇子安排了一輛馬車。

範清遙進宮的頻繁,倒是也聽聞大皇子即將回到主城的訊息。

卻是冇想到,偏生就是這麼寸,被她給撞上了。

站在宮門前的範清遙,看著一行人夾雜著一輛馬車緩緩迎麵而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踏實的。

很明顯,皇上對大皇子刺殺一事的怒氣並未曾消除。

不然,又怎麼不會讓一個皇子走平民進宮才走的西側小門呢?

隻要皇上還餘怒未消就好,不然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可是就白費了。

百裡翎羽冇想到會撞見範清遙,忙揮了揮手叫停了隊伍,親自過來打招呼,“皇嫂今日怎如此得閒?進宮找母後聊天嗎?”

範清遙輕聲道,“奉皇上命,給軫夷國太子治療心疾而已。”

百裡翎羽點了點頭,纔是又壓低聲音道,“皇嫂若是冇事就趕緊出宮纔是,剛剛傳來訊息,說是父皇已經親自帶人去了天牢,看樣子是打算即刻審查大皇兄了。”

範清遙心領下五皇子的好意,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皇上想要即刻審查自然是好的,打鐵總是要趁熱的才更容易上手。

隨著押著大皇子的馬車駛向皇宮深處,範清遙也向了宮門。

結果剛一走到宮門口,就又是碰見了大皇子妃。

這運氣……

此時的閻涵柏,正被守宮的侍衛死死地攔在門外。

閻涵柏滿頭是汗,可見是真的著急了,“我是大皇子妃,你們憑什麼攔著我!”

侍衛麵不改色地道,“冇有皇上,皇後孃娘以及後宮娘娘們的召見,任何人都不得隨意進宮。”

“我是主子,你們不過是一群奴才,怎麼敢攔著我!你們放肆!”

若是平時,這話或許對侍衛們真的有用。

但是大皇子刺殺太子一事已是板上釘釘,皇上又親自審查此事。

如今這種局麵,隻要是長了雙眼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大皇子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說白了,連皇上的兒子都站不住了,你一個媳婦兒又有誰慣著你?

皇宮就是如此,拜高踩低的風氣長盛不衰。

範清遙走出門的時候,正是看見閻涵柏正跟那些侍衛推搡著。

侍衛們聽見腳步聲,不耐煩地回過頭,當看見是範清遙時,當即紛紛行禮請安,“給太子妃請安。”

因侍衛們的忽然鬆手,用力過猛的閻涵柏一下子摔坐在了地上。

可哪怕是手心都是蹭出了血,都冇有人多看她一眼。

範清遙從不是多事的人,也冇心情管旁人的閒事,在侍衛們的目送下走出了宮門。

坐在地上的閻涵柏,看著趾高氣昂的範清遙,隻覺得一陣怒火直衝心頭。

看看範清遙,再是看看她!

明明同樣都是皇家的兒媳,憑什麼範清遙就能永遠這般的風輕雲淡。

範清遙知道閻涵柏瞪著自己的眼珠子怕是都要掉出來了,但她可冇時間在這種人的身上浪費時間,幾乎是頭也不回地就坐上了馬車。

恨她的人多了。

想要讓她在意其實也不是不行。

但首先,得排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