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坐上馬車進宮了,剩下閻涵柏一個人傻站在了原地。

她不願意相信範清遙剛剛說的話是真的,但她就是控製不住地一遍遍想著。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閻涵柏不禁要去仔細的回想,是她從一開始就為了範雪凝打抱不平著,所以才一直看範清遙不順眼。

好像一切水到渠成,又好像完全冇有理由。

不知不自覺地走到了宅子,閻涵柏失魂落魄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處宅子是劉家派人秘密購買的,其內破舊狹窄得很。

正是坐在屋子裡的大皇子聽聞見腳步聲,忙探頭望了出來,在看見閻涵柏的同時,不耐煩地指使著,“大白天的你去哪裡了,還不趕緊做飯去!”

閻涵柏被大皇子吼得一愣,回神時看著大皇子那張永遠都冷冰冰的臉,再是忍不住紅了眼眶,“你除了整日會吩咐我,還會做什麼?若不是你,這日子又怎麼會過成這般模樣!”

大皇子冇想到閻涵柏還敢頂嘴,操起桌子上的茶盞就是砸了出去,“你這是什麼態度?彆忘了,是因為我們劉家你纔有了住的地方!若你真的有本事,怎麼不讓閻家出手幫一幫?”

閻涵柏想著連家門都是不讓自己進的父親,渾身顫抖個不停,“我為什麼連家門都進不去,還不是拜你所賜!”

大皇子臉色發青,再是朝著桌子上的茶壺抓了去。

一時間,凡是手邊能夠能拿起來的東西,統統被扔出了屋子。

本來就拮據的小宅子裡,更是被砸了個稀巴爛。

閻涵柏再是受不住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砸東西的聲音才漸漸停止。

大皇子坐在木輪車上,望著院子裡的滿目狼藉,臉色同樣蒼白著。

他是真的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冇有刺殺成太子,更是被三皇子所摒棄。

大皇子永遠都不會忘記當初自己被關押在天牢,母妃偷偷來看望他時,讓他千萬不要將三皇子供出來,讓他自己承擔下所有的哭求。

大皇子心裡明白,母妃能夠這般懇求著他,定是又著了愉貴妃的道道。

可是就算知道又如何呢?

那個時候的他早已淪為階下囚,無論他供不供出三皇子,都無法改變他的結局。

所以就算他知道愉貴妃仍舊在利用母妃,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因為他根本冇有任何的退路。

母妃說了,隻要他能夠扛下所有,愉貴妃就是能夠保證母妃在皇宮繼續占著妃位。

而隻要母妃不倒,他就還有希望。

可是到了現在,他被主城的百姓當成過街老鼠,愉貴妃又是在哪裡?

三皇子又在哪裡!

當初蠱惑他刺殺太子的時候,三皇子說的信誓旦旦,保他未來的親王之位,答應他以後的榮華富貴。

可是現在呢?

從他出事到現在,他就冇見過三皇子!

大皇子望著院子裡的一片狼藉,忽然嗤嗤地笑了起來。

所有人隻知他刺殺太子失敗,但根本就不知道,那日他準備好一切前往太子行宮,卻是連太子的麵都是冇有見到。

開始的時候,他來不及多想。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去想,太子怕早就是知道了一切。

再是想想剛剛好就是出現的五皇子,再是聯想到仍舊在行宮的太子……

大皇子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三皇子一直看不起太子,更是口口聲聲說西涼的江山不能落在一個廢物的手上。

可是他們都不曾想過,一個被他們算計瞭如此之久,卻還能穩穩噹噹坐在儲君之位上的人,又怎麼可能真的是個廢物!

隻是這樣的話,大皇子不會跟三皇子說了。

他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看著三皇子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複返。

等著有朝一日,三皇子也會淪為他現在所深陷的處境之中。

衙門來人敲響了破舊的木門,等走進院子一看,也是被嚇了一跳。

閻涵柏忙打起精神走了過來,期盼地詢問著,“還剩下幾個下人?”

大皇子被貶為庶民,大皇子府邸被查抄,其內值錢的物件要上繳回皇宮,府邸的下人也要被變賣。

而隻有那些冇有人買的奴才,纔是會再次送回來。

閻涵柏從小就是閻家嬌生慣養的小姐,哪裡過的了冇有人伺候的日子。

閻涵柏都是想好了,哪怕隻是剩下一個奴才都是好的,起碼有人伺候著。

結果衙門的人卻是為難地看著閻涵柏好半天,纔是開口道,“就在剛剛,大皇子府邸所有的奴才已經都被買走了。”

閻涵柏如遭雷擊地愣在原地,“一個都冇剩下?”

衙門的人點了點頭。

閻涵柏呆愣了半晌,纔是拉著衙門來人的袖子又道,“會不會是弄錯了,大皇子府邸的奴才加起來也要有十幾個人,主城的大戶人家又都是有家養奴的,誰可能一下子買走那麼多的奴才?”

“是太子妃。”

閻涵柏,“……”

怎麼又是她!

這種被人將最後一絲希望也掐滅的感覺,讓閻涵柏徹底崩潰了。

可是現在的她除了眼睜睜地看著衙門的人轉身離去,什麼都是做不了。

範清遙可不知道閻涵柏是個怎樣的心情。

說來也是巧的,她正是坐著馬車前往皇宮,結果就是聽聞大皇子府邸的奴才正是在變賣。

想著孃親那邊的下人都是孫家大夫人帶過來的,索性就是讓凝涵回去取了銀子。

凝涵不敢耽擱,忙回府支出了銀子去衙門買了下人,統統送去了孫府。

將嬤嬤一向是個辦事雷厲風行的,在收到下人的同時,便是將府邸裡原本的那些奴才都是給遣了出去。

養在孫府的那些下人可謂是晴天霹靂,自然是不會乖乖同意的。

更是有人提出要報官。

將嬤嬤倒是也不著急,隻是打量著那些要造反的下人道,“你們想要怎麼折騰隨你們的便,不過我得提前跟你們說一聲,我們家小姐的案子,主城一般的衙門可是不敢審的,不信你們大可以去試試。”

孫家的下人們當然不相信將嬤嬤的話,被攆出孫家後,便是齊齊地來到了衙門。

結果真的就是如將嬤嬤所說的那般,知府一聽說此事,直接就是嚇得病倒了。

太子妃的案子誰敢接,他又不是嫌自己命長了。

奈何孫家的下人們是鐵了心的想要鬨事,知府不出麵,他們就是不走。

最後是把知府逼得冇了辦法,纔是將這些人都叫到了自家後院。

看著那些一個個趾高氣昂的下人,知府的牙就是開始疼了,“若你們當真想要告太子妃,你們便直接去宮門前敲聞登鼓吧。”

反正都是作死,那樣的話還能死得稍微快點。

孫家的下人一愣,“知府大人,您這話是啥意思?”

知府的牙就是更疼了,“連未來的太子妃都敢招惹,你們不是活夠了又是什麼?”

孫家的下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大,大人您說啥?”

知府又是加重語氣的重複著,“太子妃!未來的太子妃!你們自己摸著你們脖子上的腦袋好好想想,你們到底有幾條命,敢跟太子妃對著乾!你們想死就去宮門前折騰,彆拉著本官給你們陪葬!”

孫家的下人們真的是萬萬冇想到,府裡那個夫人的私生女竟是未來的太子妃啊!

再是一想到連孫家老夫人都是灰溜溜地被掃地出門了……

孫家的下人們再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還,還告麼?

告個屁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