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收到宮外麵送進來的訊息時,剛收起最後一根銀針。

來傳話的是鳳儀宮的人。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如此細心,每日都是會派人去宮門前守著,就是為了方便幫著她傳遞訊息。

若非今日不是凝涵著急將訊息送進來,她都是不知道皇後孃娘為她做到瞭如此。

其實,決定將大皇子府邸的下人送到孫府時,她便是已經想到了後果。

可就算是如此,她也仍舊會如此選擇。

那些被孫家老夫人帶來的下人,都是混吃慣了的,若還不將他們連根拔起,保不齊他們還會暗中給孫家老夫人暗中送訊息。

當初她既是將孫家老夫人給攆出了門,孫家老夫人想要再回來就想都不要想。

“太子妃姐姐,你在想什麼,可是有什麼不開心的?”軫夷國太子見範清遙沉默不語,乾脆就是趴在她的懷裡撒起了嬌。

範清遙回神,看著他那小臉上掛著的擔憂,笑著道,“不是什麼大事。”

軫夷國太子見範清遙不想說,便懂事的不再詢問,隻是繼續撒著嬌道,“那今日太子妃姐姐也要留下來陪我用膳嗎?我給你說哦,今日可是有鹿肉的,我跟皇叔說要跟太子妃姐姐一起吃,特意讓皇叔給我留了一條鹿腿。”

範清遙,“……”

跟著軫夷國太子混吃的日子,還真的是一去不回頭啊。

雖說軫夷國攝政王冇有說過什麼,但範清遙也委實不好真的就厚著臉皮每日都留下來蹭飯。

隻是看著那閃爍著星星的軫夷國小糰子,範清遙也不好真的就直接開口拒絕,眼見著今兒個天氣不錯,便提議帶著小糰子出去走走。

等把吃飯的時間走過去,她就是能順其自然的直接出宮了不是?

軫夷國太子一聽說要出去走走,興奮的臉蛋都是紅撲撲的,“太子妃姐姐稍等,我這是就去跟皇叔說。”

範清遙點了點頭,心裡其實已經想好被軫夷國攝政王拒絕了。

畢竟軫夷國太子身份特殊,軫夷國攝政王不相信她也是情理之中。

範清遙打量著周圍的景色,心裡想著,若是等一會小糰子出來,她就是帶著他在附近轉轉也是挺好的。

結果,範清遙這邊把後路都是給想好了,就是聽見了軫夷國攝政王同意的訊息。

範清遙,“……”

這位軫夷國攝政王的心都是這麼大的嗎?

“太子妃姐姐,咱們去哪裡玩?”軫夷國太子倒是冇想那麼多,整個人都興奮得跟什麼似的。

範清遙想了想,便是道,“咱們去後花園走走吧。”

這個時候,陽光正是大,想來也是冇人會主動去後花園曬太陽的。

西涼皇宮的後花園,一直都有宮人精心照顧著。

剛一進門,就是花香撲鼻,再是往裡走去,各種鮮花,大放異彩。

範清遙拉著軫夷國太子的手,沿著花園內的湖邊走著,陣陣暖風拂過水麪,輕輕地打在身上,涼涼的,很是舒服。

軫夷國太子雖還是個孩子,內心卻是要比同齡的孩子更加成熟穩重。

就算是看見了什麼讓他好奇的,他也隻是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

範清遙輕聲道,“軫夷國太子若是喜歡,我陪你過去看看?”

軫夷國太子卻是搖了搖頭,“皇叔說了,越是喜歡的東西,便越是不能靠得近,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的身後有冇有其他人的眼睛,喜歡就是弱點,一旦被人看見,弱點就會成為殺死你的利器。”

範清遙不可否認,這話是對的,但總覺得這樣殘忍的話,如此直白的說出來,對於這麼小的孩子來說,纔是更殘忍的。

軫夷國太子微微揚起頭,看著正靜默著的範清遙,便是笑著拉了拉她的手,“太子妃姐姐無需心疼我,皇叔說了,在其位謀其職,我既生出來便是衣食無憂,被人敬仰的人,那我的肩膀上就應該揹負起相等的責任。”

“軫夷國太子跟攝政王的關係,倒是讓人羨慕得緊。”看得出來,這位小糰子對自己的皇叔很是信任的。

軫夷國太子肯定地點著頭,“那是當然的啊,我從記事起就是養在皇叔身邊的,皇叔說過,反正他無妻無子,養著我也算是打發了這無聊的光陰。”

範清遙,“……”

這個理由還真的是……

無懈可擊。

不遠處,忽然有一行人朝著這邊緩緩而來。

範清遙抬眼望過去,當看清楚來人時,不禁愣了愣。

不單單有皇後孃娘,愉貴妃和後宮的妃嬪,更是連皇上都走在其中。

若是其他人,範清遙還真的可以帶著軫夷國太子避一避,但眼下……

手心癢癢的,範清遙順勢低頭,就看見身邊的小糰子正看著自己笑著,“太子妃姐姐放心,這種場麵我最是應付得來。”

範清遙,“……”

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一個孩子給安慰了啊。

迎麵走過來的一行人,想必也是冇料到會遇見範清遙和軫夷國太子,都是愣了下。

軫夷國太子是個反應快的,忙主動開口道,“見過西涼皇上,皇後孃娘。”

其他的妃嬪見此,忙紛紛給軫夷國太子行禮問安。

永昌帝瞧著軫夷國太子的氣色不錯,看範清遙時也跟著露出了一絲的笑容,“看樣子愉貴妃說的確實是冇錯,今兒個天色好得很,不然太子妃也不會帶著軫夷國太子出現在這裡了。”

範清遙忙垂眸道,“父皇說的是。”

語落,眼睛掃過一旁的愉貴妃,看樣子是被三皇子壓著冇升職的事情刺激得不輕,就是現在臉上還透著淡淡的青色。

甄昔皇後看著禮數有加的軫夷國太子,可是歡喜得不行,“上次在行宮,本宮遠遠地望著就覺得這軫夷國的太子樣貌不凡,如今一見更是討人歡喜,皇上瞧這小模樣長得,以後定是個美男子啊。”

永昌帝聽著這話,自然而然的就是想到了自己的一群兒子。

結果現在卻是冇有一個傳來喜訊的。

再是看看麵前的範清遙,永昌帝纔是道,“說起來,太子妃也快要大婚了吧?”

範清遙對於過禮的事情,根本就是冇怎麼上心過,一直都是由外祖母跟宮裡麵的人交接著,如今被皇上問起,倒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而範清遙越是如此,便越是讓永昌帝放心。

隻要範清遙一直跟太子是兩條心,他便就能繼續控製著二人為他辦事。

愉貴妃腳下一晃,險些冇站穩。

潘德妃嚇得失聲道,“愉貴妃當心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