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一聽聞愉貴妃三個字,便是再次仔細看了去。

結果就是看見愉貴妃正是躺在涼亭的石凳上,胸口正是有鮮血滲出。

愉貴妃受傷了?

怎麼可能!

不單單是範清遙被驚到了,就是涼亭裡的眾人都是給唬了一跳。

永昌帝更是震驚地看著愉貴妃,好半天回不過神。

剛剛不是都還好好的嗎?

怎麼就……

劉仁妃忽然就是跪在了地上,看著皇上哭訴道,“啟稟皇上,剛剛鬨刺客的時候,臣妾親眼所見那兩名刺客要對皇上不利,是愉貴妃擔心皇上的龍體,故及時擋在了皇上的身後……”

張淑妃皺了皺眉,“若是臣妾冇記錯,侍衛們來的及時,那些刺客根本就冇有機會靠近皇上纔對吧?”

潘德妃卻是道,“如今愉貴妃身上的傷如此明顯,張淑妃難道看不見不成?”

張淑妃就是看向了一旁的皇後孃娘,眉頭緊緊地鎖著。

甄昔皇後看著愉貴妃那呼吸微弱的樣子,忙看向皇上道,“皇上,愉貴妃傷勢似乎不輕,總是要先找人過來看看纔是啊!”

永昌帝瞬間回神,忙大喊著,“太醫!快傳太醫!”

涼亭外侍奉著的宮人聽見這話,忙朝著太醫院跑了去。

隻是從後花園到太醫院,本就不算太近,再是一去一回……

範清遙就是這個時候走進涼亭的,先是將軫夷國太子交給皇後孃娘照看著,纔是走到了人群裡,對皇上毛遂自薦,“太醫趕來怕是還有一段時間,父皇若是相信兒媳,不如先讓兒媳給愉貴妃看看?”

永昌帝自然是相信範清遙的醫術的,“快,你快去看看。”

眼看著皇上都是如此說了,圍繞在愉貴妃身邊的潘德妃隻能讓路。

範清遙蹲在愉貴妃的身邊,仔細地檢查了一下shen上的傷勢,目光便是沉了沉。

等她再次轉身時,纔是看向皇上又道,“啟稟皇上,愉貴妃身上的傷口雖深卻並冇有挨近心臟,隻需等太醫來了上藥包紮,靜養一段時間方可複原。”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鬆了口氣。

範清遙抬眼時,不經意地就是看向了皇後孃娘。

剛巧,甄昔皇後也是在看著她。

四目相對,甄昔皇後就是不自覺地捏緊了手中的帕子。

愉貴妃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受傷,小清遙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袖手旁觀的。

如此,小清遙也是能夠趁機好好瞧瞧愉貴妃身上的傷。

若是太醫說愉貴妃真的是受傷了,甄昔皇後自然是不相信的。

但小清遙既是這麼說,甄昔皇後便是冇有再懷疑的可能了。

以小清遙的醫術,真傷還是假傷,又怎麼能逃得過她的一雙眼睛?

潘德妃看著臉色發白的愉貴妃,急得直哭,“愉貴妃您可是千萬不能出事啊,您若是出了什麼事情,三皇子又是該怎麼辦啊?”

張淑妃看著潘德妃那大顆大顆的眼淚,心裡噁心的直嘔。

人還冇死呢,至於哭成這樣?

不過都是後宮的妃子,潘德妃如此哭是在哭給誰聽的,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果然呢,永昌帝看著愉貴妃的目光,就是愈發的柔軟了。

愉貴妃顫巍巍地抬起自己的手臂,想要去抓住皇上的袖子,奈何試了幾次都是冇能成功。

永昌帝乾脆就是親自起身坐在了愉貴妃的身上,小心翼翼地半抱著她,“一會太醫就是來了,你彆亂動纔好。”

愉貴妃聽著皇上的輕哄,眼淚就是落了下來,“是臣妾該死,讓皇上擔心了,臣妾本來想著堅持到月愉宮的,如此便是就不會驚擾到皇上了,是,是臣妾不爭氣,到底冇能堅持住……”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更加心疼了,“胡說,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瞞著,好在發現的及時,若真的讓你偷偷隱忍著,還不知要出什麼事情。”

永昌帝明明是在嗬斥,卻冇有半點威嚴。

愉貴妃聽著這番話,又是哭又是笑的。

範清遙仔細聽著愉貴妃的話,其實是根本不相信的。

上一世,她還在愉貴妃的身邊當兒媳的時候,可是見過愉貴妃那稍有磕碰就大驚小怪的樣子。

一個連輕輕撞了一下胳膊,都是要喊太醫來看一看的人。

如今又是怎麼可能,真的忍著傷口走了一路?

但是,愉貴妃身上的傷確實是真的。

所以範清遙纔是糾結的很。

明明感覺好像有哪裡不對,但就是說不出來。

剛巧這個時候,白荼帶著人回來了,走到皇上的身邊,輕聲道,“皇上,那兩名刺客是死侍,一經被抓到就雙雙咬破了口中的毒藥,而且二人雙手的掌紋都是被特質的工具給磨平了,就是連五官也已是用藥水給燒燬了。”

皇宮想要追查人,一是通過手印對比,看看各個官府那裡可是有前科。

二是依靠麵目懸賞,在全國通緝。

可是結果這兩個人,卻是連這兩點都是完全不具備的。

永昌帝也是冇想到會是如此,可人都是已經死了,他也不能再做什麼。

“讓人先將愉貴妃抬回到月愉宮去,再是讓太醫直接過去診治。”永昌帝說著,自己也是起身一同前往。

皇上一走,眾人也就是跟著散了。

範清遙就算心裡有一萬個為什麼,也還是要先將軫夷國太子給送回去。

隻是冇想到,範清遙剛帶著軫夷國太子剛出了後花園,就是看見軫夷國的隨侍迎麵走了過來。

看見範清遙時,隨侍恭敬行禮,“西涼太子妃將太子殿下交給我們便是。”

範清遙看了看身邊的軫夷國太子,見他點了點頭,纔是放心的鬆開了手。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軫夷國的隨侍能夠主動前來,可是幫了她大忙的。

“今日的事情,我定是會親自與軫夷國攝政王賠禮。”既是讓軫夷國太子受驚了,她就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兩名隨侍卻是道,“我們王爺說了,西涼太子妃大可先忙手頭上的事情,至於賠禮道歉這種小事,以後有機會再說也是不遲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是真的驚訝了。

她還想著給人家軫夷國的攝政王說明此事呢,結果人家卻是早就知道了。

更是想到了她要去看望皇後孃娘,便是提前派人來接軫夷國太子了。

範清遙知道軫夷國攝政王的厲害,但這裡可是西涼的皇宮,軫夷國攝政王不但仍舊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握到訊息,更是還能幫著她給出解決的辦法。

這位軫夷國的攝政王……

確實是手段了得啊。

隻是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範清遙將軫夷國太子交給了隨侍後,便是又轉身匆匆往鳳儀宮的方向走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