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愣了愣,這才發現百裡鳳鳴的一雙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

隻是那雙黑眸此刻看著的並不是她,而是她的後頸……

範清遙下意識地就要回頭,那骨節分明的手卻是先她一步地按住了她不安分的肩膀。

“再等等。”他的手指在她的後頸輕輕地動著,飽滿的之間刮蹭著髮絲,瘙得她後頸有絲絲的癢意。

範清遙低頭看著自己係在他腰間的那個香囊,臉色就是沉了下去。

她確實是送給了他香囊,可就能證明她是個好輕薄的麼?

範清遙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自己剛剛的舉動,“太子殿下說服皇上出宮一事,我無以為報,便是繡了這香囊,希望能給太子殿下消災避禍。”

百裡鳳鳴的聲音很淡,“嗯,好。”

範清遙,“……”

這是什麼態度?

“若是太子殿下不喜歡,便是丟了吧。”

“生氣了?”

這人是屬軟蛇皮的嗎!

範清遙冷著臉抬頭,這麼一動才發現有什麼東西墜了一下。

詫異地低頭看去,隻見一塊玉佩正潔白無瑕的墜在她它的胸口上。

這抉玉佩隻有半個巴掌大小,通透無暇,溫香軟潤。

範清遙,“……”

知道這是一塊好玉,卻怎麼也歡喜不起來。

還有就是……

太子殿下,咱能不送玉了麼?

一股極其香甜的味道從那玉之中慢慢地擴散了出來,味道很淡,淡的似有似無讓人無法捕捉,又好似繞鼻不散輕嗅可聞。

範清遙的身體忽然就僵住了。

這味道她很熟悉,她堅信上一世定是聞到過的。

可究竟是在哪裡……

她一時又是想不出來的。

百裡鳳鳴看著麵前這氣著氣著就開始魂遊天際的小姑娘,倒是淡淡地笑了,“這崑崙玉已請護國寺的星雲大師開過光,且冬暖夏涼,你切記要一直貼身佩戴纔是。”

範清遙回神皺眉,“你已經送了我好幾塊了。”

百裡鳳鳴笑得好看,“卻不見你戴過。”

她瞪他,“那若是這個我也不戴呢?”

他不避不閃地與她對視,“那我便一直送就是了,送到你願意戴為止。”

範清遙,“……”

不知是不是有前世記憶之中的味道,範清遙是真的頂喜歡這個玉佩的,知道自己也是推辭不了,乾脆就大大方方地塞進了衣襟裡。

“如此那便是謝謝太子殿下的賞賜了。”

“同謝。”

他指的是她送給自己的香囊。

範清遙順勢低頭看去,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竟還坐在百裡鳳鳴的長腿上,而她自己竟渾然不知……

這一刻範清遙連形象什麼的都是顧不得了,幾乎是手腳並用地往下爬。

百裡鳳鳴微微一笑,眸色平和,“慢點,注意腳下唉。”

範清遙低著頭,“你彆說話了。”

越說話越是覺得自己丟人。

匆匆走到窗戶邊,呼吸了一口外麵的空氣,範清遙纔算是平靜了下來。

院子裡,踏雪跟赤烏兩個小東西玩得正歡。

一看就是一對冇長心的。

百裡鳳鳴也是起身走了過來,站定到範清遙的身邊輕聲道,“以後有事隻需將踏雪放出來送信便好,我在哪赤烏便是在哪的,無需再用信物找母後。”

範清遙都是聽得愣住了。

那日許嬤嬤回府說過,根本就冇有見到皇後的麵,是百裡鳳鳴主動去找的皇上,如此說來的話,他一早便是算出了她會讓人拿著玉佩進宮找皇後?

可他又是什麼時候就算到?

是在第一次她決定給他治眼睛的時候,還是更久遠的他送玉佩的時候……

範清遙都是不敢再往下想了。

這一刻她竟是有些開始害怕了。

害怕身邊這個少年的高深莫測,老謀深算。

“還有一件事。”百裡鳳鳴的聲音再次響起在身側。

範清遙洗耳恭聽。

百裡鳳鳴則是頓了頓又道,“若是再由著踏雪胖下去,以後它怕是隻能爬著來找赤烏了。”

範清遙,“……”

轉頭看向窗外,果然見同是一窩出來的,踏雪竟是腫了赤烏好幾圈不止。

還在院子裡欺負赤烏正歡的踏雪哪裡知道,它已經被自家主人給盯上了。

甚至於範清遙一回到府裡,便是將它扔給凝涵道,“明日開始,踏雪所有的吃食均減少一半。”

凝涵瞅了瞅懷裡的小傢夥,似是在問,你怎麼得罪小姐了?

踏雪委屈巴巴,“……”

寶寶很無辜,寶寶有苦說不出

這段時間,凝涵已經在許嬤嬤的管教下漸漸地有了不小的起色,範清遙日常的起居已全都是她在全權負責了。

所以範清遙將踏雪扔給了凝涵之後,便是去了裡屋,待將鵬鯨送來的賬本全都仔細看了一遍之後,剛巧許嬤嬤就是端著孃親的湯藥進了門。

範清遙聞著味道而來,接過湯碗伺候孃親喝藥。

不多時,主院的何嬤嬤就上了門。

“清遙小姐,老夫人請您去正廳一趟。”

範清遙示意何嬤嬤稍等片刻,一直看著孃親喝下最後一滴藥,這才起了身。

“不知可是外祖母那裡出了什麼事情?”

何嬤嬤本來就喜歡這清遙小姐,如今瞧著清遙小姐又是如此的孝順,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的和善了,“還不是這幾日一直吵吵的事情,大姑奶奶不同意海運,但是架不住其他的姑奶奶們支援海運,這一來二去的,大姑奶奶就是病倒了,今兒個纔剛好了一些,就跑到老夫人的麵前鬨去了。”

花月憐知道自己大嫂是個不好相與的,“既是長輩們的事情,清瑤去了又是能解決什麼?”

何嬤嬤安慰地道,“既是老夫人找,自就是信得過清遙小姐,其他的姑奶奶們也是都在正廳呢,大姑娘放心就是了。”

花月憐還是覺得不安心正想說什麼,卻見範清遙已經是跟著何嬤嬤一前一後地走了出去。

許嬤嬤輕聲勸著,“小姐您就彆操心了,小小姐可是聰慧的很呢。”

花月憐心疼地皺著眉,“我如何不知月牙的聰慧,可就是如此我才更加心疼,旁人家的孩子如她這般大的,哪個不是正無憂地過活著,獨獨我的月牙要扛起這本不該屬於她的擔子。”

許嬤嬤聽著這話,也是歎了口氣。

花家一向重女輕男,正常要繼承花家醫術的花家女都是要找上門郎君的。

若是當初小姐一走便是再也不回來,老夫人可能真的就將花家給了大房的芯瀅小姐了,不然這麼多年也不會帶著芯瀅小姐學醫。

可現在既然回來了,那麼小小姐就勢必要開始學著扛起這個花家了。

另一邊,範清遙剛走進正廳,就看見大兒媳淩娓跟著了火似的地衝到了她的麵前,指著她的鼻子道,“範清遙,你倒是說說看,你究竟是怎麼想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