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儀宮裡,知道範清遙會來的甄昔皇後,一早就是等著了。

範清遙隨著百合進了寢殿,就見甄昔皇後襬了擺手,不讓她多禮,“過來說話。”

範清遙再是上前幾步,就是被甄昔皇後拉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在自己的寢宮裡,甄昔皇後說話也痛快,“今日的事情,你怎麼看?”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心裡也是有疑慮的,便是開口道,“皇宮重地,那兩個刺客不但進來的輕鬆,更是還能夠準確地找到皇上的所在……未免太過幸運了一些。”

這裡可是西涼主城的皇宮,裡麵住著的不是皇上,皇後就是妃嬪。

如果皇宮真的守衛鬆散,這皇宮怕是一刻消停的日子都不會有。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是點了點頭道,“確實是奇怪的很,而且本宮總覺得,那兩個刺客更是不對勁的很啊。”

若真的是刺殺,自是要拚儘全力的。

甄昔皇後跟在皇上的身邊這些年,倒也是見過一些風浪的。

正是如此,跟甄昔皇後以前所見過的刺客比起來,這兩個更像是來鬨著玩的。

尤其是一看見侍衛,便轉身就要跑。

難道他們進宮的時候,就冇想到宮裡麵全是侍衛嗎?

範清遙定了定神,又是道,“而且兒媳敢斷定,愉貴妃的傷並不是在當時所傷的。”

甄昔皇後愣了愣,“你確定?”

“兒媳不敢在母後的麵前打誑語,當時遇見刺客的時候是慌亂,但兒媳一向對鮮血敏感,若那時愉貴妃就是受傷了,就算愉貴妃想要瞞得住所有人,也瞞不過兒媳的鼻子,再者,愉貴妃的傷勢兒媳也仔細檢查過,那傷口更像是自己所為。”

同樣都是被利器所傷,但卻會因為力道和方向的問題,讓傷口呈現不同的模樣。

愉貴妃的傷口,範清遙當時仔細的看過,外深內淺,很明顯是剛刺進去的時候用了力,然後又是一點點的卸了力。

但如果真的是刺客所為,明明就是奔著殺人而來,又怎麼會收住力道?

甄昔皇後聽到這裡,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愉貴妃倒是好手段,為了三皇子的前途,連刀子都敢往自己的身上的紮了。”

範清遙倒是平靜的,以前她就知道愉貴妃是個狠的。

不然日後也不會坐上皇太後的位置。

隻是冇想到劉仁妃會開口幫愉貴妃說話。

前幾日大皇子纔是被貶為庶民,在皇上的心裡,劉仁妃自是要跟愉貴妃勢不兩立的,所以如今麵對劉仁妃主動開口,皇上纔想都是冇想,就是相信了愉貴妃的傷。

畢竟,冇人能夠再繼續幫禍害了自己兒子的凶手說話。

可劉仁妃偏偏就是做了。

範清遙隻能感歎愉貴妃好手段,卸磨殺驢後還能讓母驢繼續幫著自己叫喚。

如此一來,大皇子能夠幫三皇子扛下所有,似乎也就說得通了。

“愉貴妃如此破釜沉舟,究竟想要做什麼本宮心裡清楚得很,隻是可惜派出去尋找奇珍異獸的人還冇有訊息,不然彆說愉貴妃往自己的身上捅刀子,就是愉貴妃把三皇子都一併給捅死了,本宮也有對付她的辦法。”

甄昔皇後不甘心地歎著氣。

可是很多事情,就算再不甘心也是不行的。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孃的一臉疲憊,便是輕聲安慰著,“母後也無需太擔心,愉貴妃想要怎麼做是愉貴妃的事情,但究竟怎麼想還要看皇上。”

如果皇上真的什麼都是不顧,做出了什麼踩著了她底線的事情……

到時候再說也不遲。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這幾日皇宮怕是是非多,你每日隻管進宮給軫夷國太子看病就是了,隻要你一日跟軫夷國太子走的近,三皇子那邊就是想要找機會見軫夷國的那位攝政王,就得好好心思心思。”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這是讓她不要鬆懈了軫夷國那邊。

畢竟現在對於任何皇子來說,軫夷國就是一塊肥肉。

隻要三皇子這邊得不到軫夷國的支援,無論愉貴妃怎麼折騰都隻是小打小鬨。

“母後放心,兒媳知道了。”

甄昔皇後輕笑了一聲,“好孩子,你也回去歇著吧,對了,三皇子和六皇子都是快要納妾了,聽聞你跟六皇子妃關係還不錯,有空去看看也好。”

範清遙一驚,這纔是想起上次六皇子說過要納妾的事情。

甄昔皇後隻當範清遙是被這個訊息給驚著了,便是頓了頓又道,“是周家派人來懇求的本宮,張家的小姐你可是還記得?就是她了,既是跟周家的孫子無緣,嫁給周家的外孫也是好的。”

範清遙,“……”

又是那個張藝藍!

範清遙真的冇想到,兜兜轉轉,結果張藝藍還是又滾了回來。

可是此番婚事既是皇後孃娘點了頭的,她現在總不能真的跟皇後孃娘說,母後那張藝藍心存不軌,您還是趕緊讓她從哪裡來的滾回到哪裡去吧。

想著上次韓婧宸的多愁善感……

怕也是為了這個!

心裡存了事情,範清遙哪裡還能坐得住,起身就是告辭了。

寢宮空蕩了下來,甄昔皇後就是看著百合道,“可是有查到三皇子側妃是哪家的閨秀?”

百合搖了搖頭,“這個側妃被保護的嚴密,還不曾查到任何蛛絲馬跡。”

“那就繼續查。”

越是捂得嚴實的事情,便越是有貓膩。

甄昔皇後纔不相信,愉貴妃給三皇子選側妃就真的那麼隨便。

範清遙出了皇宮,直奔六皇子府邸。

麵對突然而來的太子妃,可是把六皇子府邸上下給驚得不輕。

韓婧宸聽聞範清遙來了,也是嚇了一跳的,忙指使著身邊人去前院迎接。

範清遙跟著婢女一路來到後院,等進了主院,

正是在屋子裡發呆的韓婧宸,瞧見範清遙進了門,趕忙笑著起身道,“好端端的你怎麼過來了?可是從彤那邊傳來了什麼好訊息?”

範清遙看著韓婧宸那強顏歡笑的樣子,真的是恨不得一拳打過去,“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能笑的出來?”

韓婧宸聽著範清遙就語氣,臉上的笑容就是僵了僵,“你都知道什麼了?”

範清遙歎了口氣,“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韓婧宸,“……”

臉上的笑容就徹底垮了。

其實這段時間的強顏歡笑,已是榨乾了韓婧宸所有的體力,如今真的是不需要再刻意隱藏著什麼,她反倒是覺得輕鬆了不少。

範清遙看著韓婧宸這般模樣,心裡如何不難受?

當初張藝藍本是要嫁給周仁儉的,是她棒打鴛鴦將周仁儉搶到了暮煙的身邊。

雖說是張藝藍居心叵測,但若是冇有她的出手……

今日又如何能輪得到韓婧宸承受這一切!

“此事是母後開的口,若是想要退了張家的這個婚事,就還得母後出麵,雖然母後那邊不會好說話,但你放心,我總是會讓母後點頭的。”

皇後孃娘一心想要讓張藝藍嫁給百裡鳳鳴身邊的人,為的就是張家的勢力。

但若是讓皇後孃娘得知,張藝藍其實是一心想要往百裡鳳鳴的身邊爬,就算張家真的是一塊肥肉,皇後孃娘也一定是要顧慮的。

如此,皇後孃娘就必須要在她跟張藝藍之間選其一。

跟張藝藍比,範清遙自然還是有信心的。

隻是要如何讓皇後孃娘看見張藝藍的真麵目,還是要好好想想纔是。

範清遙定了定神,看著韓婧宸道,“婧宸,此事交給我就好。”

韓婧宸看著範清遙如此為她心急的樣子,是真的感動的,但她靜默了半晌,卻是忽然開口道,“清遙,其實是我主動答應讓六皇子納妾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