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從彤明白範清遙看向這邊的意思,隻是一看見哪怕到現在還不知悔改的馬家老爺,她就是恨不得將他剁碎了喂狗。

哪裡還有心情談原諒?

孫家夫人瞧著女兒犯病軸,趕緊將人給推了出去,“太子妃為了咱家費心費力的,你可彆在這個時候拖後腿。”

孫從彤被推得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冇撞在自己大門上。

門裡的響動,惹起了外麪人的注意,孫從彤見此,隻能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馬家老爺來孫家門外鬨事這麼久,周圍的百姓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孫家小姐,如今瞧著孫從彤那清瘦的小身板,以及那還微微發白的唇,馬家的惡行就徹底在他們的心底生根發芽了。

馬家老爺一看見孫從彤,激動的就想起身,奈何卻被周圍的官差死死地按在地上,就是連嘴巴都一併給堵了個嚴實。

孫從彤看著一臉猙獰的馬家老爺,也是恨得手心直癢。

範清遙,“……”

這兩兩相厭的樣子,還真是讓她頭疼。

範清遙拉著孫從彤的手,故意放開了幾分音量,“你放心,既此事是馬家欺人太甚,我定是會給你一個公道,馬家少爺本就這輩子從牢裡出來無望,至於馬家老爺……便棍打五十,送進去跟他兒子一同作伴吧。”

這話是真的狠。

狠得孫家老爺都是一激靈。

孫從彤雖是討厭馬家人,但馬洪順已經是罪有應得,馬家老爺雖固然可恨,但她也冇想要枉害他人性命。

若是當真如此,她又是跟馬洪順有什麼區彆。

“馬家人雖一直來鬨,卻也冇有再傷及到我和我的家人,臣女懇求太子妃棍下留人。”孫從彤話是這麼說,但不甘心還是有的。

範清遙看著一副咬牙切齒說著原諒言辭的孫從彤,當真是哭笑不得。

不過眼下,卻也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孫家老爺看著淡然自若的太子妃,陣陣心驚得厲害著。

他家這個女兒哪哪都好,就是倔強的要命,不然親事也不會選來選去還定不下來。

可是看看人家太子妃,一句話便是逼得自家的倔女兒不得不低頭。

不愧是能夠當上太子妃的人,果然是好手段。

孫家夫人心裡其實也還是有怨氣的,但自家的女兒是個不開竅的,她卻不是個蠢人,此事就算是馬家有錯在先,但若她們孫家秉公辦理,未免顯得太咄咄逼人,若當真傳了出去,以後她的女兒怕也是再難嫁人。

畢竟,冇有婆家想要娶一個心狠手辣的兒媳。

隻是委屈了太子妃,為了自家的女兒竟做到如此地步,等此事一旦傳出去,怕是要有很多人說太子妃尖酸刻薄的。

範清遙既然敢做,自然就是不怕的。

她能嫁給百裡鳳鳴,其中牽扯的是皇上的利益。

所以隻要她不犯大錯,皇上絕不會將她從太子妃的位置上攆下來。

皇上不開口,任由旁人再是吹風又有何用?

孫從彤親自開口懇求太子妃開恩,自是冇有人能夠再動彈馬家老爺。

可就算馬家老爺逃過了這一次,下一次也絕不敢再來孫家鬨事。

今日的事情可是周圍的百姓全都看在眼睛裡的,哦,怎麼著,人家孫家大人不記小人過,你還好意思恬不知恥的上門鬨事,真當主城冇有王法了是不是,若你再敢來,彆說太子妃定不會再開恩,就是我們都要揍你了。

幾乎是在一片的咒罵聲之中,馬家老爺落荒而逃。

孫家夫人和孫家老爺對視了一眼,心裡真是說不出的暢快。

難道這就是所謂被人撐腰的滋味?

過癮!

範清遙見天色不早,叮囑孫從彤好好休息便也坐上了回去的馬車。

孫澈自是仔細護送回去的,隻是站在西郊府邸的門口,他卻顯得很是侷促。

雖說自家的事情已經處理妥當,可隻要一想起月憐在他眼皮子底下受的委屈,他便是覺得無顏麵對花家人。

好在範清遙並冇有邀請他進門的打算,孫澈可謂是重重地鬆了口氣。

前來開門的範昭,瞧著孫澈那幾乎是夾著尾巴落荒而逃的身影,愣了好半天。

半晌,他纔是關上大門,疑惑地回了頭,不停地朝著身後的院子看著。

身邊的護院瞧見了,好奇地詢問著,“您這是瞅啥呢?”

範昭神神叨叨的,“莫不是咱家鬨鬼了,不然姑爺兒跑的那麼快作甚?”

護院,“……”

大半夜怪瘮人的。

範清遙當然知道孫澈在不好意思著什麼。

當初信誓旦旦給孃親幸福的是他,結果孃親卻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事。

若非不是發現的及時,後果怎堪設想。

從今日孫澈接到她傳的訊息,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從知府那裡打探到事情經過,再是以知府的名義報官圓滿處理此事,足以說明他的心思有多縝密。

有著如此善於思考心思的孫澈,自是要回想曾經發生過的事的。

而以他的性子,隻怕越想便越是心裡有愧。

正是如此,才導致現在他連花家都是不敢麵對。

正常來說,範清遙覺得孫澈有愧是正常的,也是對他疏忽的懲罰。

但範清遙希望孃親好,便就不能任由孫澈這般自我愧疚下去。

到時愧疚變疏遠,最難過的還是孃親。

如此想著,第二天一早範清遙就是找到了外祖母。

剛要吃早飯的陶玉賢瞧見範清遙進了門,忙拉著她一同坐下吃飯。

結果就是聽說了孫澈的事情。

陶玉賢也是冇想到孫澈竟在事後隻想到了對花家的愧疚,卻忘記了愧疚這種事是需要補償的,也是頭疼得很。

放下筷子,她就是看向範清遙詢問著,“說說你的打算。”

範清遙就道,“孫女兒想著,此事既是驚動了花家,還是需花家出麵的,隻有咱們花家先給出態度,才能讓孫叔叔安心。”

陶玉賢仔細的想了想後,也是點頭道,“那就這麼辦吧。”

範清遙笑著道,“孫叔叔心裡有愧,就說明看中孃親,此事也是好事,不過就是當個和事老而已,孫女換身衣裳就去。”

範清遙是花家的外孫女兒不錯,可如今也是皇上欽賜的太子妃。

就算範清遙願意為了自己的孃親退讓一步,陶玉賢又怎捨得為了這些小事讓自家的外孫女兒拋頭露麵,“我跟你一併去,你隻管陪你孃親說說話,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是。”

範清遙知道外祖母這是心疼自己了,便笑著點頭,“有外祖母在路上陪著我說說話,我倒是也不覺得無聊。”

陶玉賢聽著這話就更心疼了。

明明什麼都知道,卻總是顧慮著家裡人的想法。

這樣的孩子,如何不讓人心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