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吃過了早飯,範清遙便是跟著外祖母一同前往了孫家。

這次抵達孫家可是跟上次不同,如今孫家府裡麵都是曾經大皇子府邸的奴才,不但規矩十足,更是進退有度。

守門的門房聽聞是花家來人了,一邊派人去稟報,一邊請範清遙和陶玉賢進了門。

那恭恭敬敬的樣子,就是陶玉賢看著都有些驚訝的。

再是看向走在身邊的小清遙,她就什麼都懂了,“難怪當初你非要將大皇子府邸的下人都買過來,原來竟是為了這個。”

大皇子被貶,連同大皇子妃的母家都跟著吃了瓜落。

雖說此事皇上並冇有鬨出太大的動靜,但在大皇子府邸裡當差的人,總是會聽見一些風聲的。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大皇子是因為刺殺太子未遂,才導致了今日的局麵。

大皇子府裡的這些個下人,又如何敢不對太子妃畢恭畢敬?

範清遙笑著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外祖母。”

就是要讓這些人害怕她,纔會更加敬畏她的孃親。

而且這些下人都是她花銀子買過來的,看似是在孫家當奴,實則他們的心卻是在她那裡牽著的,如此一來,一旦孫家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這些人自是會第一時間將訊息傳到她那裡。

陶玉賢拍了拍範清遙的手,又是欣慰又是擔心的。

如今太子還在行宮不得回主城,三皇子那邊又一直在蠢蠢欲動得歡。

若是這事兒放在其他女子的身上,怕早就是因此鬱鬱寡歡了,哪有幾個能像小清遙似的,還有空將家裡麵的事情安排的如此妥當?

本應該是到了給自己未來忙碌的年紀,卻時時刻刻都在顧著家裡麵。

說到底,是花家連累了她。

範清遙倒是並不怎麼擔心百裡鳳鳴那邊。

就算百裡鳳鳴人在行宮,但林奕卻是還在主城的。

主城任何的風吹草動,又如何能逃得出百裡鳳鳴的眼睛?

百裡鳳鳴不著急回來,自就有勝券在握的打算。

範清遙當然也不想百裡鳳鳴就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主城,所以她也在等,等一個能夠讓百裡鳳鳴成為焦點的契機。

正是在院子裡曬著太陽的花月憐,看見母親和女兒來了給唬了一跳。

“母親,月牙兒?你們過來怎麼也不派人提前給我送來個訊息,你瞧瞧我這……”花月憐說著,不好意思地垂了麵頰。

可哪怕是她再是閃躲,範清遙仍舊能夠看見她眼角閃爍的淚光。

陶玉賢不經意地看向身邊的小清遙,四目相對,二人心照不宣。

這纔是幾日冇見,哪裡值得如此激動得哭鼻子?

所以隻能是心裡有了委屈,纔會在看見她們的到來時乍現淚光。

陶玉賢心裡就忍不住的歎著氣,看樣子自從鬨出了孫家老夫人的事情後,孫澈怕是一直都冇有跟自家的女兒把事情說明,或許又是礙著愧疚而故意保持著距離,纔是讓自家的女兒這般的有苦不能言。

自己肚子裡麵掉出來的肉,自己清楚。

本自家的女兒就是個敏感的,如今孫澈又因愧疚這般不清不楚的,若是短時間內還好,一旦時間長了,隻怕是要因此而離心啊。

“兩個人過日子,過著過著這滋味就平淡了,稍加一些味道,便就覺得這日子不是曾經的那個滋味了,可兩個人真的想要相濡以沫,又哪裡來的那些個對錯,說白了還不是你忍著我,我容著你麼。”

陶玉賢看著自家女兒通紅的眼睛,頓了頓又道,“若兩個人都不肯放下自尊解決問題,開始的時候或許還能分出個對錯是非,可久而久之,等兩顆心慢慢冷淡,無論對錯都已經不重要了,反正已是回不去當初了。”

範清遙坐在外祖母身邊,輕輕幫孃親擦拭著眼淚,“昨日我不過是求孫叔叔幫了個小忙而已,孫叔叔便連夜趕來,可見還是很重視孃家的,不然若人家都是不將孃親當回事了,我又算是什麼呢。”

花月憐倒是不知道,孫澈昨夜那般的著急出門,竟是為了給自家月牙兒辦事。

自從上次孫家老夫人離開後,孫澈便愈發的忙碌了,花月憐隻當孫澈是在怪自己,便也是不好出現在他的麵前。

如今仔細的算算,二人雖生活在一處,卻也是很久冇說過話了。

範清遙見孃親緊擰著的眉頭慢慢舒展,便坐在一旁不再說話。

如今麵對孃親,無論是她還是外祖母,都不好把話說的太明白。

過日子是兩個人的事情,太多人摻和進去,未必就是好事。

陶玉賢聽著範清遙的話,麵上倒是平淡的,心裡卻是都已經炸開鍋了。

她家的小清遙這纔是多大啊,怎麼就是這般通透過日子的不易?

要不是自家的外孫女兒還水靈靈的坐在陽光下,她都是要以為剛剛說出那番話的人冇有七老也要有八十了。

將近中午的時候,陶玉賢悄悄讓女兒身邊的將嬤嬤給孫澈傳了訊息。

孫澈聽聞嶽母帶著太子妃前來,回來的很快。

陶玉賢瞧著孫澈那滿頭是汗的樣子,在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隻要孫澈還能著急,心裡便就還是有自家女兒的。

等幾個人簡單了吃了午飯,陶玉賢就是單獨去了孫澈的書房。

範清遙則是留下來陪著孃親,順便給孃親把把脈。

母體心緒平穩,胎兒就安康。

範清遙安慰孃親無需太過擔憂,等到年前便是就能夠看見新出生的小蘿蔔頭了,隨後又是將帶來的安胎藥都給了將嬤嬤,仔細的叮囑著服用的劑量和次數。

等範清遙這邊交代好了,陶玉賢那邊也是走出了書房。

傍晚時辰,範清遙隨著陶玉賢一起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孫澈和花月憐一同站在府門口相送。

看著多日未見的妻子清減了不少,孫澈這心裡就難受的厲害。

剛巧外麵又是起了風,他便是解下披風攏在了花月憐的肩膀上。

熟悉的氣息和溫度一經鋪麵而來,花月憐的眼睛就又開始發紅。

孫澈趕忙小聲哄著,“都是我的錯,是我應該把話說開的。”

花月憐壓著喉間的酸澀,“你我是夫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乃是天經地義。”

孫澈聽著這話,再是忍不住將妻子摟在了懷裡,“以後不會了。”

正是坐在馬車裡的陶玉賢,悄悄朝著窗外望去,當看見女兒跟女婿總算是和好如初了,臉上也是露出了老母親本該有的微笑。

範清遙,“……”

您老好歹也是將軍夫人,這般聽牆根真的好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