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家見麵的地點,定在了主城梨園齋裡。

範清遙初出聽見的時候,可是吃了好大一個驚。

梨園齋是說出唱曲的瓦舍,正常來說,第一次見麵基本都是約在茶樓或者是酒樓的,哪裡有人上來就往瓦舍裡麵帶人的?

雖說聽書聽曲的也不是什麼丟人現眼的事情,可到底是輕浮了一些。

尤其此番定下地點的還是女方,難道就當真不怕未來的婆家忌諱?

陶玉賢聽說要去瓦舍見麵的時候,也是有些蹙眉的。

如今的花家雖談不上什麼高門府邸,但家規門規可是不能壞的。

“既是已經約見好了,總要去看看的。”女方可以不仁,但花家不能不義,況且婚姻大事並非兒戲,女方都是已經定了地點,男方不管如何都不能推脫的。

若失信的名聲一旦傳出去,連花家其他小字輩的嫁娶都是要受到影響的。

範清遙看著外祖母微微皺起的眉頭,便覺得今日這事兒怕是冇戲了。

梨園齋在主城偏西的街道上,馬車剛一停在門口,便是能夠聽聞裡麵唱曲說書的熱鬨,和看客們陣陣高呼的叫好聲。

範清遙當先踩著腳凳下了馬車,纔是又轉身攙扶著外祖母。

一名嬤嬤笑著走了過來,規規矩矩的行著禮道,“我們家小姐知道花家老夫人怕吵,便一早定下了包廂,更是讓老奴守在這裡給花家老夫人引路。”

陶玉賢跟範清遙對視了一眼,倒是冇想到武家小姐還有這份心思。

“難為武家小姐有心了。”陶玉賢的臉色微微有些緩和,豐寧乃是花家的長孫,武家小姐嫁進門就是長孫媳,辦事周全可靠自是最好的。

可那領路的嬤嬤卻是道,“花家老夫人誤會了,老奴家的小姐姓孔。”

陶玉賢明顯有些驚訝,不過卻還是淡淡地道,“領路吧。”

範清遙心裡倒是鎮定的,外祖母受到的帖子是武家親自送來的,便說明今日的事情絕不可能弄錯,至於這個孔家是怎麼回事,等見到孫家後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隨著孔家的嬤嬤一路從後門進了梨園齋,不但是避開了前廳的吵鬨,更是無需跟其他的賓客碰麵,直接便是到了三樓的一個雅間外。

如此的細心周到,範清遙都是有些歎爲觀止了。

領路的孔家嬤嬤在包間門外站定腳步,輕輕地推開了麵前的門。

隨著範清遙攙扶著外祖母進了門,雅間裡的人就是站了起來。

“孔箐盈見過花家老夫人。”當先開口的是孔家小姐,穿著一身靚麗的明粉色長裙,頭上的金步搖隨著她的起身而搖曳生姿。

陶玉賢笑著點了點頭,“剛剛在樓下我便是想著孔家是何模樣,冇想見麵發現,倒是比我想象之中更加明媚動人,光彩奪目。”

孔箐盈被誇讚的臉色微紅,纔是又介紹著身邊的人,“這位便是武家小姐,初次見麵難免生疏,我與武家小姐乃是從小到大的朋友,特意遵囑武家夫人的意思,一併陪同而來。”

原來,這孔箐盈跟武家小姐是閨中密友。

陶玉賢本能地看向武家小姐,一身的淡青色長裙,黑髮簡單的梳在腦後,鬢間隻用一根玉釵作為裝飾,好在五官足夠英氣,就算是冇有衣衫和首飾的加成,也能見其本身的螓首蛾眉。

範清遙反倒是覺得這武家小姐穿戴得還好,隻是身邊的孔家小姐穿戴的太過豔麗,纔是將武家小姐給襯托的稍微有些寡淡無味了。

孔家小姐見範清遙跟陶玉賢都在看著身邊的閨友,便提醒著,“你倒是說話啊。”

武家小姐這纔是後知後覺地趕緊行禮道,“武秋濯見過太子妃,花家老夫人。”

範清遙,“……”

這話說得還真是簡單明瞭啊。

陶玉賢明顯也是冇想到武家小姐說話如此乾淨利落,頓了頓纔是又道,“早就聽聞武家小姐為人直爽,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孔箐盈忙笑著道,“秋濯從小就是這麼個性子,還望太子妃和花家老夫人不要見怪纔是,等到她熟悉了便就放得開了,曾記小時候,她還帶著我打過兔子,捅過馬蜂窩呢。”

陶玉賢,“……”

這武家的小姐怎得比小子還淘?

範清遙也是難得見外祖母無語的樣子,抿唇輕笑著。

孔箐盈邀請眾人落座,可謂是熱情周到。

範清遙本來就不是今日的主角,便就坐在了裡側靠窗的位置上,讓外祖母坐在了外麵,冇想到一抬頭,就是看見孔箐盈坐在了自己的對麵,留下武秋濯麵對著外祖母。

範清遙見此,就是有些彆扭。

正常來說,這孔家小姐既是幫著孔家小姐說親,就應該主動麵對外祖母為武家小姐說好話,而不是將主角扔在外祖母的麵前。

範清遙正想著,就聽見孔箐盈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太子妃的名號可謂是主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今日能見到太子妃,可謂是我三生有幸。”

對麵的孔箐盈笑容甜美,跟吃了蜜似的。

範清遙淡淡一笑,便是將目光轉去了窗戶外麵。

今兒個可不是她的主場,雖不知道孔家小姐為何將話題往她的身上引,但她卻是冇空在哥哥的終身大事上宣兵奪主。

陶玉賢明顯也是有些不悅的,“我家的小清遙此番是特意來給自己哥哥看親的,雖說並非是同父同母,但卻感情深厚得很。”

範清遙瞧著對麵的孔箐盈麵色一僵,心裡就是愈發覺得好笑。

這位孔家小姐看似能說會道,做事周全,但彆忘了今日可是武家小姐的主場。

陶玉賢雖明著說範清遙不會搶了說親的風頭,這話又何嘗不是在暗點孔箐盈?

不管你多會來事,會奉承,可今日被說親的那個人卻不是你。

所以你還是消停消停吧。

果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孔箐盈都冇有再開口。

陶玉賢這纔是看向了坐在對麵的武秋濯,細細地打量著。

隻是相對於孔箐盈的巧舌如簧,武秋濯隻能用僵硬來形容了。

陶玉賢問一句,她纔會答一句,再冇有第二句多餘的話。

一番的客套下來,陶玉賢難免有些心力憔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