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日,大兒媳淩娓都是要窩火死了。

生意被搶不說,每日幾個妯娌還車輪戰似的折磨她,也不知道是集體中了什麼邪了,往日都是對她言聽計從的幾個人,沆瀣一氣的支援海運。

最可氣的是!

老夫人坐在中間一動不動,就跟看不著似的。

如今好不容易逮著範清遙了,大兒媳淩娓當然首當其衝的要給一個下馬威。

範清遙看著大兒媳淩娓那頭髮絲兒都是快要燒著了的樣子,很是淡定。

淡定的給老夫人請安,又是淡定的給其他幾個舅娘問安,最後才又淡定地看向大兒媳淩娓。

“海運的事情我倒是也聽聞了一些,大舅娘想要避開水運確實是明智之舉,隻是我年紀尚輕且人輕言微,不好在舅娘們的事情上過多插嘴。”

跟噴火的大兒媳淩娓相比,範清遙就是一汪點不著的冰水。

大兒媳淩娓一直掌管著花家的大小事宜,知道範清遙是個年紀小的,就算有些聰明也不過是小打小鬨,遇到大事肯定是要露怯的。

如今一聽範清遙是幫著自己說話的,心裡總算小小得意了一下。

隻是想要讓她說好聽的哄這個小蹄子那是做夢,“當初自作主張賣木炭的時候,你怎麼就不說你年少輕狂了?現在倒是裝起好人來了,範清遙我告訴你,既然你現在回到了花家,你就有責任為花家分憂!”

範清遙冇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了外祖母。

一直不動聲色地陶玉賢點了點頭,“你大舅娘說的不錯,咱們花家一向女子管事,你既是承了你孃的衣缽,自有說話的權利。”

範清遙這才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獻醜說幾句了。”

其他幾房一下子都是繃緊了身體。

尤其是三兒媳沛涵最為緊張,她可是聽信了小清遙的話才堅持水運的,可是聽著剛剛小清遙的話……

她似乎又開始迷糊了。

大兒媳淩娓看著幾房緊張的神色,總算是緩了口氣。

範清遙笑著又道,“大舅娘想要避開水運確實是明智之舉,但是!此番雪災降至,花家所有的藥鋪都是積壓了太多的藥材,眼下是雪過天晴,可積雪融化所導致的潮濕卻讓積壓的藥材根本無法存放太久。”

大兒媳淩娓傻了,隻覺得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什麼。

範清遙則怕她聽不清楚似的,加重語氣又道,“與其認賠倒不如放手一搏”

大兒媳淩娓猛倒吸一口氣,隻差冇原地撅婚過去。

其他幾房看得那叫一個解氣啊。

這麼多年了,一直被大房壓著連口氣都是喘不過。

憑什麼?

還不就是因為淩娓是大兒媳?

但是現在可不同了,人家大姑娘回來了,也就是等於花家現在有了名正言順能夠繼承花家產業的人,就算大姑娘是冇精力繼承了,但大姑孃的女兒卻是正值年少花兒一樣的年紀啊。

大兒媳淩娓再次爆發了,指著範清遙的鼻子就罵,“海運是聽著不錯可海上的事情誰能保證得了,若是當真碰上個浪那就是血本無歸!我這麼多年為了花家兢兢業業,日夜操勞,反倒是你範清遙纔回到花家幾天,又知道一些什麼,憑什麼在這裡指手畫腳!”

範清遙很是無辜,“是大舅娘說讓我出主意的啊。”

大兒媳淩娓,“我……”

她本來以為這小蹄子是幫著她的,不然她打死都不能讓她開口。

範清遙忽然又是話音一轉,“其實大舅娘不想海運,我倒是有個辦法。”

大兒媳淩娓,“……”

就你那張欠撕的嘴,還能說出什麼好聽的話出來?

陶玉賢倒是開了口,“說來聽聽。”

範清遙笑容甜美清澈,“意見不統一,那大家就各做各做的,就好比一張大餅,有人喜歡吃鹹的有人喜歡吃淡的,那就索性切開,當然,銀子跟大餅不同,每個月各家按照規定的月錢上交庫房,賺了是自己的本事賠了就要認栽,這樣豈不是皆大歡喜?”

陶玉賢愣了愣。

花家從來冇有過這樣的說法。

各房則是聽得心尖直跳。

這話說的好聽,可若是仔細分析那豈不是要將花家的生意拆開,各家平均分攤?

不過短暫的震驚過後,其他幾房卻是越想越開心的。

她們被大兒媳淩娓拿捏了太多年了,賺錢的時候不見多給她們銀子,賠錢的時候反倒是從她們的分紅裡扣。

若是能夠自己賺錢,她們何必還看旁人的臉色過活?

越想越是激動,以三兒媳沛涵為首,其他幾房看著範清遙都是激動的要流淚了。

小清遙好樣的啊!

唯獨二兒媳婦春月,“……”

小清遙剛剛說了啥?

她完全冇聽懂……

四兒媳雅芙拉著二嫂的手,強迫她看向範清遙。

聽冇聽懂不要緊,看著小清遙激動流淚就對了,反正小清遙不會坑她們。

大兒媳淩娓聽得都是要瘋了,得手背上的青筋都是爆了起來,“範清遙你做夢!我告訴你們都是做夢!這花家一直都是我在管著,憑什麼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範清遙點了點頭,“那就少數服從多數,支援海運吧。”

大兒媳淩娓,“……”

如果這次她當真順從了其他幾房的意思,以後她哪裡還有臉?

眼下,大兒媳淩娓點頭也不是,不點頭也不是,整個人杵在原地僵著身體,眼前陣陣發黑就是胸口都是疼得厲害。

陶玉賢則是不緊不慢地看向了其他幾房,“你們的意見呢?”

其他幾房齊心表示,小清遙的意見就是我們的意見。

陶玉賢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便就這麼辦吧。”

其他幾房,“……”

總算是自由了。

大兒媳淩娓,“……”

天塌了……

眼看著其他幾房那興高采烈的樣子,大兒媳淩娓再是受不住地腳下一個趔趄,癱坐在了椅子上。

抬眼,朝著正坐在主位上的老夫人看去,大兒媳淩娓越想越是窩火,越琢磨就越是心驚。

本來她還納悶怎麼偏生就找來了範清遙,現在她算是明白了,原來老夫人一開始就是已經打算讓範清遙代替她接管花家的生意了。

是她衝動,是她太傻。

她怎麼就冇有看出老夫人那顆早就偏了的心呢!

陶玉賢對視著大兒媳淩娓的目光,是平靜更是淡然的。

冇錯,本來她讓小清遙來,就是想要讓小清遙接管了花家。

這些年大兒媳淩娓貪了多少花家的銀子,她不說但不代表心裡冇數,雖然她還是有些不放心讓各家分開管理鋪子……

但相信她的外孫女兒,她的小清遙!

況且她知道小清遙是個有主意的,所以就是這麼著吧。

她年紀大了,總是不能一直陪著小清遙的。

有腳步聲忽然響起在了門外,緊接著便是聽人來報,“啟稟老夫人,大少爺回來了,看門的小廝傳話說大少爺先去祠堂給祖先上香,估摸著這會兒已經往這邊來了!”

纔剛癱坐在椅子上險些冇被氣死了的大兒媳淩娓,瞬間滿血複活了。

她的兒子回來了!

回來幫她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