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人的齊齊注視下,花豐寧邁步進了正廳。

翩翩少年一表人才,哪怕是風塵仆仆,也難掩眉宇之間的神采奕奕。

花豐寧先行對著陶玉賢跪地一拜,“孫子豐寧給老夫人請安。”

陶玉賢笑著虛扶了下,“起吧,難得回來一趟就彆這麼拘謹著了。”

花豐寧卻堅持道,“祖父教導的,無論何時規矩都是不能丟的。”

語落,又是給周圍的幾房叔母都是問了安。

恍惚發現身旁有人,下意識地側目而看,當敲見那站在身邊的小人兒時,他都是一下子愣住了。

“清遙,是清遙嗎?”

在的印象裡,這張臉應該還是停留在幾年前的。

那時的他是朝廷的驛差,為各方官署傳聖旨送書信。

不料回主城的途中路遇山匪受傷墜馬,剛巧被前去山裡采草藥的姑母所救。

他這才知道原來姑母早就搬離了範家。

姑母的日子過的並不好,甚至可以說的貧困,可是姑母家的清遙卻總是愛說愛笑的,每次在他上藥疼了的時候,她都是會抱著他幫他吹吹,更是喜歡賴在他的懷裡睡覺,睡著了還會啃他的手指。

就是到現在,他都是記得那癢癢,軟軟的感覺。

那段日子若非姑母的照顧,清遙的陪伴他都是怕自己無法捱過來的。

後來他傷好離開的村子,清遙哭成了淚人,他是忍著心酸答應清遙得空了就去看她的。

卻冇想到其他城池接連不太平,戰-爭一觸即發,官中信件密如雨下。

等他閒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前幾日的事情了。

他瘋了似的往村子裡麵趕,卻被告知清遙已經跟姑母走了。

如今再看見清遙,他都是覺得自己在做夢,就是連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紅了。

看著那比以前長的漂亮了的臉蛋,花豐寧在心裡暗自發誓,他以後定是要將清遙當自己的親妹妹般的護著,不會讓人欺負了清遙。

“哥……”

範清遙的聲色有些發澀,一雙眼睛看向旁處,袖子下的手指攥得發白。

上一世怕是哥哥死都是不知道,小時候的那段陪伴,不過是她太過無聊了才死纏著而已。

結果就是因為這份依賴,哥哥卻是記得了一輩子。

最後連命都是搭了進去。

她不敢直視身邊的哥哥,害怕想起上一世,哪怕她都是要害死了他,可是他仍舊笑著對他說,“清遙不怕的,哥哥永遠都會幫著你。”

正廳裡的其他人,都是有些好奇的。

不過見大少爺是真的對小清遙冇有什麼排斥,反倒是一臉疼惜的樣子,大家也都是欣慰的。

陶玉賢更是笑眯了眼睛。

這纔對啊。

這纔是一家人該有的樣子。

唯獨大兒媳淩娓看著這一幕就跟吞了口蒼蠅似的噁心。

纔剛坑了她,現在又想拉攏了她的兒子不成?

像是受極了委屈似的,大兒媳淩娓直接撲向了自己的兒子,“豐寧我的兒啊,你總算是回來了,當真是老天爺開眼啊,此番我就算閉上了眼睛怕也是要死得瞑目了!”

花豐寧皺了皺眉,“母親可是哪裡不舒服?”

大兒媳淩娓哭的就是更甚了,“哪裡是我不舒服,是有人就是盼不得我的好,纔剛回來就是惦記著拉攏所有人孤立我!”

“母親……”

“豐寧啊,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彆被某些披著人皮的小混賬給矇住了眼睛都是不知道的!”

彆人不知道花豐寧遇見了範清遙母女,但她可是清楚的。

早在兩年前,花豐寧就是寫信告知了她一切,說儘了花月憐的不容易,範清遙如何如何的依賴著他等等。

花豐寧更是想讓她開口求老夫人和老爺讓範清遙母女回來。

當然,她不會管這個嫌事兒。

而現在,既然範清遙敢跟她分家,那她就得讓她兒子跟著她一起恨。

範清遙不是依賴她兒子嗎?

呸!

她不好就誰也彆想好!

花豐寧頭疼。

他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隻能求助地看向了身邊的範清遙。

大兒媳淩娓就更不乾了,拉著自己的兒子指著範清遙道,“你看著她做什麼,她剛剛還要拉著所有人跟我分家,現在擺出這麼一張可憐的臉也不知道是在迷惑誰!”

“母親……”

“你不信你讓她自己說,你問問她是不是幫著所有人不讓我好過,她這是要逼死我啊豐寧!”

她就是要讓兒子看一看那個賤蹄子的真麵目。

想要拉著她的兒子當哥哥,一個賤蹄子也配?

旁邊的幾個兒媳看著都是要被噁心吐了。

尤其是三兒媳沛涵,那都是冇眼看下去了。

長輩如何和小輩又有什麼關係?

陶玉賢眉心都是擰成了一個川字。

可她知道,就算她現在能讓大兒媳閉嘴,等回到自己的院子,大兒媳仍舊會遊說自己的孫子憎恨小清遙的……

陶玉賢這邊還冇想完呢,那邊卻見範清遙忽然就跪在了地上。

“外祖母,清遙有話想說。”

陶玉賢掃了一眼還靠在花豐寧身上的大兒媳,然後才點了點頭道,“說吧。”

範清遙低著頭,聲音不大卻異常清晰,“清遙懇請外祖母讓大哥做花家長子,待日後繼承外祖父衣缽,在花家正院娶妻生子。”

幾乎是刹那間,正廳裡靜的掉針可聞。

就是連大兒媳淩娓都不哭了,一張嘴巴張的老大。

可以說就連當初花耀庭取了陶玉賢都算是半個上門女婿。

不然現在花家也不會遵循著陶家的祖訓。

如今花月憐和離領著範清遙回府,日後待花家二老歸去,能夠住得上主院的隻有範清遙這個由花家大姑娘所生的外孫女兒。

所以這些年,花豐寧隻是花家的大少爺,並非長少爺。

如若立長,那範清遙日後又如何在花家立足?

陶玉賢震驚了半晌,纔開口道,“小清遙不得胡鬨。”

範清遙很是認真地看向外祖母,“清遙所說句句發自肺腑,就算以後清遙不住主院,清遙也會將祖母的醫術傳承下去,絕不會讓世人忘記陶家醫術,可清遙畢竟是女子,無法繼承外祖父的衣缽,所以隻能將此重任交給大哥了。”

上一世她冇記錯,外祖父這一戰乃是封神之戰。

加官進爵也是順理成章。

既花家進爵,這個爵就勢必要有人世襲的。

陶玉賢閉上了眼睛,阻擋著那陣陣地酸澀感。

她家的小清遙怎麼就能如此懂事?

待再次睜開眼睛,才又道,“既你有此意,待你外祖父榮耀歸來,我定會跟他提及商議。”

範清遙心滿意足,給外祖母重重地磕了個頭。

“清遙……”花豐寧的眼睛都是紅了,他不是想要那些的,他隻是想要多疼疼她,彌補了這些年對她的食言虧欠就好了。

大兒媳淩娓被憑空落下的餡兒餅砸的有些懵。

本來這是大喜的事情,可她就是笑不出來是為什麼?

轉眼看著自己的兒子,那眼睛裡已是盛滿了範清遙的身影,她就更是氣得要死。

瞅著現在這模樣,隻怕她的兒子是要感激一個賤蹄子一輩子了。

想想她都是覺得好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