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稍晚些的時候,許嬤嬤給範清遙擦著頭髮。

聽聞了大少爺那邊的事情,她也是很無奈,“大少爺從小就是個孝順的,可孝順是好,若是愚孝怕是要害人害己,小小姐若是想要讓大少爺相信,大可以將蘇家少爺送來的信給大少爺過目啊。”

範清遙看著銅鏡裡的自己卻道,“一個人想要自欺欺人,就算是把鐵生如山擺在他的麵前,他也同樣會堅持自己的想法。”

所以,範清遙才決定循循漸進的來。

今日就算哥哥一直在幫著大舅娘考慮,但這件事卻已經在哥哥的心裡生了根。

要想讓哥哥反抗牴觸情緒徹底爆發,從而讓哥哥在花家跟大舅娘之間做出選擇,就得讓哥哥心裡的這顆種子發芽。

不能急。

要慢慢來纔是。

當天晚上,範清遙就是又讓凝添去了一趟蘇家,詢問蘇紹西何時離開主城。

蘇紹西跟範清遙做買賣這麼長的時間,可是從來冇被範清遙這般的關心過。

忽然就覺得心裡毛毛的是怎麼回事?

不過蘇紹西還是給出了明確的答覆,年前會一直留在主城。

如此一來,範清遙就是徹底放心了。

隻要蘇紹西還在主城,哥哥的親事就還是有迴轉餘地的。

不知是不是昨日範清遙的到來讓大兒媳淩娓慌了神,一夜冇睡踏實的她,第二天一早就是悄悄地去了孔家。

緊接著下午的時候,孔家夫人就是親自上門,想要在年前的時候將女兒嫁過來。

年前進門,豈不是現在就要開始過禮了?

花家的其他兒媳聽見訊息,都是給唬了個夠嗆。

聽說過,男方迫不及待想要娶媳婦兒的。

還從來冇見過,哪個媳婦兒主動要往婆家鑽的。

這孔家為了想要趕緊板上釘釘,還真是連臉都是不要了啊。

陶玉賢也覺得年前成親有些倉促了些,但花豐寧卻是點頭同意了此事。

陶玉賢見此,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能轉頭跟自家夫君商議著。

花耀庭現在一想到孔家兩個字,頭都是疼得能炸開。

就因為這次的烏龍,搞得他現在在武家老爺的麵前連抬頭都腎虛。

雖然武家老爺知道此事後,並冇有責怪過花家一聲。

可越是如此,花耀庭就越是覺得自己這張老臉冇地方放。

如今孔家跟花家的親事已走到了這步,還有什麼可商議的?

娶就娶吧。

花家的二老都是答應了,接下來就是要走過禮了。

各房的兒媳知道此事,也都是拿出了不少的銀票送到了主院。

範清遙也是打開了自己的小庫房,將給哥哥準備的聘禮單子送到了外祖母手中。

陶玉賢看著手中的禮單,震得半天冇說出來話。

青囊齋作為在主城被所有權貴追捧的鋪子,每個月的盈利自是不菲的。

可陶玉賢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家的小清遙竟如此有錢。

“這些都是你苦苦攢下來的,咱們花家娶媳婦兒,隻要不差大麵就行了,犯不著這麼進砸銀子。”

若是將孔家給砸的胃口大了可怎麼辦?

範清遙卻是道,“哥哥是咱們家的長孫,成親自然是大事,絕不能馬虎了。”

“可是……”

“這都是我給哥哥的一番心意,還有天諭,暮煙和二姐姐的嫁妝,我也一直都在暗自準備的,外祖母若是把這些都給推回來,外孫女兒可是要傷心難過的。”

陶玉賢,“……”

給你省銀子傷心個啥。

“隻是皇上對花家的疑心仍在,這個時候如此招搖怕是不好。”當初花家所經曆的,真的不能再經曆一次了。

範清遙卻道,“外孫女兒自由章程,外祖母放心就好。”

哥哥的親事,不但要張揚。

而且是越張揚越好。

陶玉賢知道,自家的小清遙是不缺銀子的,再是一想到這終歸是孩子的心意,便冇有再推辭。

將聘禮單子遞給了荷嬤嬤後,陶玉賢纔是又道,“武家的事情,你祖父已經親自去武家說明瞭,但我總想著還是要跟武家小姐見個麵纔是,那孩子挺好的,若因為咱們花家而傷了心,可是咱們花家造孽了。”

範清遙也是有想見見武家小姐的打算,就道,“外祖母到底是長輩,若這般為了小輩的事情奔波,難免是要失了威嚴的,剛好我跟武家小姐倒是談得來,此事若外祖母放心,交給我去辦就是。”

陶玉賢冇想到這孩子連這些事都是想到了,便是笑著道,“若連你辦事我都信不過,那這世上怕也是冇有再能信得過的人了。”

範清遙得了外祖母的點頭,當天下午就是給武家送去了帖子。

冇想到武家那邊一個時辰後就是回了話,定在了主街上的一家茶樓裡。

範清遙得知訊息,連忙換了衣服往門口走去,卻不想在門口看見了哥哥。

花豐寧也冇說自己從哪裡得來的訊息,隻是將手中的玉佩遞了過來,“聽聞清遙要去見武家小姐,剛好,幫我將這玉佩送還給她吧。”

上次他救了她,她為了表示感謝,便是將這玉佩送給了他。

這麼長時間他一直都是佩戴在身上的,也想過永遠戴下去。

但是現在看來,怕是不可能了。

範清遙看著那玉佩,就想起那日哥哥把玩這玉佩發呆的場景。

不過既哥哥遞了過來,她便是也接到了手裡。

人在學會珍惜之前,總是要體味一下失去,才知擁有的珍貴。

花豐寧就覺得手心一空,本能的想要再次抓緊,但範清遙卻不給他機會,拿著玉佩揣進了袖子,乾淨利落的上了馬車。

花豐寧看著漸漸駛走的馬車,隻留下了滿臉的苦笑。

就這樣吧。

和花豐寧比起來,武秋濯的起色反倒是好得多。

範清遙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也是驚訝了下。

武秋濯連忙拉著範清遙坐下,仔細的問了喜歡吃的糕點,忙讓茶樓的小二去準備著,等回頭瞧見範清遙正驚訝的看著她,纔是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

“可是覺得我並冇有難過傷心而驚訝?”

範清遙看著坐在對麵的武秋濯,搖了搖頭,“驚訝是有的,但這樣也不錯。”

武秋濯道,“人生在世,一共就短短的幾十載,難過也是一日,開心也是一日,既然有些事情無法改變,倒不如心安理得的去接受。”

範清遙,“……”

如此灑脫的性子當真是讓她歎爲觀止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