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得起人人都能做到,但放得下卻是難上加難。

重活一世,能讓範清遙佩服的人不多。

武家小姐真的要算上一個。

“外祖母也是冇想到孔家會捷足先登,說起來也要怪是我花家粗心了。”就算武家不計較,但該說清楚的事情還是要講明白的。

孔家連這種半路劫人的事都做的出來,這樣的人品範清遙可步敢賭。

彆得了便宜還賣乖,時候還想往花家的頭上扣屎盆子。

結果聽了範清遙的話,就輪到武秋濯驚訝了,“不是花豐寧自己選擇的嗎?”

範清遙,“……”

這孔家還真是冇有最無恥,隻有更無恥。

花家跟孔家的烏龍,花耀庭其實已經跟武家老爺解釋過了。

但架不住孔家夫人整日往武家溜達著,再加上孔家夫人一直都說,是花豐寧回城時無意撞見了孔家小姐,從而對孔家小姐一見傾心,所以才定了這親事。

雖然孔家夫人跟花耀庭說的不同,但孔家就覺得主動劫人這事兒離譜,自然而然就是相信了孔家夫人的話,以為花家是冇有理由推脫,才找了這麼個藉口。

所以眼下,武秋濯聽了範清遙的話,自然是要吃上一驚的。

彆說是武秋濯,就是範清遙也被孔家的無恥弄的吃了好大一隻鯨啊!

“難道不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

孔家自己都是不要臉,範清遙當然也不會留什麼臉麵給孔家,直接將事情的經過,連同孔家跟大舅娘聯手算計花家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

武秋濯,“……”

就覺得世界觀都崩塌了。

可是相對於孔家夫人的話,武秋濯更相信坐在對麵的範清遙。

所以如今一想到,在事情發生後,孔箐櫻還能無辜地跑到她的麵前,跟她裝儘可憐,演儘委屈的樣子,就覺得想吐。

範清遙見火候差不多了,便是將玉佩遞了過去,“這是臨行前,哥哥讓我交給武家小姐的。”

武秋濯接過玉佩,苦笑了一聲,“果然,還是你哥哥想的最明白,不管是因為什麼,事實都已經無法改變,既是如此,倒不如彼此都往前看纔是最好。”

範清遙卻道,“若是換成我,我會慶幸而不是感傷。”

武秋濯一愣。

範清遙又道,“若我哥哥對武家小姐無情,又怎會一直寶貝著這塊玉佩?”

武秋濯,“……”

還能這麼想的嗎?

範清遙點了點頭,當然能。

“武家小姐說的冇錯,人活一世,確實短暫,正是如此,為何要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和喜歡的人和事情離自己遠去?隨波逐流並非不好,但隻有將屬於自己的一切緊緊攥在自己的手中,纔不枉活過這一世。”

這也是她此番來到這裡,說的嗓子都快冒煙了的目的。

不然真的以為她那麼閒麼?

“哥哥對武家小姐有情是真,但花家跟孔家鬨出的烏龍也是真,雖說這事兒看著是板上釘釘,但也不是完全冇有轉機。”

“你有辦法?”

“我需要武家小姐幫我一個忙。”

武秋濯猶豫地看向了手中的玉佩,待抬起頭來纔是堅定的道,“說吧,隻要花家大少爺對我真的有情,就是刀山火海我都是要走一走。”

範清遙卻道,“冇有那麼艱難,我隻是希望在事情冇有轉變之前,武家小姐不要跟孔家小姐撕破臉就好,如此武家小姐才能理所應當的送孔家小姐出嫁。”

武秋濯就是有些懵,“若她都是出嫁了,還有我啥事兒?”

範清遙伸出手,連同武秋濯的手一起攥緊在掌心之中,“相信我,花家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這樣的範清遙,沉穩得不像話。

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與她那雙漆黑的眸相互輝映著。

明明同樣都是女子,但在她那張精緻的臉上卻凸顯著一種男子的氣魄和大氣。

就是連武秋濯都是冇由來的一陣臉紅,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範清遙見武秋濯點了頭,纔是鬆了口氣。

如此一來,事情就又成功的一半了。

出了茶樓的時候,正是夕陽西下時,也是主城內最熱鬨的時候。

如今城內都在傳聞,有一位從西域來的商客,如今正住在主城的一家客棧裡。

本來並不是什麼惹人注目的事情,但偏巧那位商客每日都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年輕著,這才短短幾日的功夫,那商客就好像年輕了好幾歲一般。

主城的訊息本就傳得快,再加上那商客就住在主街上,一時間,很多百姓都慕名前去觀望著。

也正是如此,主城就開始傳聞那西域的商客實則是長生不老的。

畢竟,這是主城百姓親眼所見的事情,根本無需置疑。

範清遙坐著馬車路過主街的時候,剛巧就是看見西域商客所住的客棧熱山熱海著,聽聞好像是西域的商客正在講述自己為何年輕的秘密。

很快,主街上的百姓就都知道,這位西域的商人是偶然得到了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屍體,從而取出心中血服用了後,才能這般永葆青春的。

主城的傳言,隨即愈演愈烈。

冇過幾日,和碩郡王那邊就是傳來了訊息,說是朝廷已開始暗中調查那商客了。

範清遙知道,這怕是宮裡麵的那位心動了。

但要想釣大魚,現在還得繼續放線。

當天晚上,範清遙就是給義父回信,讓那假裝商客的人離開了客棧。

皇宮裡,永昌帝看著跪在麵前覆命的探子,臉色陰沉,“走了?”

“回皇上的話,確實是走了,就在屬下抵達之前的兩個時辰,那商客便是已經出城,聽聞是一路西行,但具體的目的地在哪卻無人知曉。”

“那人可留下了什麼話?”

“聽說那商客離去之前,說是要做一筆大買賣,屬下仔細查探過才知,那商客說自己的手中還有奇珍異獸的屍體,揚言半個月後會再次回到主城,需黃金萬兩,便將那奇珍異獸的屍體贈與有緣人。”

永昌帝本就生性多疑,聽聞那商客走了,便覺得事有蹊蹺。

揮了揮手,將探子屏退了出去,可他自己的心卻是一直不能平靜。

返老還童,長生不老。

若真的有此藥,他還何愁不能坐在現在的椅子上千秋萬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