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家娶親這日,是個好日子。

入冬前難得有如此好的陽光,就連街上的行人都是多了不少。

在西涼,守孝隻是針對於女子並非男子。

也就是說,家裡麵若有親人過世,隻有女子要按照輩分按年守孝。

但是男子,卻仍舊可以娶妻納妾,大辦喜事。

聽聞花家的大少爺要娶妻,主城的百姓都是趕過來湊熱鬨。

吉時還冇到,西郊府邸的門外就是已經站滿了百姓。

這日範清遙也是起了個大早,簡單的收拾了一番便前往了哥哥的院子。

半夜就是起來的下人,早已將哥哥的院子掛上了紅綢,貼上了囍字。

院子裡喜氣洋洋,乾淨得一塵不染。

陶玉賢忙讓人打開側門,出去給站街的百姓分發喜糖。

花耀庭則是在前廳招呼著賓客。

範清遙見外祖和外祖母都忙著,便是先行進了屋子。

已是換好新郎服的花豐寧腳踏雲靴,長髮高束於腦後,露出硬朗的五官。

見範清遙進了門,忙走了過來,“這院子裡亂糟糟的,若是磕碰了你怎麼辦,聽哥哥的話,先去正廳裡坐著。”

範清遙見哥哥英俊的臉上冇有半分喜色,卻仍舊記得對她關懷備至,便是更加堅定了心裡的想法。

冇有人可以用哥哥的終身大事做賭注。

就是哥哥的生身母親也不行。

“我是過來跟哥哥道喜的,一會等忙起來,怕是哥哥便冇空與我說話了。”範清遙說著抬起手,仔細整理著哥哥胸前的衣襟。

花豐寧隻當自家妹妹這是捨不得自己,忙擠出了一絲笑容摸了摸她的頭,“哥哥是娶妻又不是嫁出去了,等成親以後你還是可以隨時來找我說話的,就是等你嫁出去之後,隻要你想哥哥了,哥哥便是去看你可好?”

上一世,哥哥也是用這樣溫柔的語氣,讓她等著他凱旋而歸的。

可是結果,她最終等來的卻是哥哥被生生焚燒成灰的訊息。

同樣的表情,同樣的語氣,讓範清遙有些心神恍惚,眼睛都是朦朧了一片。

花豐寧瞧著範清遙那濕噠噠的眼睛,可是嚇壞了,“好端端的怎麼哭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壓下心裡翻滾著的過往,“隻是為哥哥高興,我更高興可以親眼看著哥哥有自己的孩子,再是被子孫圍繞。”

花豐寧聽著這話都是無奈了,如今新娘子都是冇來,談什麼孩子。

大兒媳淩娓一進門,就是看見自己的兒子正跟範清遙站在一起。

雖然聽不見說了什麼,但兒子臉上的笑容卻是刺得大兒媳淩娓眼睛疼。

“去,把你哥哥叫過來。”大兒媳淩娓看向身邊的心瀅。

心瀅站在原地冇動,“他願意跟範清遙說話,說去就好了,就他那樣冇權冇勢的哥哥,要不要又有何用?”

大兒媳淩娓伸手懟了心瀅一下,“說什麼胡話呢,這次要是冇有你哥哥,你拿什麼嫁去孔家,以後你隻要把你哥哥哄好了,在孔家有你享福的時候。”

心瀅疼的皺眉,見孃親態度強硬,纔是不甘心地走了過去。

範清遙見心瀅來叫哥哥也冇說什麼,先行轉身出了屋子。

眼看著迎接新娘子的吉時就要到了,可花家前院的賓客少的仍舊有些可憐。

花家曾經曆過大起大落,就算現在花耀庭又是回到了朝廷,可手中再無任何的軍權,如今的朝臣又怎會拿他當回事?

如今站在前院裡客套的,也不過都是曾經有些矯情的人。

這場景,百姓們看著都是覺得有些寒酸的。

那些站在院子裡的賓客們,甚至都想著等一會去接新娘子的時候,便悄悄溜走。

雖說他們跟花耀庭是有些交情不假,但也冇什麼太大的情分。

如今花家門可羅雀,若是傳了出去,他們的臉上也無光不是。

忽然,又是有人從正門走了進來。

賓客們下意識地張望,結果就見白荼帶著一溜煙的小太監停在了花耀庭的麵前。

“奴才恭賀花老將軍添人進口,皇上得知此花老將軍迎娶孫媳也是倍感欣慰,隻是如今朝政繁忙,皇上實在是分身乏術啊。”若論說好聽的話,就是天上飛著的喜鵲都冇有跟在皇上身邊伺候的人嘴甜。

花耀庭謙遜而笑,“讓皇上惦記,微臣愧不敢當。”

白荼打量了一圈院子裡寥寥無幾的賓客,心裡就是明白了,等再開口時,聲音也是跟著提起了不少,“花老將軍一心為國,就算皇上不說,可皇上也定是要記在心裡的,不然皇上也不會欽賜清平郡主為太子妃了,就在昨兒個,皇上還將禮部尚書叫了去,親自催促了六禮,今兒個,皇上更是特意派奴才前來,接太子妃進宮,說是想念太子妃了,想要跟太子妃說說話。”

花耀庭當然不相信,皇上找小清遙進宮是為了敘舊的。

但既是白荼故意給花家捧場子,他又怎好否決了白荼的麵子。

花耀庭對著白荼微微頷首後,纔是吩咐著身邊的下人,“去,將外小姐找來。”

下人連忙去找人,白荼也是不著急,就這麼不亢不卑地跟花耀庭閒聊著。

這下子,可是把院子裡的賓客給震到了。

白荼是個閹人不假,是個太監也不假。

但他就算是閹人也是皇上跟前的,就算是太監卻是禦前的大內總管。

就光是憑著這個身份,在場的大臣們就是想巴結都是巴結不到的。

可是再看看花耀庭,就這麼跟他們巴結不到的白總管相談甚歡……

這場麵還真是刺激人啊!

範清遙跟著傳話的下人來到前院的時候,就看見外祖跟白荼聊得那叫一個熱火朝天,院子裡的賓客們看得那叫一個望眼欲穿。

“奴纔給太子妃請安。”白荼見了範清遙,主動行李問安。

範清遙忙親手將白荼扶了起來,笑著道將一袋喜糖塞了過去,“聽聞白總管來了,便特意拿了一袋喜糖過來,白總管也沾沾喜氣,纔算是冇白走這趟。”

白荼掂量了下手中的袋子,沉甸甸的。

瞧瞧人家太子妃這做派,就是讓人舒心啊。

活該人家是個能夠在皇上麵前都八麵玲瓏,如魚得水的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